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父子”的教育难题 父母不懂教育VS儿子拒绝驯服

2015版本成都商报2018-11-28 15:52

在小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表扬过他,母亲总是抱怨他不听话,性格孤僻。

叫声“父亲”太沉重:先有强迫自己“碰瓷”,后有出狱后的挨打……

11月23日,星期五,远在浙江台州临海的四川宜宾少年小金,度过了今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在50×8男女混合接力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同学们欢呼着,用手机记录下小金最后一棒风驰电掣般冲过终点的瞬间。

自从10月28日晚与父母发生冲突离家,到11月18日返回学校并在外租房独居,小金已近一个月没见过父亲。

他也不打算将这个喜悦与父亲分享。对他而言,叫声“父亲”太沉重:先有强迫他“碰瓷”,后有出狱后的挨打……

新闻回放:“碰瓷父子”

2017年10月28日,时年14岁的小金被父母带到宁波市火车站,乘坐三轮车时故意摔落车下“碰瓷”,被受害人识破致案发。警方调查发现,小金多次被逼迫碰瓷讹钱。其父罗某勇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其母刘某芬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轰出家门

父亲出狱第二天就挨打 卡住小金脖子按在床上

10月27日,犯诈骗罪入狱服刑一年的小金父亲罗某勇刑满释放,一家四口久别重逢。在过去的一年里,小金只在开庭时见过父亲的背影,此后母亲多次探监,他都没去。

这次父亲出狱,母亲有意让小金和妹妹小丽一起去接父亲。但小金不愿意,被父亲逼迫“碰瓷”的一幕幕仍历历在目,他不知道“改造”后的父亲,变成了什么样子。

细心的小金留意到,父亲回来后,曾暗中向母亲刘某芬套取“小金向警方交待了什么”。

小金说,父亲“还没有放下”,所以发生了10月28日晚上的事(见本报11月6日报道)。

11月24日,小金再次模拟了当晚被打的情景:父亲卡住他的脖子按在小木床上,身体坐在他的大腿位置。小金想反抗、还手,但双手被站在床边的母亲拉住。“妹妹就在床上睡着,我不知道有没有把她吵醒。”

但罗某勇只承认轻轻打了儿子耳光。“他又在说谎。”小金生气地对记者说,这更增加了他对父亲的不良印象。

小金说,当晚母亲反复唠叨“你翅膀长硬了就滚出去”,父亲躺在床上也在骂“你滚,这个家不欢迎你。”

小金家租住所在的临海市大洋街道前江村,村后就是宽约百米的前江,村外江边有片休闲区域,安装着简易的健身设施。于是他出门去了这个地方。他记得出门时已是晚上9点过,自己只穿着薄薄的短袖衫和单外套,“想过去同学家借宿,但是人家大人都在。”

小金在冰凉的铁桌上耍手机,初冬的江风裹挟着阵阵寒意。实在冷了,小金便绕着村子走路。他乞盼着父母气消了,会在村子里寻找自己。

可是直到第二天天亮,都没有等到父母寻找的脚步声。

拒绝回家

爸爸喝毒药住院洗胃认为是演的“苦肉计”

小金决定不再回家,自己养活自己。他很快从电线杆上找到一份工作:物流公司分捡工,时薪13元。

对于小金被赶出家门一事,罗某勇对记者称是妻子刘某芬一直轰儿子出门,儿子才“跑了”。刘某芬解释,喊小金滚出去只是一时的气话,希望他感受到父母生活不容易。

刘某芬说她曾给小金发过短信,但小金没回。她也向小金的班主任肖本龙求助。有着11年教龄的肖本龙不知道小金和母亲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必须关心自己的学生。他起初打电话,小金同样没接。又给他发短信,小金下班后回信息说自己在工厂打工,人很安全。

离家出走的第三天,小金收到妈妈发来的爸爸住院彩信。妈妈告诉小金,他离家出走后,爸爸喝了(毒)药,在医院洗胃。但他选择无视。“家里的药酒我喝过,不会中毒。”小金说父亲演过“苦肉计”:用绳子把脚捆住出现淤血,博取母亲同情。

最后小金做了决定:11月18日返校上课。17日,他领到1400元工资。回到前江村,花140元租了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子。回到前江村时,父亲罗某勇却返回了老家。前两年,罗某勇在当地银行贷款4万元搞工程,如今贷款到期没钱还,他需要结转一次。小金如约返回学校上课后,离家打工期间耽误的课程,肖本龙圈重点进行了补习。

赔钱之祸

母亲两次为小金“赔钱”上万 竟是父亲杜撰故事骗钱?

小金在四川宜宾复龙镇老家待到7岁,才被父母接到浙江。老家的乡邻们记得,小金从小跟着爷爷赶场,爷爷喜欢在街头茶馆喝茶打牌,小金就偎在爷爷身边。打牌赢了,爷爷就抽两三元零钱给孙子买零食吃。

但在妈妈刘某芬眼里,小金自打来了浙江,就不断给家里惹祸,为此赔了不少钱。她认定小金有小偷小摸的坏毛病,并分析是在乡下时,爷爷奶奶溺爱造成的。对于几件涉及金额上万元的“赔钱”事件,刘某芬至今仍耿耿于怀,无论在老师、记者还是小金面前反复唠叨。

“读小学时伙起几个同学,看到别人搬家,东西放在公路上,他和同学就把人家包拿走了。人家找到学校,一眼就把他认出来,就喊我们赔钱。”刘某芬告诉记者,那次赔了一万多块钱。当时让小金指认其他同学,但小金没指认任何人。“他讲‘义气’,我们赔钱。说起我就气得很。”刘某芬说。

谈及此事,小金嘲笑说:“喊我指认同学,我指认哪个嘛?这个故事根本就是我爸杜撰出来的。我妈也不调查,就把钱给他(父亲)了。”小金告诉记者,父亲编这个故事从妈妈那里拿了一万多元,自己则挨了妈妈的打骂。

小金和妹妹都清楚地记得另一起“赔钱祸”。刘某芬告诉记者的版本是:小金和妹妹去老乡家玩耍,偷了房东的牛奶和5块钱。房东说家里一万多元现金不见了,找上门来,家里又给小金赔了一万多元。

而小金回忆:大约两年多前,他和妹妹去村里租住的一位宜宾同乡家玩,在过道上看到一箱牛奶。“妹妹说想喝牛奶,我们就一人拿了一瓶,没给房东说。确实也顺便把人家5元钱拿走了。”小金说,事后房主碰到他们父子三人,就跟父亲说了此事,“他只是希望父亲教育我们一下,并没有要求赔钱。”但父亲回家给母亲讲的版本就变了,“房主说他家一万多元现金不见了,我们要赔给他。”

如今,房东一家仍住在顶楼,房东家一位大姐告诉记者:家里的牛奶都随便放的,谁拿个牛奶喝也没多大关系。“有零钱被偷过,但没发生一万多块钱被偷的事,也没找人赔过。”

真假谎言

父亲称自己是“孝子慈父” 遭到小金和奶奶反驳

直到现在,罗某勇仍不相信小金被赶出门的当晚,在河边枯坐了一夜。“怎么可能,那么冷的天?”罗某勇认为是小金编造的谎话。

11月19日下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受小金委托,前往宜宾复龙镇乡下看望他奶奶。到了小金家记者被其伯伯和奶奶告知,罗某勇回来了。小金也提到父亲回家时谈论的监狱生活,“多得意的。”

罗勇某极力表示自己对父母孝顺,对子女很爱护,“我在外面再困难,都没有断过给母亲的零花钱。给儿子每周10~15元零花钱,女儿每天2元钱。”却遭到小金反驳,“他从来没给过我零花钱,早饭我都不吃。”罗某勇的母亲也告诉记者:“他们(儿子儿媳)都没得钱,我不喊他们拿钱,我自己有钱。”

倔强的孩子 倔强地生长

接力赛夺得第一名 还要打工挣零花钱

记者注意到一个奇怪现象,无论是去年在宁波福明派出所采访罗某勇、刘某芬,还是后来的电话联系、见面采访,夫妻俩总是一味指责小金身上的缺点,从来没有哪怕一次提过他的优点。

记者曾专门提出这个问题:“罗某勇你直接回答我,你儿子从小到大,你表扬过他没有?有多少次?”罗某勇刚开始一愣,马上说肯定是表扬过的,起码50次。然而小金回忆,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表扬过他。

而母亲总是抱怨小金不听话,性格孤僻无法沟通。但肖本龙则认为小金是个很普通的孩子,很安静但并不孤僻。“我也批评他,他是接受的,并不反感,而且很尊重我。”肖本龙告诉记者,他也注意到小金妈妈总是抱怨、指责,说话唠叨,翻来覆去算陈年旧账。

肖本龙更多时候是鼓励小金,比如他的长项是跑步,运动会前小金离家出走,肖本龙帮他报名长跑、接力。小金很开心,表示一定回来参加运动会。

小金的内心渴望被表扬,当记者问他运动会参加了什么项目时,他开心地说跳高拿第二名,800米长跑拿了第四名。而在50×8接力赛时,身高1.70米的小金被肖老师安排跑最后一棒,也是成败最关键的一棒。小金果然不负重望,以最快速度第一个冲破终点,为班级争得了荣誉。

小金说自己确实不愿和父母交流,“我说的他们不相信,总是怀疑。比如他们轰我出门时,喊我交出手机,我就说这手机是你给我的,现在又要我还,好比是把‘吐出去的口水舔回来’。这个比喻他们不懂,就给我添了一条‘我让我妈舔口水’的罪状。”

父亲出狱回家,小金反而离家出走的消息,经成都商报率先报道后,引起了宜宾热心市民刘先生的关注和同情,决定资助小金。经过沟通,刘先生打算资助小金到至少高中毕业走进社会。

“他生活、学习的必要开支,我都可以帮助他。”小金返校第二天,刘先生就通过微信给他转了1000元“备用金”。刘先生称,他不会把资助资金交给小金父母。

同时,当年承办“碰瓷”案的宁波市鄞州区公安分局福明派出所的民警们,也会继续资助小金读书。而小金和妹妹所在的学校,已经免除了兄妹俩的全部学费,他们只需承担每年几百元的生活费、保险费等。小金也称,自己会利用假期打工挣点零花钱。

“今年,上面来了困难补助,每个班级两名学生,我给小金报了名。”肖本龙告诉记者,通过审核后,小金能拿到500元钱。他非常赞成小金假期打工,“这么大的孩子没事做容易走偏。”

法律专家张承凤:

夫妻关系存在问题 孩子“出问题”就在情理之中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研究会会员张承凤律师表示,小金的遭遇涉及留守儿童、家庭教育、夫妻关系、监护权、儿童性心理及社会救助帮扶等诸多问题。

张承凤认为,留守儿童问题是中国改革开放、城市化进程中遇到的一个问题。留守孩子的家庭教育是比较缺失的;同时,由于长期和父母分离,缺乏陪伴和具体关爱,孩子和父母之间也会产生隔膜,等到在一起生活时,双方难免发生冲突。小金后来和母亲的沟通问题,就和这段分离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不熟悉彼此的沟通语言和方式。

家庭教育。原生家庭父母的教育会对孩子产生深远的影响,但遗憾的是,过去的岁月里,大量农村家庭忙于生存,根本谈不上家庭教育。此外,一些父母几乎也没有太多的能力给到儿女教育。正如小金的妈妈,她很勤劳,但基本给不到儿女太多正面的教育,比如调查清楚问题,多给孩子鼓励、欣赏等。

夫妻关系。只有夫妻关系良好,其他问题才容易理顺。小金的母亲对丈夫忍让,甚至是害怕。孩子一次又一次的申辩,她都没有去考证;丈夫一年不在家时,孩子没“惹祸”,问题出在何处?从丈夫被关押的一年来看,家庭经济开销是没有太多依赖丈夫的,因此,她更多可能是一种心理依赖,或者害怕。由此看来,这对夫妻之间是存在问题的,家庭的基石也就有问题,孩子的教育出现问题就在情理之中。

张承凤认为,小金身上发生的事具有普遍性,希望这个案例能够得到大家的关注和重视。“希望大家花一点时间、精力或者金钱,力所能及地去帮助这些留守儿童、困难家庭和问题家庭。社会的安定和富足,是需要所有的人都享受到同样的阳光。”

教育专家熊丙奇:

农村家庭在孩子教育问题上 存在比较大的缺失

上海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专家熊丙奇认为,小金的遭遇反映出现在整体的农村家庭,在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存在比较大的缺失。

熊丙奇说,专业机构对父母的引导、教育不够,导致大量来自农村的父母不知道怎么样对待孩子,不知道该如何进行家庭教育,不知道怎样跟孩子有效沟通,不知道如何引导孩子健康成长。以小金为例,他很少得到父母赞扬,得到的一直是父母的责骂。反映出父母在对孩子的教育和引导过程中,缺乏正确的理念和方法,需要加强对家庭教育的指导。

“学校应该设立‘家长学校’,社区要发挥教育家长的作用。”熊丙奇认为,应该建立一种长效的机制,有专门的组织就家长对孩子的教育进行引导,城市社区应该对进城务工人员进行培训,教他们如何处理好跟留守孩子们的关系。“如何处理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关注孩子身心健康,应该有相应的、具体的、可操作的指导办法。”

“所谓的家庭教育,还包括父母的以身作则,用行动引导孩子良性发展。”熊丙奇说,小金的父母非但没有给孩子树立好榜样,反而逼迫孩子违法犯罪,起到了非常负面的引导作用。“当父母不能正确履行监护职责的时候,或者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时候,应该剥夺父母的监护人资格。”熊丙奇认为,当地法院判决剥夺小金父亲的监护人资格,是非常及时、合法的,其继续殴打孩子就不是教育行为,而是犯罪行为。

熊丙奇在长期的教育研究中发现,我国很多未成年人,处在很不好的家庭环境中,尤其以农村家庭最为严重。“父母文化不高,没有能力对孩子进行家庭教育,甚至动辄家暴、责罚。父母的粗暴行为严重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熊丙奇呼吁,全社会都应该重视家庭教育,反对家庭暴力,为孩子们创造安全、健康的成长环境。(文中小金、小丽系化名)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成都商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