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岁的龚益树,因为腿疾一直未娶。55年里,娘养他小,他养娘老!龚益树迈着肿胀的右腿,坚持每天推着82岁的母亲去河边散步。8年里,他推母亲散步推坏了三个轮椅。 

一次母亲突发疾病,一病不起。当时在医院查出母亲是腰椎间盘突出和脑萎缩,需要定期做康复理疗。龚益树就在开州区南山路某小区租了一间房,然后从老家搬到了城区。就这样每天送母亲去康复理疗中心做康复,一做就是一年多,母亲丝毫没有好转,在医生的建议下龚益树停止了送母亲去做理疗。

龚益树母子现在住在一个狭小的两室房里,进门便是客厅也是厨房,整齐摆放着家具,灶台上的餐具、调料也都归纳得井井有条。小客厅后面是他和妈妈的卧室,中间的卧室对着卫生间,除了床就是过道。小小的房子,一览无余。

龚益树18岁时,腿被毒虫咬伤,由于家中贫穷没有及时就医。之后父亲去山上为他采了草药敷在伤口上,但敷过之后腿上便开始变得又红又肿。之后四处求医未果,至今双腿仍然红肿行动不便。如果不小心感冒了便会全身发冷,穿再多衣服都不管用,只能在床上裹紧被子,咬牙熬过疼痛。

龚益树虽然自身有腿疾,但仍细心照料着生活无法自理的母亲。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坐在母亲的病床前,陪着母亲。母亲瘫痪初期还能讲话,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也越来越严重,母亲连基本交流也无法进行了。但是多年与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的一举一动龚益树都能理解到其中意思。

“妈现在已经开始大小便失禁了,裤子也不知道扔了多少了,我给妈妈买裤子都是找熟人拿批发,一拿就是十几条。”龚益树说道。每天早上六点,龚益树就要照顾母亲起床,然后给母亲熬稀饭或者煮面条,有时候还要喂母亲吃药。母亲现在身体不好,很多东西吃不了,所以龚益树每次都将母亲的稀饭和面条都煮得软软的。

“家里太闷了,只有把妈推出去走走,才会看到她笑。出去散散心,妈晚上才能睡个舒坦的觉。”遇上天气好的时候,龚益树便会推着轮椅带母亲外出散步,每天三次,早、中、晚各一次。散完步,龚益树又会回家给母亲做饭。喂母亲吃饭的动作总是小心翼翼地,害怕母亲烫到,还会细心的将母亲嘴角沾到的饭粒抹去。

“今天你出来得比昨天晚一点呢?”“嗯嗯,早上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妈就尿了裤子,给妈换了裤子才出来的。”正在河边散步的李婆婆和推目前到河边散心的龚益树聊着。龚益树每天都推着82岁的母亲到驷马河边散步,寒来暑往,已经有8年了。经常在河边散步的居民虽然叫不出来他的名字,但也知晓这对母子的感人故事。

母亲瘫痪之后要么睡在床上,要么坐在轮椅上,手和脚都很少动弹。所以龚益树每晚饭后都会为母亲洗脚、按摩,帮助母亲活络经脉。到了晚上9点,龚益树便会抱着母亲上床睡觉,半夜的时候,龚益树还要起床帮母亲翻身,让母亲睡得更舒服一些,每晚至少5次。现在妈妈躺在病床上的时间更多了,他又把母亲床上原本硬邦邦的床垫,换成了柔软的气垫床。

要将100斤的母亲从床上和轮椅上抱上抱下,对于常人来说已属不易,对有腿疾的龚益树来说更是难上加难,但龚益树一做就是8年。现在,龚益树母子的生活来源除了低保补助以外,大都靠龚益树的弟弟妹妹们接济,日子过得清苦但也算满足。龚益树的孝行已成为驷马河边最美的风景。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