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网上曾流传一个恐怖故事:一小伙参加狂欢派对,次日早上醒来发现躺在宾馆浴缸里,一旁留话给他:肾已摘除,报警。小伙惊恐之余报警,自己的肾确实已被不法分子偷偷摘掉了。25岁的小海也经历了类似的“肾摘除”,操盘者竟是他应聘公司的“老板”。昨天,小海来到南京市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就他所遭受的巨大伤害寻求…[详细]
26岁的湖南小伙胡杰,因还不起18000元赌债,想到“卖肾”。自第一个联系电话始,他很快陷入一张庞大而严密的肾脏地下交易中介网络;几个月后,尽管他不停地哭泣,表示“真的不想做了”,但仍然被送上一家民营医院的简陋手术台,切掉了左肾。3天后,胡杰手机显示,他的银行卡里打进了27000元…[详细]

他是这样被骗的

诱骗第一步:主动给予高薪工作

小海去的这家公司叫做“南京杰傲医疗器械销售有限公司”,毫无意外,这家公司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正式的办公地点。它给小海的招聘邮件中注明,底薪3000元,包食宿,另有销售提成。这样的优厚待遇让小海非常动心,于是赶忙应聘。

羊入虎口:告知实情 高价利诱

刚到这家公司,小海就被安排做了花费5000多的身体检查。而后,小海根本没被安排什么业务,无所事事地度过了2个月。之后他的老板坦白,公司是做肾脏买卖的,小海也可以考虑,事成之后可以给他6万。半个多月之后小海点头同意。不过,在这之前小海的身份证就已被扣,他还被老板的手下看着,这样的同意多少是迫于情势。

“大功”告成:秘密摘肾 老板跑了

去年10月24日,小海跟着老板去了徐州。在徐州市九里区火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小海喝了一杯水之后被迷晕。等到小海醒来之后,他的一只肾已经没有了。老板留下了一张三万元的银行卡和密码在他枕头下,并发短信说另外三万他先借去用用。四天之后,因为账面上没钱了,小海离开了医院。而他再也没能见到老板。

网友调查

利益链上的两个关键点都严重违反了法规,但是违法成本低

关键点之一:中介

2007年3月,国务院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器官,不得从事与买卖人体器官有关的活动。所以不管供体是否是自愿,这些器官买卖都是违法的。在今年5月《刑法修正案(八)》实施之前,器官买卖中介一般都是以“非法经营罪”被定罪,而现在有专门的“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不过也有人提出刑罚过轻,违法成本较低。

关键点之二:医院

相关医院的行为也是严重违规的,有一些医生确实是出自善意,想着自己的病人终于有救了,所以明知是非法的供体也接受了。还有的就纯粹黑心,一心奔着钱了。有大量不具备条件的医院都在做非法移植手术,比如小海的肾脏就是在一家普通的卫生院被摘除的。根据相关条例,医院会被处交易额8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参加的医务人员会被吊销执业证书,直接责任人会被处罚。但是,这样的惩罚实在不严厉,更不用说相关部门的监管也很松散。

为何人体器官黑市如此旺盛

根本原因:每年有150万人等着做器官移植手术,供体却仅仅能满足1%

从根本上说,庞大的需求让不法分子铤而走险。我国每年有150万人需要做人体器官移植手术,但是合格的供体仅仅只能满足1%,甚至还不到。人体器官自然而言是金子般珍贵的医疗资源,就算违法成本提高,还是有人愿意去冒险。

器官移植的供体主要有三个来源:死刑犯捐献、亲属间活体移植以及脑死亡和传统死亡之后的自愿无偿捐献者。

死刑犯捐献

2007年对于器官移植是个很重要的年份,在这一年,最高法收回了死刑复核权,死刑数量下降,同时,国务院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捐献者需要书面同意。在此之前,中国的器官移植主要来源于死刑犯,这个比例一度高达90%以上。而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2008年在医学杂志《柳叶刀》撰文披露,在一系列措施实施之后,尸体器官移植数量减少了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

自愿无偿捐献

自愿无偿捐献者的数量却远远不够,从2003年到2009年8月,中国内地仅有130位公民逝世后成功捐献器官。2010年,10个省、市、自治区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试点,令人有些失望的是,1年间通过试点捐献体系完成器官移植手术的仅有40多例,自愿捐献器官的志愿者也只有100多位,收效并不明显。

亲属间活体移植

既然来自自愿无偿捐献者和死刑犯的都不多,那么主力是什么呢?相关领域专家称在2008年,全国有一半以上的器官移植来源都是活体了。这些真的都来自于亲属吗?当然不是。器官买卖的中介人会去伪造能够证明各种亲属关系的材料。医院的医生也出于或善意或功利的考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近年来,器官买卖这个灰色市场异常火爆。

合法来源器官分配的不公平不透明也是诱因

据调查,器官供体由于稀缺,往往存在不合理的使用,该谁使用不完全取决于病情,而取决于财力以及权力。例如,某个体老板三年换了两个肝,前后花了160万元。住在某医院高干病房的一名七旬老人,依靠儿子的影响力,获得了其他配型成功者急需更换的器官。而在美国,专门的系统会根据距离、血型、需求迫切程度等因素综合评价,进行分配,并公开移植手术详细信息。
许多人在医院住了很久依然不能进行器官移植,这就让他们转而向黑市求助,有的甚至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一家医院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一年一共做了330例的肝移植手术,而在全国肝移植注册系统里只显示7例,尽管两边负责人都拒绝解释原因,但是很显然,这中间的巨大差额肯定有不少来自黑市.

微博热议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微博一键收听

往期回顾

不支持flash

联系我们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