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船渡江,几乎是所有住在两江三岸的重庆人的城市记忆,曾几何时,江面上的十余条过江航线成了人们出行首选。但随着一座座跨江大桥的修建,重庆在以惊人的速度获得“桥都”美誉的同时,轮渡这一古老的交通方式,也在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但“最后的渡口”上依旧有汽笛声响起,载着的不仅仅是一船过江人,还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正从朝天门码头驶向对岸江北嘴的轮渡。
上10点,两江汇合处的朝天门码头雾气氤氲,“嘟”随着一声汽笛声响起,一艘船体斑驳的轮渡从码头驶离,向嘉陵江对岸开去。这条朝天门-江北-野猫溪的航线是现在重庆主城里仅存的一条客运轮渡航线,每天早上6点开班,晚上6点半收班,每半小时一班。

据重庆客运总公司介绍,1938年1月1日,重庆主城的轮渡开航,第一条航线是储奇门至海棠溪。从此,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轮渡成为了市民过江的首选交通工具。在黄金时期,重庆客轮总公司总共有轮渡近40艘,过江航线多达19条,通达主城各区及沿江一些乡镇。

  • 主城仅存一条客运轮渡
    载客量锐减
  • 半小时一班船,乘客陆陆续续赶来。有的刚在朝天门买了东西要回到对岸江北;有的是从外地来旅游观光;有的担着凉面要去对岸做生意。准载250人的轮渡,开船时乘客不到50人。
  • 上世纪80年代是黄金期
    一艘船一天搭载上万人
  • “那时差不多每隔5分钟就一班船,基本不上停地在开。”汪顺利说,在80年代,轮渡是两江三岸的重庆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
  • 20年未变的一元票价
    靠低价吸引乘客
  • “1块钱的船票差不多20年没变过了”。低廉的价格是黄小凤选择轮渡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她还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船票是2、3毛钱,之后是5角,再涨到1块,这1块钱的票价就久久没有变过了。
选择轮渡的大多数乘客还是因为方便。汪顺利说,现在还在搭轮渡的乘客有部分是一些居住在江边或者离江不远的上班族,轮渡之于他们还是最便利的出行方式。同船的李先生家住在南滨路附近,离野猫溪码头几分钟步行路程,搭轮渡只需10来分钟就能到达朝天门。如果他选择搭公交,由于没有直达,再算上可能堵车,则要花去4、50分钟。
  • 55岁的汪顺利已经在驾驶舱里工作了30几年。
    • 每天只要能看到江对岸就开船。
    • 廉价是轮渡还能吸引市民的一个重要因素
  • 轮渡之于许多人还是最便利的出行方式
    等待上船的人们站在铁栏边观望。
    一部分单为怀旧为儿时轮渡记忆来“复古”
与轮渡萧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江上架起的一座座跨江大桥,现在,重庆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获得“桥都”美誉,主城嘉陵江和长江上的大桥已经超过20座。在朝天门码头就能看到,千厮门大桥和东水门大桥正在修建,不久后就会通车。
  • 随着社会发展,一座座大桥建立,社会对速度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慢慢悠悠”的轮渡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但重庆那么多大江小河,并不是说每一座桥都能覆盖到,轮渡、或者过河船还是有一定的生存空间。”邓平说。

    某种意义上,搭乘轮渡的人不仅仅是单纯过江,可能越来越多的是出于观光、怀旧的目的,但轮渡还是依旧会在两江之间穿行。

    值班编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这两座桥修好后,轮渡生意肯定更难做了。”汪顺利感叹到。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策划/周利宏 责编/李瀚波 图文/赵綪茜 邹乐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