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渝中区观音岩,中山一路的主干道旁,有一处不起眼的灰色老建筑,重庆杂技艺术团(以下简称重庆杂技团)就低调地“驻扎”在这里。每天,杂技团那栋灰色建筑外,是车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而建筑内,是数十个正挥洒着汗水,忍受寂寞、沉下心来练功的杂技演员。
目前,重庆杂技艺术团的演员中,年龄大多在18-30岁左右,大多已经有10年以上的表演经验。
庆杂技艺术团成立于1951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组建最早的地方杂技团,目前共有80多名演员。成立60多年来,杂技团创作出100多个优秀作品,今年,杂技《梦》获得第九届全国杂技比赛金奖。此前,《舞流星》、《晃板翘碗》、《顶技》、《蹬人》等十余个节目也曾参加过国内国际大赛,获得国际、国内金奖7枚,特别奖5项及编导、表演、音乐、教师等单项奖共50多项。今年,杂技剧《花木兰》还获评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
杂技团曾赴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重庆杂技的足迹遍布世界上500多座城市;在美国,杂技团还有一处演出基地。
  • 王漪:小学员成长为骨干教师
    学生基本功都靠老师扶出来
  • 1997年,8岁的王漪被招入杂技团。经过10多年努力,逐渐成长为正式演员、教师。王漪说,普通学生读书,老师基本上是讲方法。杂技不同,几乎都是老师手把手教出来的。
  • 务龙:表演可柔可刚的帅气小伙
    担任杂技剧《花木兰》的主演
  • 在杂技剧《花木兰》中,务龙既有武术打斗,也有舞蹈,以及惊险又唯美的吊缎带表演。务龙是河南人,来重庆的六年里,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 张赢云:小小年纪离家苦学杂技
    大半年时间只见过父母一面
  • 张赢云年仅11岁,来自广西,吃、住、学习都在杂技团。她在《梦》的表演的高难度动作,是重庆杂技团独创的核心动作。最近,她又随节目组登上央视舞台。
有多少人知道,领完奖杯转身的一瞬间起,演员们又得将沉下心来,面对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忍受与亲人朋友聚少离多的孤独,忍受伤痛和泪水,将这个纷繁的世界关在门外。
  • 杂技《梦》的舞台效果,边做造型边转动手中的“流星”
    • 演员排练《梦》时的场景
    • 训练翻跟斗时腰的力量
  • 杂技《花木兰》中的唯美画面
    《花木兰》演员练习吊缎带
    常见的杂技节目“顶碗”的道具
杂技演员免不了吃苦,在外人看来,无非是流汗辛苦、受伤疼痛之类,事实上远不止这些。但是,只有经得起磨练并坚持下来的人,才能享受其中的乐趣和荣誉。这方面,在杂技团呆了10多年的王漪很有许多话可以说。

    • ·训练枯燥 受伤是常事
    学杂技是件枯燥的事,一个动作要反复练习,才能出成果。要年复一年都这么练,必须得有坚定的意志,善于总结训练中的不足,不断改进。[详细]
    • ·集中排练 个人时间少
    按规定,杂技演员也有上下班时间,但遇到集中排练时,每天都要完成当天的排练计划,不能准时下班,也没有周末和节假日。[[详细]
    • ·与外界接触少 个人问题难解决
    由于演员们大多数时间用在排练、演出上,和外界接触也就较少。演员们的个人问题难解决,团里有好几对是“内部消化”的情侣或夫妻了。[详细]

    • ·出国机会多 见识广
    杂技团建团61年来,几乎已经走过全球大多数国家,团里大约一半的演员长期在国外演出、比赛;光是《梦》这个节目来说,从2000以来,就到过英国、法国等10多个国家演出,每到一个地方演出,都会去当地标志性建筑参观。[详细]
    • ·比赛获奖 享受自豪
    随着比赛场次、奖杯的累积,演员们的级别也可以提升,用统一的“国家X级演员”来评定。普通人的职位晋升会带来荣誉感,演员级别的上升也一样。参演过大型获奖剧目的演员,会因为自己的付出而自豪,是演员艺术生涯中值得回忆的事。[详细]
单纯、生硬的杂技表演已经不再受欢迎,为了适应观众需要,现在的杂技是有故事情节的,融入舞蹈、武术等多种元素,甚至还可能加入魔术。学杂技,也借鉴了体育项目的科学方法,学员有循序渐进的训练计划,按照计划一步步提升。
  • 杂技演员过了30岁怎么办?重庆杂技团团长陈涛介绍,目前,重庆正在建国际马戏城,这将是杂技团今后的驻地和长期的表演场地。“表演场次增加,表演形式多样,我们还需要大量的幕后工作者,例如灯光、音响、道具、教师、营销、管理等等,年龄大了不愿再上舞台、或者没有精力再表演的演员,可以转型到幕后。”

    由于重庆杂技在国际上越来越受欢迎,加上在国外有固定的演出基地,因此,目前正在成长的小学员也是将来海外演出的储备人才。

杂技团的小学员们,他们是重庆杂技的未来。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本期策划/张晓旭 图文 责编/张晓旭 李瀚波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