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要向中国收费?可能性极小

10月29日,安卓系统正式向欧盟区域收取授权费。有媒体认为这只是开始,安卓将来还有可能面向中国收费。

由于免费和开源,安卓长期受到设备制造商追捧。华为余承东曾经表示,安卓是最优秀的移动系统,如果不出意外,华为将一直使用安卓。其实除了苹果以外,世界上的其他智能手机几乎都是安卓手机。

安卓要向中国收费?可能性极小

今年7月,欧盟发现安卓强迫手机厂商预装Google的“全家桶”软件,之后以反垄断的名义,开出43.4亿欧元的天价罚单,同时只给Google 90天时间调整,如果没在期限内达标,Google每年要支付5%的全球营业额。

欧盟一纸罚单点燃了导火索。10月20日,Google宣布在欧盟出售的安卓设备,如果只安装GMS而不安装Google浏览器和搜索的话将收取授权费,每部手机最高收费40美元。

GMS是安卓基础操作系统之外的Google服务,这其实是安卓对欧盟政策不满采取的报复行为。

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系统中,安卓和iOS系统占据99.9%的市场份额,其中安卓全球份额86%,从用户数量上是当之无愧的全球霸主。

安卓在中国市场也独领风骚。坎塔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安卓系统在国内市场份额为77%。如果安卓全面收费,将可能带来全球性的影响。

2007年11月,Google同全球84家硬件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和电信营运商一起,组建开放手机联盟,共同研发改良安卓系统。随后Google发布了安卓系统的源代码,这就是安卓开源的由来。

这种开放免费的系统模式,成为硬件制造商的首选,庞大的出货量和用户量,带来了更多软件开发者,系统、软件和硬件之间结成了一个牢固的联盟。安卓很快战胜了塞班和Windows Phone,甚至软硬件一体的iPhone,成为绝对垄断的操作系统。

小米MIUI、华为EMUI、OPPO Color OS以及vivo Funtouch OS等,都是基于安卓开源组件开发的第三方系统。

如果安卓向中国收费,以华米OV为代表的手机厂商,每年都要支付一笔巨额授权费,这笔费用最终也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如果安卓真的收费,以中国2017年安卓手机出货4亿台计算,中国用户要多交160亿美元。

其实中国科技公司早就有摆脱安卓依赖的考虑。2012年任正非表示,华为要做终端操作系统,避免被牵制。

华为6年前开始研发麒麟OS系统,现在已经基本成型,不过麒麟OS仍是一个备选方案,用于预防突如其来的变故,华为手机实际上还在使用安卓系统。

阿里也推出了操作系统YunOS,在移动端表现没有达到最初预期。

研发自主系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又要经过市场验证。安卓从1.1版本到9.0版本,消耗十年时间才逐渐解决卡顿问题。

安卓完全开源,手机设备制造商几乎不用花钱,就能获得极致体验,所以安卓已经形成了一个整体同盟。

另一方面,就算研发出了自主系统,没有推广渠道和软件开发者的支持,还是没有发展空间。

当然,安卓开源并不是Google的什么善心,它们这么做主要是为了维持Google在移动端默认搜索的地位,同时保证Google的安卓移动套件能批量化落地。

而且安卓也不是不挣钱,安卓官方的Google Play是一个默认的应用分发平台,仅在2018年上半年,全球用户就下载了360亿个应用,用户支付118亿美元。

安卓向欧盟收费,其实并不是对整个操作系统,只是针对GM SGoogle服务,而且是没有安装Google“全家桶”的那一部分手机。它的目的是为了对冲欧盟的制裁,变相鼓励硬件制造商增加软件安装,并不是为了收费。

这件事最多会提高国产手机在欧盟市场的销售成本,但也有折中的办法。

所以,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市场收费可能性极小,对国内市场没有影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knoxy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