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的助产士曾艳怀孕7个月了,肚子已经明显的凸了起来,但仍坚守在岗位上。谈到休产假的问题,她笑着说“也许我今天在产房工作,明天就在产房生宝宝了”。从手术室护士转为助产士的她,3年间接生过上千名宝宝,曾经有一个夜班就接生过10个宝宝。

在工作过程中,也总会遇见各种状况。“曾经有一名孕妇在来医院时羊水已打湿了整个裤子,我们助产士立即听取胎心发现胎心率低,给孕妇做检查也发现孕妇的情况属于脐带脱垂,当时情况十分紧急,医生当即将手伸进产妇的阴道托住宝宝。”曾艳回忆起曾经遇到的状况这样谈到,即使在紧急情况下助产士们也必须有条不紊地配合着医生将孕妇送往手术室进行手术。

在妇产科,顺产和剖宫产都是需要助产士的。顺产的孕妇们,完全是由助产士观察和处理产程;剖宫产的产妇也需要助产士在手术室里面处理新生儿。她们轮番上着2白班1夜班,既要了解产妇的一般情况及孕产史,也要对已经临产的孕妇进行导乐分娩等等。

“新生儿才离开妈妈肚子的时候,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体温,身体都是偏冷的,所以我们要提前把宝宝的衣服烤暖和。”当医生还在给孕妈妈做手术时,一旁的助产士李春燕早已将宝宝的衣服放在取暖器下面烤着了。

并且李春燕还特意将小宝宝的小袜子反着面烤,她说等下给宝宝的袜子要反着穿,这样才会避免袜子里面的小线头扎到宝宝细嫩的脚。李春燕是开州区妇幼保健院资历最老的助产士,这是她从事助产士的第16年,数不清的新生儿在她温暖的怀抱里睡过。

“3点25分......”正在产房当巡回助产士的廖白雪高声的报着宝宝的出生时间。“我们助产士要在看到宝宝整个头部出来后的第一时间,高声报时,另外的同事就会记录下宝宝的出生时间。”

在剖宫产的手术室中,廖白雪和其他医生、护士密切的配合着,待到医生将宝宝从妈妈肚子里接出来后,剩下给宝宝身体做清理、抽脐带血做检查、打预防针、穿衣服等等工作都将由助产士来完成。

“哇哇......哇哇......”宝宝伴着自己的哭声降临了。刘永红说,这是她们每一个助产士最爱听的声音,因为宝宝的哭声表示着宝宝的呼吸带是正常的。另外,如果喉咙有羊水的话,就会影响呼吸,这个时候就会用到吸痰器。

给宝宝护理完后,便要把宝宝抱去给孕妈妈确认宝宝的性别,需要让躺在手术台上的孕妈妈自己说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确认完之后,便要把宝宝抱回处理台上给宝宝穿衣服,此时的宝宝已经安然的进入了睡梦中。

身手娴熟的廖白雪用最快的速度给宝宝穿完衣服,将小宝宝抱在怀中。“宝宝最好是侧放,有利于胎肺里残留的羊水可以流出来。”廖白雪一边悉心的给宝宝家属嘱咐,一边将宝宝侧放在婴儿床上。宝宝被抱出手术室后,助产士、住院部护士、宝宝家属的三方交接,在病房中进行着,三方仔细的核对着宝宝的出生时间以及宝宝身体发肤等各个器官的情况。

“我们面对的都是宝宝和孕妇,这两类人都是需要我们特殊关爱的,所以就需要我们助产士十分有耐心与爱心。”今年28岁的黄圆圆这样谈到自己的工作,已有8年的助产经验的她曾被评为医院的优秀护士。尽管工作压力很大,随时都有加班的可能性,回到家中要做家务,要带才5个多月大尚在哺乳期的孩子,还要照顾家人,但她仍乐此不疲。

她们曾经都是刚踏出象牙塔就进产房学习的小女生,第一次以助产士的身份走进产房时除了有些许好奇,更多的是紧张,甚至神经都是紧绷的。而今大都已为人母的她们说:只有自己亲身体会了生育的痛苦才可以真正的理解孕妇的疼痛,才会对她们更有耐心,才明白如何去安慰鼓励她们。在听到宝宝们第一声啼哭时,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刻,工作的疲累也随着宝宝的哭声渐渐褪去。“母子平安”,是对她们工作最大的肯定,也是她们最大的“荣誉”。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