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或多或少会生活着一些残疾人。这群人中,固然有一些会常常抱怨上天的不公,但也有那么一些,不向命运低头,付出超过常人的努力,学会了一些特别的技能,用来谋生或当作爱好消遣,用乐观的态度对待残疾的事实,让生命不再单调。
无臂画家黄国富用嘴作画,他说,最初用嘴衔着笔画画时,不适应,口水直流,很长时间才习惯。
于一个手臂被截肢的人来说,要做好一件正常人用上肢才能做好的事,是不容易的。黄国富从13岁最初学画画起,都是用脚趾握笔,右脚大拇指和食指夹起一支笔,根据需要,控制握笔的位置和角度。因为脚趾用得多,随时要换笔,即使是冬天,黄国富大多数时候也没办法穿袜子。那时候,他的脚每年都要长冻疮。直到1997年,他27之后,开始学着用嘴画画,这个问题才有所好转。
  • 黄国富:无双臂的画家
    有幸福的家庭 收徒帮更多人实现梦想
  • 43岁的黄国富擅长国画中的花鸟画,他小时候因被电击而截肢,画画是用嘴或者脚,甚至嘴、脚并用。如今,他不仅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收了徒弟,帮想帮更多的残疾人实现梦想。
  • 陈立:口哨演绎音乐
    识字全靠自学 参演过多场晚会
  • 53岁的陈立在婴儿时期得了小儿麻痹症,致双腿残疾,不能站立。在枯燥的生活中,他找到了学习乐趣,尤其是把口哨吹出了章法,用来表达音乐的旋律,很受欢迎。
  • 祝艳媚:乐观的歌者
    潜心教学 望带出更多优秀盲人
  • 祝艳媚先天失明,但成功考入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参加过无数场演出并获得过大奖。大学毕业后,祝艳媚回到重庆盲校教书,她带的学生参加高考,录取率是100%。
残疾人的技艺,有的是用以谋生的手段,有的只是爱好。无论如何,这些许多普通人都不具备的技艺,为他们的生活增添了色彩,带来乐趣,也证明了他们的能力并不比健全人差。
  • 黄国富用脚趾握画笔,根据需要控制握笔的位置和角度
    • 画画需要换笔,黄国富换笔速度不输给普通人
    • 黄国富的徒弟刘刚洪,也是失去双臂的残疾人
  • 口哨艺人陈立,他因为生病,吹得不如从前了
    盲人教师祝艳媚,参加过无数场演出并获得过大奖。
    漆黑的世界也不能阻挡祝艳媚的笑容和爱美的心。
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残疾人用更为积极的方式生活着,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在社会中也会遇到诸多尴尬。残疾书法家严巨华,39岁仍未娶妻;口哨艺人陈立,想自谋生路却有心无力;没有残疾人通道,程钢用小板凳最高爬过6层楼;盲人女教师想要导盲犬,担心大众不接受。
  • 程钢用小板凳爬楼梯,他说,没有残疾人通道的地方,他用小板凳最高爬过6层楼,花了半个多小时。
  • 肢残人程钢平时出行大多数时候用残疾人三轮车,他还学了C5驾照,可以开车。但在重庆,许多有阶梯的场合并没有残疾人通道,下车后没办法用轮椅的地方,他只能用小板凳“代步”。
    • 残疾人书法家39岁未娶妻
    严巨华,39岁,是供职于华岩寺奇人奇才艺术馆的书法家。尽管有一技之长,但他因二级肢体残疾,右臂部分关节不能活动,至今仍没有娶妻,这是严巨华本人最大的遗憾和尴尬。作为同事和朋友,黄国富也常为他着急。[详细]
    • 口哨艺人想自谋生路有心无力
    口哨艺人陈立已经53岁,原本靠家电维修谋生,几年前突患脑溢血,现在身体正渐渐康复,但右手还不能完全灵活使用,主要经济来源是低保。他说,痊愈后想独立谋生,希望得到社会的更多帮助。[详细]
    • 盲人女教师想养只导盲犬
    祝艳媚最大的愿望,就是养一只导盲犬,不过她还有些担忧。导盲犬在重庆乃至全国,都还只是新事物。虽有法律规定,导盲犬可进入公交、轻轨等公共场合,但大众是否能接受还是个未知数。[详细]
程钢,大渡口区残联副主席、大渡口区残联肢残人协会主席。因其本人为人热心,加上工作需要,许多残疾人遇到问题喜欢找他帮忙。程钢帮当地残疾人协调解决过许多问题,他接触的,是残疾人最实际的生活,因此,有许多感悟。
  • 程钢引用邓朴方的一句话,说“不是人家不仁道,而是人家不知道。”程钢说,既然如此,那么残疾人需要做的主要有三件事。

    一是不要把自己当残疾人,平等地和其他人交流,不自卑不抱怨。
    二是通过合理的方式表达需求,有些事的解决不一定能让每个人都完全满意,哪怕只争取到一点点利益,那也是一种进步,也是社会对残疾人关怀的一种体现。
    三是尽管有一部分残疾人通过努力拼搏,有了较好的成绩,但确实也有部分残疾人的生活条件并不理想,大家需要互相帮助。[详细]

大渡口商圈设置残疾人专用停车位,程钢和有关部门协调。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策划/张晓旭 文/图/责编/张晓旭 公绪强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下载大渝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