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取暖基本靠抖,安全基本靠狗。”——重庆市资深考古专家林必忠笑谈考古工作。林必忠,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馆员,重庆市政协学习及文史委员会副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考古发掘领队、2012年度重庆市“十大公务员微博”博主。
1998年,石马河出土罐装汉代古酒。
学毕业后,林必忠回到重庆,进入市文物考古所(现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工作。从接触考古到现在,林必忠已有了33年从业经验,是目前重庆从事考古工作时间最长的人。他在33年中主持挖掘了多项有重大历史价值的遗址和墓葬,见证了众多珍贵文物的出土,还曾发现线索协助公安部门破获建国以来重庆最大的文物走私案,并获2007年“感动重庆十大人物”提名奖。【林必忠微博推荐】
  • 江北石马河汉墓
    出土千年桂花酒
  • 1998年,江北石马河汉墓出土一个褐色陶罐。驱车回赶的途中,车里莫名飘起了一股酒味。车上几位熟悉酒性的同事甚至一致肯定:就是桂花香型的。
  • 《鬼吹灯》流沙墓
    现身重庆2300多年前古墓
  • 流沙墓主要是为了防盗,盗墓贼一旦进入墓室,流沙“机关”立即启动,早已填注得满满的细沙倾斜而出,将如爆发的洪水将盗墓贼掩埋。
  • 涪陵巴国墓群
    出土珍稀“巴王剑”
  • 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国家一级文物中,有两把青铜剑,用剑刃划过纸面,数层纸张迎刃而穿,这两把剑叫玉具剑。
1989年的一天,林必忠在原枇杷山市博物馆附近看见一个外地人。几番寒暄下来此人竟向他推销起了古董,他一边和那人周旋,一边通知保安报警。林必忠还当起了卧底,到了藏货地。最终这一团伙被全部抓获,缉获2893件文物,是当时建国以来破获的最大文物走私案。
  • 奉节永安镇遗址战国墓地航拍。
    • 两个汉墓券顶上都有盗洞。
    • 合川南屏黄楝嘴汉墓。
  • 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馆员林必忠。
    涪陵小田溪战国墓群出土的青铜玉具剑。
    清代墓葬中发现的骸骨。
    • 巴南区:古墓数量最多
    早在1987年文物部门的普查中,就探明原重庆巴县有1067座古墓,占整个主城的80%以上。后来区划调整,巴县成为巴南区但就数量而言,仍是主城第一…[详细]
    • 江北区:唯一的皇帝陵
    重庆唯一的皇帝古墓明玉珍墓发现于江北区的一家织布厂,“当初挖掘时,把龙袍都扯烂了,令人心疼。”石碑目前保存在三峡博物馆,棺材仍留在江北,后人修建了“明玉珍皇帝陵陈列馆”…[详细]
    • 渝北区:结阴亲的驸马坟
    渝北区的古墓有202座,都很普通,多是岩石上的崖墓,埋葬者多是东汉或南北朝时期的寻常百姓。唯有水土镇狮子口村的舍利塔墓群和鸳鸯镇的驸马坟比较有名…[详细]
  • 《鬼吹灯》《盗墓笔记》等热门小说将古墓机关描写得神乎其神,构思巧妙的古墓奇观配合跌宕起伏的探秘情节赚足了观众眼球,读者不禁会问,真实的古墓是否有这些奇特的防盗设施呢?


    最简单的防盗方法就是保持隐秘,疑冢、虚墓都是常用的“障眼法”。另一个常用的防盗方法就是将坟墓修建在难以侵犯的地方,更高级别的防盗方法就是浇灌铁水了。对于防盗机关,林必忠介绍,古墓中机关确是有的,但大多都是机弩、伏火、毒烟、陷阱、毒药等,远没有小说中描写的会动的墙壁、守门的神兽等那么玄乎。而这些机关又因为年月累积,大多都腐蚀失效了,几乎没什么作用。
林必忠介绍,我国盗掘古墓之事由来已久,历史上有记载的被盗最早的墓葬是商朝第一代王商汤之冢,距今约3600年;盗掘事件最早出现在2770多年前的西周晚期。专业盗墓者一般有派系,倒斗也有许多忌讳,例如,下墓的人要求“八字硬”,五行全,下墓时要穿黑衣等等。
  • 重庆人素来以豪迈著称,盗墓贼也不例外。林必忠介绍,重庆的盗墓界选择了一种江湖的方式,他们组成了“太和帮”,尤其民国时期,一度非常活跃。

    重庆盗墓的最大特点就是直接,找到了就开挖,挖个乱七八糟的洞,能钻进去就成,进去之后,只捡金银和玉器,没有流派可言,也不讲究手法,更不关心什么尸变与怪兽,不钻研任何技术,只讲运气和胆色。

    值班编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考古队员在涪陵小田溪战国墓群发现盗洞。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策划、采写/陈思宇 责编/公绪强 电话:86898851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