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有香肠腊肉才叫过年”。年关将近,开州各大菜市场多出了一群异常忙碌的“香肠姐”们,格外显眼。他们加班加点的赶制人们舌尖上的“年味”。这份“年味”将被当地人们摆上餐桌,抑或被寄给他们在外地工作的亲戚们。

在开州金开菜市场内的小英香肠加工门市上,38岁的余文英和她的店员正在忙碌着。余文英的这个店已经开了17年了,余文英的丈夫刘礼树说:“最开始接下门市来做香肠加工,全靠父亲的支持。最开始是我父亲在帮忙守门市,如今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的时候,父亲却已经走了15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余文英说他们的香肠加工门市并不是全年都在做。“一般都是每年的旧历九月开始做香肠加工,一直要做到腊月底。”算下来,余文英每年都只有4个月在做香肠加工,这几个月是他们一家人最忙碌的时候,除了全家人都在店里忙碌以外,还另外顾了5个店员。而这4个月以外的时间里,余文英就在这个门市上卖着调料,丈夫刘礼树就做点别的生意。

“一般旧历的10月是我们生意最好的时候,多的时候一天能排上近200个号,少的时候一天也有100个号左右。”虽然今年最忙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是这天上午10点左右,在余文英的门市上看到,仍有不少顾客在门市上等着把自己带来的肉加工成香肠、火腿肠。

余文英的婆子妈宋万碧,今年59岁,店里最忙的时候,她也会在门市上帮忙。切肉、洗菜、煮饭,儿子儿媳以及店员的午餐全靠她。这几个月太忙了,家里正在读初三的孙子也没人照看。宋万碧说:“但是孙子懂事,从未怪过我们,还可以自己在家给做饭吃呢!”做香肠加工的这4个月,一家人每天6点就到门市了,有时候订单多,要晚上十点才能回家。

“最开始我们做加工一斤肉才收顾客1.2元,后来又慢慢涨到1.7元,2.5我们也收过的。”余文英说:“现在在她的店内不管是做香肠加工还是火腿肠加工,都是一斤肉4.5元,这个价格已经稳定了好几年了。”尽管加工费越来越贵,但是余文英说这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生意,“现在的人,不愁吃不愁穿,很多家庭舍得置办年货,有些人一加工就是几百斤肉,说要送些给亲戚朋友,自己也要留些吃。”

在菜市场另一个转角处,同样从事香肠加工的“香肠姐”邓先英,正在门市前的空地上分拣着已经烤干的香肠。今天女儿女婿也回到了邓先英的门市上帮忙。“我才6岁的时候妈妈就开始做香肠加工了,我今年都27岁了,妈妈都做了20多年了。”邓先英的女儿一边帮妈妈剪香肠一边回忆着。

在香肠烘干房里面,大的铁质电风扇嗡嗡嗡的运转着。邓先英正在查看香肠的烘干情况,给顾客晾挂香肠是她的日常工作。“我们店是收一斤肉5元的加工费,顾客还可以选择在我们这里烤干后,再拿回家去。”邓先英在自己的加工门市旁边,有三个大烤房,里面挂了满满当当的香肠。有刚挂上的;也有烤得差不多了,只等顾客来带回家的。

给顾客提来的肉称完重以后,邓先英熟练的给顾客算账、写号码牌和名字牌。“最开始从事这行是给其他老板打工,过了4年左右,就在老城开起了自己的黄桷树香肠加工店。”如今老城虽被淹没了,可是最初在老城开店创业的经历却依旧历历在目。回忆里,既是红彤彤的香肠,也是对老城的怀念。

今年50岁的邓先英,是个乐观开朗的人。每当有客人进店时,她总是亲切的招呼着。如今,儿子女儿都已有了各自的生活,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负担了。冬季就一门心思的经营着这个香肠加工店,其他时间就在自己的饭店里当收银员,或者是跟朋友出去耍,生活过得还算富足。

冬季,是加工香肠的旺季。红彤彤的猪肉拌上红红火火的辣椒面,再填装进肠里。随着家家户户餐桌上摆上了红彤彤让人流口水的香肠,过年的喜庆也融进了千家万户。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