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前公布了2011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录取加分及降分录取政策,虽然已取消了两个高考加分项目,…[详细]
对体育特长生高考加分高达20分,这比奥赛全国决赛一等奖获得者加分还高出10分,四川省对体育特长高中生的鼓励 …[详细]
再过不足一个月,一年一度的高考就要到来,而高考加分也再次成为广大百姓关注的焦点。自从2006年“裸考”一词诞生以来,呼吁“裸考时代”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详细]

编者语

现代的高考取代文革时期的推荐、评审制,都证明了在一个监督乏力的社会,“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应试教育是最好的选拔方式。
然而,高考还是留了个“后门”——加分。照顾少数民族的加分还情有可原,但是以贬低应试教育的办法、打着所谓素质教育(其实根本不是)旗号的一类加分,实则是有权势钱财者为“出身教育”开拓的另一条通道。这是否让高考变了味呢

高考加分那些事

三好生真的“三好”
  人们发现,在考生履历中,“优秀学生干部”一项已成了造假的重灾区,不仅因为可以加分,从5分至20分不等,按照1分700人的最低规模计算,也可轻易甩掉上万竞争者, 还因为上了大学之后可以藉此履历继续“世袭”学生干部之位,出人头地,为今后的就业打下良好基础,造假者们的眼光可谓长远。
  上述的造假不正之风,不是加分政策本身的问题,而是政策执行过程中的偏差,纠偏的最好办法不是因噎废食,不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而是加强制度建设、加强对学生的档案管理、加大对考生基础材料的查验力度,完善对政策执行程序中的细节管理,这才是根本之途。
奥赛屡禁不止
  重庆2009年起要让奥赛彻底退出高考加分舞台。成都也下狠招封杀奥数,拟出台4条铁令一年内斩杀。这个消息犹如重磅炸弹,在全国上下“炸开锅”。其实,有关奥赛高考加分的争议,持续了很多年。
杨乐院士列举了四大弊端:首先教学和复习的比例失调,为应付高考,不少高中提前一年甚至一年半的时间结束数学教学,安排一年到一年半进行复习;其次是平面几何内容的缺失,很多地方编写数学教材时,认为平面几何过于古老,不符合现代化的需要,于是大幅删减这方面的内容,却忽视平面几何在中学生分析证明和直观想像能力的培养上无可替代的作用;再次是中学数学教学片面追求应用,赶“现代化”的时髦;最终奥数还是屡禁不止。
特长生、自主生是否透明?
  通过推荐,大学能否招到偏才怪才?有一道道槛摆在世人面前,不先破门槛,恐怕不仅招不到偏才怪才,反而可能出现一出出闹剧!什么样的人能算得上“偏才怪才”?至今还缺少公认的标准导致许多高校自主招生报名条件太高了,简直就像是选秀而不是选拔适合学校培养的人才。
曾经为高校更好办学进行的“自主招生”改革,目前却正在沦为高考加分的新项目,不少高二学生为将来能获得大幅降分机会纷纷提前厉兵秣马。
裸分加分状元之争
  状元头衔的归属本不该存在问题,然而浙江层出不穷的加分政策似乎要在状元头衔争夺战上再造一个罗生门—“浙江四高中争相宣传自己诞生新科状元”,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状元? 社会舆论习惯的排名方式,在迅速增 多的加分冲击下,正在发生变化。
据浙江在线调查,77.13%的人认为裸分状元才是真状元。家住杭州市的张先生更是直截了当地表达对“状元”之争的看法。“应该取消高考加分,加分状元就是‘山寨版’状元”。

高考加分该不该取消?

该取消:输在“终点线”,冤!
  高考加分政策并没有真正惠及那些应该受益的人群,反而成了一些权贵左右高考的手段。只要存在加分制度,就有人琢磨怎么造假。在当前无法保证加分政策公正的情况下,不如取消。

应保留:“裸考”特长生怎么选?
  不科学、不规范、不公正的“加分”是令人担忧的;但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取消加分,无异于倒洗澡水把小孩也倒掉,高考又将回到单纯“以分数论英雄”的年代,这同样是令人担忧的。

1%2%

专家“话”加分

中央教科所研究员储朝晖:让高考加分“加”的更公平
  解决当前问题的终极办法是把招生自主权返还给与招生结果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各个高校。如果分步走的话,第一步缩小加分范围,保留那些没有争议的加分项目,对所有争议的进行逐一审核...[详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规范和改进高考加分政策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高考加分政策的弊病,首先是由于地方可自行制定政策,导致加分项目过多,受惠面过大。教育部规定的加分项目只有14种,而各地实际执行的却多达200余种。[详细]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科首席专家劳凯声:高考加分政策不能因噎废食
  由于高考加分领域造假、腐败现象频发,公众对于高考加分的质疑不断,甚至有人呼吁取消高考加分政策。对于高考加分政策,不可断然废除,而应该适当缩减规模、规范管理、加强监督,更好实现加分的价值目标。[详细]

往期专题

教育“软骨症”
当下社会拜金拜物的乱象导致传统的价值体系崩溃,年轻一代迷失了方向;教育中德育的假大空,加之唯分数,“人”的教育患上了“软骨症”家庭中家长价值追求的偏颇,把成龙成凤作为唯一期望。

栏目标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