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清晨都是铁桥镇农贸市场最热闹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挑选着烹饪所需的食材,而霉豆卷正是铁桥人最心爱的美食之一。霉豆卷有炸、煎、炒、焖、煲汤等多种吃法,历史悠久、清香爽口、营养丰富,曾作为清皇室贡品,深受开州人民的喜爱。

冉光明是冉氏霉豆卷第六代传人,今年65岁。2017年10月份,冉光明被评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冉氏霉豆卷传统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据冉光明说,他家制作霉豆卷已经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

上百年来,冉家一直在铁桥场镇上卖霉豆卷,从未缺席过。在冉光明接手冉氏霉豆卷的40多年里,每天清晨他也总是风雨无阻的出现在场镇上,为铁桥人送去一块块美味的霉豆卷。

其实制作霉豆卷是一件相当辛苦的事情:从泡黄豆,打黄豆,再到过滤豆渣,点豆浆,制作千张皮,裹豆卷,封箱。制作出一桌霉豆卷需要整整八个小时的时间,冉光明几乎整天泡在自己的小作坊中,一天也只能做出20斤左右的霉豆卷。霉豆卷的制作中,手工占了极大的比重,除了打豆子可以用机器帮忙外,其余都需要手工制作。封箱的豆卷还需要整整五天的时间才可以变成霉豆卷启封售卖。

“我们这个活儿辛苦得很,一般的人都坚持不住,每天天从早到晚都要做。不过我们还好,做惯了。”冉光明一边说,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他用筷子搅拌着点好的豆花,用以制作千张皮。

确实,制作霉豆卷的工作十分辛苦。每天凌晨两点冉光明和妻子谭德凤便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冉光明就会挑着扁担出门,他需要步行40分钟到几公里外的铁桥场镇上去摆摊,这是一家人唯一的收入来源。

通常冉光明每天会挑上20斤左右的霉豆卷,平日里霉豆卷可以卖上30块多一斤,到了腊月20几,还可以卖上40块钱一斤。虽然很辛苦,但是每天也能有五六百元的收入。冉光明的霉豆卷深受铁桥人的喜爱,通常到上午九点钟左右,便可以卖完收摊回家。

回家后,并没有休闲惬意的享受时光,放下扁担冉光明就需要继续制作霉豆卷的工作。昏暗的房间里,冉光明正用瓢将点好的豆花一瓢一瓢的装入备好的大缸里,准备接下来的制作工序。

在冉光明忙碌时,妻子谭德凤也在辛勤的劳作着,她正在清洗制作霉豆卷所需的黄豆。现在正是天气寒冷的季节,冰冷的水冻红了她的一双手,但是她却依旧坚持着,因为这是全家人赖以生存活计。

谭德凤与冉光明在几十年相濡以沫的生活中,早已培养出了旁人无法企及的默契,谭德凤是丈夫制作霉豆卷最好的帮手,虽然生活十分辛苦,但她却从不抱怨。忙碌了一上午,谭德凤终于可以坐在椅子上稍作休息,桌边摆放着的是她亲手炒制的瓜子与花生,但她却没有时间品尝一二。

短暂的休息之后,她便开始着手准备午餐了。午餐是很简单的家常菜,案板上摆放着洗好的白菜,菜板上正准备切片的五花肉是今天的主菜。吃饭的时间是一天中难得的休闲时光,但是他们也不敢耽搁,吃过饭就要继续下午的工作。

忙碌的工作要一直到晚上十点才会结束,第二天凌晨两点又要起床。这样的生活从霜降开始要一直持续到清明前后,就算是过年时也不会停歇,只除了大年初一不去集市摆摊,但也要在家里制作霉豆卷。因为适合做霉豆卷的时间只有这么长,所以一天的时间也不敢耽搁、浪费。

在不做霉豆卷的时节里,冉光明和妻子也会种些谷子、蔬菜供自家的日常生活。平日里,只有冉光明和妻子两人在家,家里的独子早年间与妻子离异,现在外地重新组成了新的家庭,只留下了前妻所生的女儿与老两口相伴。孙女现在也已经高三了,在离家较远的场镇里读高中,半个月才能回家一趟。冉光明说,孙女的成绩一向很好,在班里常常能考到前几名。明年夏天孙女便要高考了,他和老伴儿现在唯一的愿望便是多攒些钱供孙女上大学用。

家传的霉豆卷制作手艺,传到冉光明手里已经是第六代了。同许多传统手艺一样,霉豆卷也面临着无人继承的尴尬局面。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门手艺便会随着家中这座痕迹斑驳、历经风雨的老房子一同淹没在历史长河中,这道开州人记忆中的传统美食也将成为只能回味的美好。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