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持巨剑、身披金属板甲”,这样的景象并不只存在于历史剧中,在沙坪坝某剑术馆内,两位身穿盔甲,手握钢剑的男子正在激战,两剑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们是欧洲历史武术爱好者,正在切磋技艺。

一位“剑客”名叫刘谊,已“习武”多年。“我从小就喜欢历史,也看了很多奇幻小说,从小就梦想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骑士。”他讲述着自己爱上这项冷门运动的原因。

据刘谊介绍,欧洲历史武术(简称HEMA)是一项新兴的运动,在欧洲有相当多的爱好者。“在火器大规模普及后,全世界的武艺要么逐渐失传,要么演变为竞技运动,例如击剑。

欧洲则幸运地保留有众多古籍,现代人通过研究书籍逆向复原,让那些武艺重新再现。”刘谊说道,“HEMA的特色是尽可能的还原了中世纪场景,武器盔甲都必须按照当时的工艺打造。”

一开始,刘谊是通过网络在外国订购盔甲。后来,为了修复在“战斗”中损坏的盔甲,他开始学习了制甲术。后来,他尝试着自己打造盔甲,“现在那些不太复杂的盔甲,我都能自己一锤一锤打出来。”

刚开始接触HEMA时,刘谊是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砍杀”。“最初就是觉得好玩,但并没有系统的学习武术,直到遇见了加西亚。”

刘谊提到的加西亚,是一位在重庆生活了5年的西班牙人。“我们发现加西亚特别厉害,能轻易就打败我们,一了解才知道他是专门练过的。”

认识加西亚后,刘谊的兴趣从盔甲转移到了剑术。“盔甲的保养是个大问题,由于重庆天气湿润,让盔甲保持闪亮状态十分困难。”他解释到,“所以我把重心放在了学习剑术上。以前我学习过日本的剑道和击剑,但都不像欧洲剑术这样让我痴迷。”

他跟加西亚学习了一段时间剑术后,决定远赴西班牙马德里,向剑术大师阿尔贝托学习。“阿尔贝托在西班牙非常有名,甚至有人认为他是西班牙第一剑客。”刘谊一共去了三次西班牙,一共学习了约半年时间。“这几次学习让我大开眼界。”

“以前我一直认为,古代欧洲人打仗就是拼力气,只有中国武术才讲究身法、技巧。”刘谊笑道,“其实人家也有很多精湛的技巧,例如移动的步伐就参照了几何学;护手的剑格和剑柄上的配重球也有很多巧妙的招式。”

如今,经过两年多时间的学习和练习,刘谊的剑术已小有成就。“我准备明年去瑞典参加剑鱼剑术公开赛,这是欧洲历史剑术最大最权威的比赛,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平,竞争非常激烈。”他对比赛充满了憧憬,“这个比赛已经有中国爱好者参加了,但我应该会是重庆第一个。”

剑鱼公开赛强调还原真实战斗,但有保证人身安全的护具和比赛规则。“HEMA剑术不会贸然进攻,出招都比较谨慎。”刘谊用击剑来做比较,“击剑比赛时,即使我被刺中,但只要我先刺中对方,就能得分。这与HEMA剑术的理念完全不同。”

刘谊展示了他的钢剑,长1.3米,重2斤半,“除了没有开刃,和历史上的真实的兵器几乎完全一样。”刘谊介绍到,“以前在电影里看到这种双手剑时,以为很重,其实绝大多数剑都在5斤以内,那种1米7的巨剑,一般也不超过10斤。”

刘谊对明年的比赛充满信心,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上这项运动。“凭手中之剑,像骑士一样正大光明的在战场上击败对手,这样的热血的对决,应该是每个男人都期许的浪漫吧。”

线索征集

镜头是为了讲述,记录是为了真实。人生苦短,唯有温度和深情不可辜负。《讲真》---分享我们在重庆的都市生活。线索征集:2091539391@qq.com,一经采用,必有重酬。

镜头是为了讲述,记录是为了真实。人生苦短,唯有温度和深情不可辜负。《讲真》---分享我们在重庆的都市生活。线索征集:2091539391@qq.com,一经采用,必有重酬。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