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8%的人有网瘾 治疗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IT大视界腾讯科技2019-02-06 08:32

据外媒报道,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瘾也如噩梦般缠上了人们。在美国,现在有8%的人患上了网瘾。而治疗网瘾的项目和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当丹尼-里根(Danny Reagan)13岁时,他开始表现出医生常说的与吸毒成瘾有关的迹象。他变得焦躁不安,行事隐秘,疏远朋友。他放弃了棒球和童子军项目,也不再做家庭作业和洗澡。

美国8%的人有网瘾 治疗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但他没有吸毒。他迷上了YouTube视频网站和电子游戏,到了什么也做不了的地步。正如医生们所证实的那样,他对电子产品上瘾了。

现年16岁的丹尼是辛辛那提一所高中的一名学生。他说:“当我拿到游戏机后,我就有点爱上它了。我喜欢把一切都关在外面,让自己彻底放松。”

丹尼不同于典型的美国青少年。精神科医生说,网络成瘾的特点是对网络使用失去控制并忽视其后果。网瘾影响了高达8%的美国人,并在世界各地变得越来越普遍。

“我们都有点上瘾。我认为这在我们的行为中是显而易见的。”自1995年成立网络成瘾中心以来一直领导这一研究领域的精神病学家金伯利-杨(Kimberly Young)说,“由于人们的健康受到了网瘾的影响,这显然成为了一个公共卫生医疗问题。”

像金伯利这样的精神科医生研究网络强迫症已有数十年,现在他们看到了更多新的病例。这也促使了很多新的治疗项目和机构纷纷在美国涌现。佛罗里达州、新罕布夏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其他州的精神健康中心在它们的服务范围内增加了住院网络成瘾治疗服务。

一些怀疑者认为网络成瘾是一种虚假的疾病,这是由拒绝放下智能手机的青少年捏造的。而丹尼的父母说,他们很难向亲朋好友解释这一点。

安东尼-比恩(Anthony Bean)是一位心理学家,也是电子游戏上瘾治疗临床指南的起草者。他说,过度使用游戏和互联网可能意味着其他精神疾病,但不应被贴上“独立疾病”的标签。

他说:“这有点像是在对一种行为进行病理性分析,却没有真正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Reboot网瘾治疗项目

起初,丹尼的父母带他去看医生,让他签协约,承诺限制自己上网,但没有什么效果。后来,他们在辛辛那提以南约22英里(35公里)的俄亥俄州梅森发现了一个开拓性的居住治疗中心。

林德纳希望中心的Reboot项目为11至17岁的青少年提供住院治疗。这些人和丹尼一样,对网络游戏、赌博、社交媒体、色情和性短信等上瘾。上瘾的原因往往是为了摆脱抑郁和焦虑等精神疾病症状。

丹尼在5岁时被诊断出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6岁时被诊断为焦虑症。医生说,为了应对这些疾病,丹尼形成了网瘾。

Reboot患者在郊区的一家治疗中心接受为期28天的治疗。该治疗中心配备了16间卧室、教室、一个健身房和一个餐厅。他们接受诊断测试、心理治疗,并学会适度地使用互联网。

成瘾服务的临床主管克里斯-图尔(Chris Tuell)在去年12月看到了几个案例,包括丹尼的案例,之后他启动了Reboot项目。在丹尼的案例中,年轻人使用互联网而不是药物和酒精来“自我治疗”。

图尔说,虽然互联网并不是一种官方承认的致瘾物质,但它同样通过释放能让人感到快乐的化学物质来劫持大脑的奖励系统,而且人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可以接触到互联网。

“大脑真的不关心它是什么,不管我是把它倒进我的喉咙,还是放进我的鼻子,或者用眼睛看,或者用我的手触摸。” 图尔说,“大脑中有很多相同的神经化学物质在发挥作用。”

图尔说,尽管如此,从网络成瘾中恢复是不同于其他上瘾的,因为它不存在“清醒阶段”。在学校、家庭和工作场所,互联网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和必不可少的工具。

“它总是在那里。”丹尼说着拿出了他的智能手机,“我感觉到它在我的口袋里。但我现在更擅长忽略它。”

这真的是疾病吗

医学专家已经开始更加认真地对待网络成瘾。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精神病学协会都不承认网络成瘾是一种疾病。然而,在中国和韩国经过多年研究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去年承认了更具体的“游戏障碍”,在这些国家,医生称其为公共卫生医疗危机。

一些网络游戏开发商和游戏机制造商建议玩家不要过度沉迷。YouTube网站创建了一个时间监控工具,这是其母公司谷歌(Google)“数字福利”计划的一部分。该工具旨在鼓励用户离开屏幕进行休息。

世卫组织发言人塔里克-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表示,网络成瘾是“深入研究”的主题,也可能是未来疾病分类的一个类别。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将游戏障碍列为“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疾病”。

“不管是否被列为一种疾病,人们都会遇到这些问题。”图尔说。

图尔回忆起一个患者,他的网瘾非常严重,以至于他宁可把屎拉在裤子里,也不愿离开他的电子设备去上厕所。

图尔说,对网络成瘾的研究可能很快就会得出符合医学分类标准的实证结果,因为心理学家已经发现,有证据表明,对玩游戏和使用互联网上瘾的青少年,他们的大脑已经变得适应了。

丹尼说:“这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真正的紊乱和疾病。有人拿这件事开玩笑,说它不够严重,不能被正式定为是一种疾病。这让我个人很受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