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乡、10万元、万人宴,这三个词汇齐现报端,并未招致预料中的一致炮轰,大多数网友对该事件都表示了理解。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社会反应?

这是因为自然的同情心理与朴素的公平意识。贫困乡的农民,翻山越岭开个会,享受一顿每桌100元的八菜一汤有何不可?再者,较之于个别海吃海喝、动辄一餐数十万的腐败官员,“万人宴”算得了什么?即使是正常的公务接待,哪里还能找到每人10元的标准?比较之下,“万人宴”非但不能惹人恨,反倒令人心酸。

当然,朴素情感并不能替代理性反思,10万元花到农民的肚子里,能让地方政府免于道德的谴责,却不能让其免于现实的追问。为何开会要以摆宴为诱饵?。。。

按说,石岗乡政府召集的这个村民大会还是比较重要的。主要内容就是让村民对乡政府年初制定的乡、村干部经济社会实绩、工作实效、日常工作出勤率等工作进行测评考核。干部会上述职,村民现场考核。说起来,这应该是村民行使选民权利、评价干部的一次机会。然而,村民们为什么对这样的权利不感冒,不仅不积极参与,甚至还得靠“办伙食”来吸引人?公共事务的吸引力何以还不如一席饭食?

群众的参与冷漠无关宴席,主要是长期以来因为参与缺乏、权利缺失而形成的一种无力感使然。现实告诉这些村民,那些掌握着各种行政权力、经济社会资源的乡、村干部,并无一定要经过村民测评考核才能决定去留的诚意,所以根本也无需百里赴会去考核。投票云云,不过是搞搞形式走走过场而已,当然“没有多大意思”。

可见,让群众觉得开会“有意思”并非一定要靠“办伙食”、“万人宴”,即便因为伙食吸引来了村民,也很难真正在扩大民众权利、保障民众权益上有所推进。真正的“意思”在于扩大群众参与,让民众自由表达诉求,不走过场不作秀,…[详细]

一个偏僻落后的贫困乡,一次花费10万元,不是用于开发建设、引领村民脱贫致富,而是用于开会摆“万人宴”,这无疑抢人眼球而遭人口水。但在我看来,这还不是问题的实质和关键。令人万分纠结的是,当地村民“有了伙食才去开会”。民以食为天没错,但这“有伙食才来开会”所折射出的当地民情现实,远比一个贫困乡勒紧裤带、一次破费10万元要沉重得多

试想,如果村民都已快步奔小康,又何需为了吃一顿饭而劳心费神地花一天时间往返会场?甚至于,这一餐饭的吸引力,已经超过了考核乡村干部这一行使个人权利的事件本身。“有了伙食才开会”,完全淹没了当地村民的民主、法制及权利意识。在他们眼里,“没有伙食的会议根本就没有意思”,至于法律所赋予自己在材民委员会中的诸多合法权利,都被空着的肚子淡忘得一干二净。 …[详细]

不必讳言,进入商品经济社会,人们都变得现实了。如今在农村,召开一个村民大会,已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村民们“没好处不去开会”,已成为一种很现实的存在。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尽管有很多,但是觉得会议内容与己无关,对乡、村干部缺乏信心…[详细]
乡政府邀请1万村民的目的不是让他们来吃饭,而是听取乡村两级干部报告一年工作成绩及来年工作打算,并为政府和村干部一年来的工作实绩进行考核评分。然而却有村民表示,如果开会时不说有伙食,他们不会参会,因为没有多大意思。这样说来,政府花钱只是为“买”村民来听报告、打勾?…[详细]
有网友质疑“为何不将这笔钱用于民生”?这纯粹是外人视角了,乡村里的民主,必须类似的利益才能运行。有的群众来回就需要一天,请吃一顿饭多大事呢?民主和民生是相辅相成的,二者不能偏废,少了政治民主,面包也得不到保障…[详细]

看待一个问题,我们不能想当然,不能一听见穷乡花钱摆“万人宴”,就不分青红皂白大加指责。在这篇报道中,如果我们把眼睛就盯在这10万元“一顿饭”的问题上,以此来对一个财政收入为零的乡进行炮轰,未免是在“搔首弄姿”。

再看看“万人宴”的标准:每桌有炒瘦肉、排骨、粉蒸肉、回锅肉、红烧牛肉、萝卜汤、洋芋(土豆)丝、白菜、豆芽共8菜一汤,每桌还有一瓶3.5元的“诗仙太白三曲”白酒。每桌花销约为100元。100元,对于有些城里的官员,不过是两包烟钱,这样的“宴席”要是放在一般城市里,恐怕仅仅相当于企业或学校公共食堂的标准,但我们不能不说,就是这样100元一桌的“宴席”在当地也应该算是“打牙祭”了,乡政府用这样的“宴席”来接待开会的村民,不属“大吃大喝”,更何况农民搭上一天工夫去开会?

从这个“万人宴”中,我们可以看到乡领导对本土父老乡亲的真情实意。请群众用餐的这10万元,看似吃到了群众的肚子里,但其用意在于集全乡百姓的智慧来寻求一条改变家乡民生面貌的出路,钱用在了该用的地方…[详细]

请村民参政议政,让老百姓来考核干部,本亦无可厚非。但如此兴师动众搞“万人宴”,则让人不好理解。

有句话叫“吃人家的嘴短”,参会村民既然吃了乡政府的“请”,又怎好在民意测评票上不配合呢?不就是在“满意”、“很满意”栏里打个钩吗?这样一来,乡政府的“万人宴”也许会收到圆满的预期效果了。

而“万人宴”真的就赢得“万人心”了吗?我看未必。据悉,举办“万人宴”的石岗乡可是个贫困乡,全乡地方财政收入为零,诸多民生问题亟待解决。而10万元,至少可以资助10户贫困家庭,可以资助10个贫困大学生,可以解决几百人的医疗保险。遗憾的是,乡政府却用这些有限的资金办了这疑似沽名钓誉的“万人宴”。这样的宴席,让人吃得不是滋味。

乡政府若有诚意,不必举办“万人宴”收买人心,可以把这些钱省下来,多为村民办些实事。只要民生殷实了,我想,村民不到乡政府“吃请”,不在测评票上“打钩”,也会从心底里给村干部和乡干部们投满意票 …[详细]

贫困乡花10万摆“万人宴”,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