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看他躺在床上,一天爱干净的很,每天要我帮他洗好几次”朱帮琼这样说道。弟弟朱帮节瘫痪在床的这六十年,姐姐朱帮琼每天都会帮他洗好几次脸和脚。所以弟弟脚手的皮肤摸起来格外光滑,就像小孩子一样。哪怕弟弟在病床上躺了六十年,身上也没有一点褥疮,连医生都觉得惊奇。

朱帮节几个月大的时候,父母外出办事便将他托给朋友帮忙照顾,结果朋友在抱着朱帮节玩耍的时候不小心将他摔在了地上,又没有及时告知他的父母。过了几天才发现不对劲,去检查才发现他的坐骨神经损伤,导致无法站立。后来在农村寻了土方子,医好了勉强能够站立,但是又由于洗了冷水澡便再也站不起来了。在床上一躺就是六十年。

弟弟朱帮节是全身瘫痪,除了嘴和眼睛外,其他的部位都动不了。所以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全都需要专人照顾。以前母亲还可以帮着照顾弟弟,但是后来母亲年纪越来越大,也无法照料弟弟了。尤其是在母亲患脑梗后也一直瘫痪在床,朱帮琼不仅要照顾弟弟还要照顾母亲。

那时候,朱帮琼几乎整夜无法入睡。一间8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她跟母亲睡大床,弟弟睡小床。左边是瘫痪在床的弟弟,右边是患有脑梗塞的母亲。为了让弟弟睡的舒服点,每天夜里,她都要为弟弟翻六七次身。每晚睡觉的时候朱帮琼还要像哄孩子一样摇着弟弟的身体,拍着他,哄着他入睡。

为了照顾弟弟,朱帮琼从退休后几乎天天呆在家里,除了早上会去菜市场买买菜,其余时间全都是陪着弟弟。而弟弟也格外的依赖姐姐,“一会儿没有看到我,他就要喊,我每回出去买菜都是快去快回,一点都慢不得。出去的时候,我就给他把歌放起,让他听。他最喜欢听《一剪梅》了,每回听都高兴的很。”姐姐朱帮琼笑着说道。

其实照顾弟弟很辛苦,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弟弟就起床了,弟弟一起床朱帮琼就要起床。然后要先给弟弟洗漱,接着抱着弟弟到椅子上坐一个多小时,再给弟弟做饭。弟弟由于长期躺在床上所以肠胃有问题,经常胃出血,要少食多餐,每天要吃四五顿饭,而且只能吃一些软糯的食物。“他每天都要吃一顿包面,肉馅都是现做的,还有面条也是托人专门买的空心挂面。”朱帮琼说道。

弟弟虽然瘫痪了,却格外喜欢到外面去。由于住得地方没有电梯,所以每次带弟弟出门都是请人帮忙。弟弟由于身体原因不方便坐车,所以朱帮琼总是推着他四处走。有一次姐姐推着他一路从家里走到了文峰塔,走了一个半小时,弟弟开心极了。“那天是我的生日,姐姐带我出去玩,我们还在外面吃的饭。”弟弟说这话的时候像个小孩一样。

2016年的时候,朱帮琼被检查出子宫肌瘤不得不入院治疗,为了能够照顾弟弟,她带着弟弟一起住进了医院,就住在她隔壁病床。尽管医生说她的身体无法照顾弟弟,但是她依然坚持每晚起床为弟弟翻身。出院后不到三个月,朱帮琼去菜市场买菜时,又摔断了胳膊,至今手都没有完全康复,但是她依然坚持细心的照料着弟弟的生活。“没有我姐姐,我就遭了。”朱帮节这样说道。 

从前日子过得清苦,家里也没有什么钱,所以也没有条件将弟弟带到医院去看病住院。为此,朱帮琼学会了在家里帮弟弟打针、输液和灌肠,连帮弟弟剃头都是自己做的。现在,姐姐的身体也渐渐变差了,尤其是姐姐的支气管哮喘在冬天越发严重起来,已经很少能有精神带弟弟出去散步了,所以大多数时候她都只能陪着弟弟在家里看看电视。

几十年来,她靠着自己和老公的收入养着母亲和弟弟,而在5年前93岁高龄的母亲去世了。退休后,朱帮琼和丈夫有退休工资,弟弟有低保,所以基本生活开支还是没有问题。朱帮琼曾被评为开州区的“两德”模范。殊荣面前,她却说这是自己应尽的职责,就算是没有这个殊荣,他依旧会日日伺候弟弟的吃喝拉撒睡。

朱帮节今年61岁,姐姐今年64岁,虽然只大3岁,但在弟弟眼里,她既是姐姐也是“母亲”。亲人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存在,无论我们经历怎样的挫折和苦难,不管身边的人走了多少,他们总是不离不弃,出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