面对这种常态,我们大多数人仍是旁观者,通过电影电视书籍报纸或网络,看着那些有关吸毒的图片或文字发出一声叹息,我们根本不会去想,假如自己有一个吸毒的亲人时会是怎样?
提到母亲时,蒋军沉默良久说了一句话“妈妈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唯一,我最怕的事情就是出去见不到她了……”。
蒋军,41岁,身高180的个头有着一张英俊的脸,从17岁参军成为特种兵到主动选择离开军校到重庆创业,优于常人的体能与智慧曾让蒋军充满自信。如今20年的吸毒史,让他面临的除了毒瘾、溃烂还有染上艾滋的可能。我们无法想象,假如那年他没有和朋友一起“尝试”吸毒,他的人生将是怎样?
  • 粉哥蒋军:
    从特种兵到“圈子里的人”
  • 从17岁参军成为特种兵到主动选择离开军校到重庆创业,优于常人的体能与智慧让蒋军充满自信,假如那年他没有和朋友一起“尝试”吸毒,他的人生将是怎样?
  • 医生张亮:
    吸毒者最大的愿望还是吸毒
  • “对于这些吸毒人员来说,他们现在最大的愿望不是重生,不是过正常的生活,就是吸毒。”张亮是重庆市劳教局中心医院的主治医生,声音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阳光,特别是在讨论吸毒这样的话题。
  • 粉哥妈妈:
    无论他吸毒或不吸毒都是我儿子
  • “如果他能不吸毒当然很好,但他吸毒了也还是我的儿子,我只想他好好活着,不要太痛苦了。”这位母亲的话让我们无语哽咽。
蒋军说,20年前,他从部队转业到一汽车制造厂当试车员,作为技术工种深得领导赏识,但他仍然觉得国营企业虽然稳定但太缺乏挑战,不是自己想做的事业。从17岁参军成为特种兵到主动选择离开军校到重庆创业,曾让他充满自信。他不敢想象,假如那年没和朋友一起“尝试”吸毒,他的人生又将怎样?
 “只要自由经济社会里人们的欲望不会熄灭,毒品,以及其他的罪恶也就不会退出舞台,罪恶无处不在,这反而是社会的常态。”
                                       ——电影《毒品网络》
  •         这不是我第一次采访吸毒人员,也不是第一次接触艾滋患者,但看到蒋军仍然格外的惋惜,身高180的个头有着一张英俊的脸,不用说从他那双锐利的眼睛也能看出他曾经的职业军人生涯。

            尽管人生没有如果,但我仍然忍不住要去想如果没有20年前的错误选择,这个男人将会多么出色!

            在我们离开医院时,蒋军的艾滋监测还没有最后的结果。

            从2007年开始,北碚西山坪劳教所开始在市级医院的指导下,以中医的方式帮助患艾滋的吸毒人员解决并发症症状,对于一些CD4(艾滋病发病指标)高于300的人来说,效果显著。

蒋军在换药时眼神依然坚毅无比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健康频道
本期责编:舒玮娜 陈治/图 钟扬、杨兰/文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