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开店一人忙得不可开交 埋怨对方当甩手掌柜

重庆晚报龙玉玲2019-01-11 07:47

“原本说好一起创业,没想到才刚刚起步,合伙人却变甩手掌柜。”25岁的罗勇觉得很难接受,“这哪里是共同创业,完全像是我在给他打工。”昨日,罗勇对记者吐槽说。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龙玉玲

一个忙办货另一个只是玩

据了解,去年8月,25岁的罗勇和朋友王军合伙开设了一家名叫“新鲜生活”的淘宝店,主要卖男士运动鞋和服饰。

一开始,两人各自投资5000元,主要用于去广州办货。

没想到第一次广州之行,差点把罗勇累死。

第一天早上8时,罗勇起床,原本计划洗漱吃完早餐,就拉着王军去市场看各种款式。没想到他收拾好了,王军还在床上睡懒觉,完全没有起床的意思。好不容易拖着王军起了床,到市场已经10时半。发现了合适款式,问价、试穿等事都是罗勇在做,王军就在旁边玩手机。

随后几天,罗勇又跟一些厂家约好去工厂看货,为了不耽误时间,干脆一个人前往。王军就在宾馆睡,醒了就到附近网吧打游戏,根本不关心生意上的事。

罗勇女友小雯告诉记者,这事男友在电话里跟她吐槽过,当时她劝男友不要太计较。

一个忙打理另一个玩失踪

开店之后,淘宝账号主要由罗勇负责。考虑到刚开业,没有多少人气,罗勇和王军都没辞去原来的工作。

每天,罗勇一边上班一边当客服,打理淘宝店,配送也几乎是他负责从仓库拿给快递。有一次周末加班,实在忙不过来,想让王军在库房等快递上门取货。没想到,他通过微信给王军说了,对方一直没回复,电话也不接,整个人就玩起了失踪。

无奈,第二次罗勇才把货交给快递,因为发货太晚,被买家给了差评。

对于为啥失踪,王军也没任何解释。

罗勇告诉记者,网店刚开业,生意并不好,他想方设法揽客,店里的鞋子、服饰都是他自己拍摄、修图搞出来。跟厂商联系,也是他负责。

他让王军想想办法,比如通过一些APP发布一些图片,宣传一下店铺。王军口头上答应得好好的,但是一周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事情总是不了了之。

一个想散伙另一个不愿意

罗勇说,王军一副事不关己样子,让他觉得实在难以跟他一起创业。他多次找王军谈,希望对方纠正态度,可是王军嘴上答应得很好,实际上还是什么都不做。

现在,小店一个月能赚到五六千元,利润两个人对半分。罗勇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事都是我在做,他当甩手掌柜,凭啥还要拿一样多的钱?”

去年12月,罗勇曾经跟王军提过一次,一次性给对方1万元,作为一同创业的补偿,小店归罗勇一个人所有。这个提议被王军拒绝,要罗勇给3万元才同意放弃。这件事,又让罗勇难以接受。

昔日好朋友闹得不开心

罗勇告诉记者,王军是他的高中同学,两人此前一起在八中念书,关系非常好。之前,得知罗勇租房缺钱,王军欠条都没打就借了他6000多元,还跟他说:“什么时候还都可以。”这些事,让罗勇觉得对方人品很好。有了合伙创业的想法,他也第一个想到王军这个好兄弟。

昨日,记者联系了王军。他告诉记者,之所以不愿意放弃小店,是因为开店最初一批货源是通过他的关系找朋友拿到手的。直到现在,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小店拿的货价格更优惠一些。存放货物的仓库,也是他托人找的,租金也非常优惠。罗勇说他完全没有付出,他不认可这种说法。小店生意有了起色,罗勇就把功劳全部归结在自己身上,让他觉得很生气。“我要3万元,他如果不给这笔钱,我是不会放弃店铺的。”王军说。

与其指责不如多些体谅

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周小燕认为,罗勇说他负责网店日常打理,而按照王军的说法,店铺经营渠道主要由王军联系,两人属于分工合作。为啥双方产生如此大矛盾,关键在于没有看到对方付出,缺乏体谅和相互理解。

周小燕表示,罗勇觉得脏活累活都是自己在干,王军是甩手掌柜。王军则认为自己四处找关系打开渠道,生意有了起色,罗勇就想过河拆桥。两人都在否定对方的付出。共同创业的合伙人,不仅需要互补,更需要相互理解体谅。与其互相指责,不如彼此多多沟通,多看看对方付出,才能长久合作下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