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杰,出生在开州区敦好镇,现在住在开州汉丰街道的一个底楼门市。25岁的他,已经是3个孩子的爸爸了,撑起了这个小且温馨的家。房子是和朋友合租的,有90平方米左右,一个卧室朋友住,另外一个卧室住着他们一家五口。

现在,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开支靠廖杰接商演维持。“现在是腊月,跟我约商演的人很多,基本上每天都有2场商演,最多的一天使元旦的时候,那一天连演了5场,但是平时没有这么多。”廖杰一边说着,一边翻着手机里面的备忘录。他很开心地说:“正月初三那天,接了湖南的一个大型联欢晚会的演出,一场就可以挣3000多元。”

廖杰7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自那以后妈妈不得不外出打工来维持这个家的生活。妈妈外出务工后,廖杰便跟爷爷奶奶生活在农村老家。不久,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了,廖杰又住到了舅舅家。

14岁的时候,廖杰离开农村老家,去东莞跟着妈妈一起生活。再大一点的时候,廖杰便进了东莞的一家工厂打工。当时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廖,杰接触到了极限单车。“当时就是觉得这个很有趣,很想买1辆单车来试试。”廖杰站在演出台旁边说着自己初次见到极限单车时的情形,心情依旧很是激动。

接触到极限单车的后,廖杰一心想要买一辆极限单车。可是一辆车好的单车要1万多元,最便宜的也要3000多元。当时廖杰打工一个月的工资仅仅只有1500元。但是十分想要一辆极限单车的廖杰存了几个月钱之后,买了一辆3600元的极限单车。

“买了自己的车后,我当天晚上就反复练习了一个通宵,把车胎练习得爆胎了。”廖杰有了自己的极限单车以后,就经常跟着小伙伴一起玩单车。就这样,廖杰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练就了一套成型、炫酷的极单车表演技能。廖杰在东莞开始慢慢有了一些商演,有时候一场演出就能挣2000元左右。

不久后,廖杰就结识了在广州打工的邹爱莲。两人一见钟情,过了一段时间,俩人便结婚了。婚后俩人因为工作四处奔波,去了上海、成都等地。不管在哪个城市,廖杰都是一边打工一边接商演,努力的撑起这个小家。“老婆主要就是在家洗衣、做饭和带孩子。每次一回家,家里有热腾腾的饭菜,我就觉得很满足。”廖杰说。妻子很支持他的工作,但是也时常担心,因为极限单车表演也蛮有风险的。

去年,厌倦了在外奔波的廖杰,和妻子商议着回老家谋生活。说回就回,俩人不久便回到了老家开州。“廖杰在开州虽然约演出的人多,但是价钱都不是很高,稍稍好一点的商业演出能挣到300元一场,低的话也有100多一场的。”廖杰说,有些演出虽然出场费很低,但是他也从来不放弃每一次演出机会。钱少,但是多做一点,钱总会多赚一点。

“演出多的时候,我一个月可以挣到7000—8000元左右。虽然累,但是我想多赚些钱,来养家。”商演赚来的钱,廖杰除了养家糊口以外,还要维修自己的单车或者是购置新装备。廖杰说,现在这个单车,已经是他今年的第5个单车了。廖杰家墙角,堆着许多车轱辘。

表演结束后,廖杰推着自己的极限单车往家里走去。电话里,又听见有人跟他约演出。对于未来,廖杰也没有想太多,他想把自己的极限单车慢慢做下去。没有演出的时候,就在家带带孩子,或者是外出练练车。他相信,靠自己的勤奋,一定能撑起这个五口之家。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