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平米的天台,数不胜数的多肉盆栽。冉燕坐在天台花园的一个枯木上悠闲自在的画着画,如今的生活状态写在她脸上的是幸福与满足。89年出生的她,曾在原来的开县师范艺高班学过舞蹈、音乐,却以美术特长考入三亚学院产品造型专业,毕业后做过设计师、开过店,现在却成了百平天台的“花匠”。

冉燕毕业后回到家乡开州,在一家广告公司当设计师。工作两年后跟公司提出辞职,“当时并不是因为工资的问题离开公司,只是感觉工作得并不快乐,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为什么不用自己乐意且擅长的技能去获得报酬。”冉燕这样的谈着自己辞职的原因。

离开公司后,冉燕和朋友一起开了个杂货铺,名为“zakka小匠”,专卖多肉、手作艺术干花、装饰画以及一些手工艺术品。冉燕辞职开店的事情,家长们一直不看好。长辈们觉得,好好的一个大学生为什么不去考公务员、考教师、开培训班,非要开店卖什么多肉,这个东西又不是什么奇花异宝,会有人来买吗?无数的质疑声充斥在冉燕的耳边,冉燕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开起了店。

店铺没开多久,生意也还凑合,因为现在很多小年轻喜欢这种肉肉的、萌萌的植物。但是多肉放在店内养,总是养不出状态,任何品种店内放几天就绿成了菜。冉燕觉得植物本就属于大自然,向阳的花木才容易得到春天,多肉也需要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所以,冉燕再一次任性的不顾亏损将自己刚开一年的店盘了出去,找了个一百多平的天台养起了多肉。

本来开店的事就让长辈们觉得冉燕纯属瞎搞,这才一年就把店铺转了,然后又不出去工作,更让人觉得她有些不务正业。但是她觉得人活着,一定要找准自己的位置。就像她喜欢的那句犹太经典《塔木德》中说的一样“世上没有废物,只是放错了地方。”她一直在找自己的位置,画画和养多肉或许就是她最适合做的事情。

6年下来,冉燕在城区,临近汉丰湖的一个楼顶天台上,陆陆续续的种了上百个品种、近2000盆多肉。其中有培育了多年的大老桩,也有很多刚扦插出来的小苗,有的摆在天台的栏杆上,有的摆在自己做的花架上,也有就长在土堆上的,还有些,种在枯木的空隙里。“天啦,种这么多!哇,你的紫梦好乖!你的这个桃蛋爆盆了也,怎么都养得这么好,快教教我!”每每有多肉爱好者第一次去到冉燕的天台时,惊呼声已不足为奇。

倒放在冉燕天台的一根枯木,是一根长约2米的树干,没有经过刻意的打磨,平的凹下去的地方像是椅面,分出去的枝丫又像是椅子的靠背,枝丫的顶端和有洞的地方冉燕放了一些泥,种上了一些小多肉,有一种枯木逢春的即视感,冉燕平时就坐树干上画画。“这个是下大雨后园林工人排险,我刚好看到向他们要来的,当时树干还没怎么干,很重,是我弟弟和他的朋友帮我搬上来的。”

冉燕初次与多肉结缘是在三亚,那时候的她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对于养多肉来说,她也根本还是一个外行。“放假时无意中在一家服装店的橱窗里看到一些装饰店面的多肉,觉得很乖,想找老板买走,老板说三十卖给我。那是一株极小并且干瘪得像快要挂掉的多肉,我当时觉得根本值不起这个价钱。”等到自己入手养多肉了才知道,多肉也是物以稀为贵,很多稀有的品种是花高价都难得买到的。

如今,冉燕的天台,面朝汉丰湖,她就在天台上面打理着多肉、画着画。这使她收获了许多慕名前来观赏其多肉的朋友,她觉得有一些志同道合的花友或者是画友前来观赏她辛苦搭建的多肉王国,就算不买她的多肉、不买她的画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我跟冉燕认识就是因为我家的多肉生病了,我找了一位花友询问该如何救我的多肉时,我的朋友向我推荐的冉燕。”

“经常有不少花友们有空就直奔冉燕的天台赏肉、把肉带回家,有些养得久又养出了状态的多肉能卖出高价,有些稀有品种也能卖出高价;画就是接一些装饰公司的单子,给酒店、餐厅、住房画一些装饰画,以油画、墙绘、簸箕画为主。”冉燕这样介绍着自己现在的收入。9月,她仅仅接了3个画画的单子就赚了近9000。

从前毅然决然的辞掉工作是因为觉得自己放错了位置。现在,冉燕的生活除了画画、就是打理多肉,她说她现在做的事情正是她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难能可贵的是她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当成职业,却并没有因为日日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而心生厌倦,反而是很庆幸自己兜兜转转终于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闭户养多肉、画画,生活悠闲自得,又能以此为生。虽然这样的生活多了一份不稳定,但是或许人如其名,她是燕子,她和她的多肉与画一样,需要一片广阔的天地来安放自己的才华。未来,冉燕想要找一个更大的天台将自己的多肉王国扩建到更大的规模,还要在多肉丛中搭起一个画室,也想归隐农村,不问世事,静心画画和养多肉。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