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裕民教授:癌症转移 远未到“绝境”!

大渝健康腾讯大渝网2019-01-03 15:37

何裕民教授诊治的肿瘤患者中,很大一部分是转移了的晚期患者。这些患者通常经过了西医手术、化放疗等的常规治疗,又见转移,故经常有心灰意冷的感觉,每有放弃之“情结”,但事实上远未糟糕到这一步。何裕民教授诊治的大量转移癌患者依然健在,甚或康复、基本痊愈的事实,足以说明并非已是绝境。也许再努力一步就会“柳暗花明”,关键常常是需要全新的治疗对策和患者本人及家属的积极合理配合。

何裕民教授:癌症转移 远未到“绝境”!

郑某是入菲律宾籍的华裔,在菲也算是显赫之族,并在香港有较大产业;特嗜好酒,杯中之物爱不释手,后半生定居香港发展。1995年其72岁时,被查出患肠癌,行手术后,不久转移到肝。在香港、美国用尽了“电烤(放疗)”、“化疗”等,肿瘤未见缩小,人已被折腾得大肉尽脱,骨瘦如柴,老头子已绝望了。其子女求治心切,于1996年底来上海中医药大学找何裕民教授,先行探询。由于长期海外生活,他们对中医也不了解,只因已走投无路。何裕民教授也很感棘手,一不见人,二听此描述,绝对是恶病质,且又对中医有点怀疑,好在求生心切,又是老人,据自己经验,这些老年患者换个治疗思路,不用化、放疗之攻伐手法,至少可以提高生存质量,延长寿命,或许还能创造奇迹。

鉴于病患虚弱之极,已无法(也不愿)服汤药,因此,何裕民教授建议其子女令其父先服用以真菌萃取的零毒抑癌制剂,先从中剂量试起,适应后逐渐加大剂量,直到每日16克(每日32粒);同时,以水泛丸的方式,给其父专制了一料补益肠胃、扶助正气之“丸药”,配合零毒抑瘤制剂,希2~3个月后能稍有起色。果真,过年后不久,子女便携老人专程来此。此时,服药不过2月余,患者体重增加了3.5千克,肝区不适也已消失。经过一番劝说,又加了辨证汤方。又3个月后,复查,肝区肿块基本无变化,但人之元气已复,生活已趋正常;老人也信心大增。9个月后复查,原本6个转移灶中,有4个明显缩小。1年半后(1998年夏)除一个大的病灶从原先的5厘米大小缩至2.2厘米外,其余5个病灶已模糊难辨,老人已活动自如,并特地陪同何裕民教授去了一趟菲律宾。

经中医零毒抑瘤治疗近5年半后,经不住老人的软磨硬缠,何裕民教授同意他每日可以喝50克红酒,家属也管不住他。很快他每日饮酒1瓶,1年半以后的2004年4月老人最终死于饮酒后诱发的心血管意外。肝区病灶却比较稳定,享年81岁,被当地医院视为一个奇迹。

在何裕民教授看来,肿瘤转移,特别是转移到肝脏等重要脏器,的确属于十分棘手的癌症晚期,但并非“绝症”。好生调整,特别是在治疗思路上作出大胆调整,更多地依赖中医药方法,尤其是零毒抑瘤方法,再加上注重生活方式调整等,常能创造出奇迹。类似郑老先生的情况何裕民教授追踪的患者中不下近百例。至于郑老先生的死,何裕民教授还是认为有点冤。这老头倔,身体基本康复后,特感苦闷,原先可能从事经营,每日都很充实,且又嗜酒,故子女后来也十分后悔,当初没能坚持戒酒。不管怎么说,他借助中医药零毒抑瘤之法,“绝地逢生”,又快乐地度过了7年多,耄耋而逝,也算是种圆满吧!

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裕民教授亲临渝北区盛世银座源盛堂中医馆与您相约。

坐诊时间:1月20-22日,预约电话:023-63788292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