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战争:东方游牧民族的“粮食观”

行业动态东方头条2018-10-15 09:38

由于游牧的产出无法长时间保存,一些游牧民族也开始尝试农耕的生产方式,甚至接受中原文化。

舌尖上的战争:东方游牧民族的“粮食观”

八王之乱后,西晋在流民和少数民族武装的双重打击下土崩瓦解,司马邺(yè)流亡政府奔逃到关中长安一带。当时司马邺政府统治下的关中汉族居民已经死伤大半,真正为长安供给粮食的是南迁的北方少数民族居民,尤其是仇池地区的氐(dī)人。进入农耕地区的南迁部落实际上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生产方式。

山西北部的匈奴部落也将种田视作自己的主业之一,当地的文化因此发生了改变。他们的首领刘渊受汉文化的影响非常大,因其具备较高的文化修养,和太原王家的关系也较密切,儿子刘聪更是各种洛阳上流社会“沙龙”里的常客。

刘渊家族建立的政权最初的名字叫“汉”,刘渊甚至还和刘禅攀关系,非要追认刘禅为先帝。政权建立后不久,刘渊就去世了。他的儿子刘聪登基后,继续对西晋用兵。当时为刘聪征讨关中的统帅,就是刘渊的侄子刘曜(yào)。

刘曜个人武力非凡,但在指挥能力上有所欠缺,难以做到逢战必捷,征讨关中的过程并不顺利。好在刘曜机智,他发现实际上是南迁部落的居民在维持长安的供给,于是改变了战略,转而先进攻关中的胡人聚集区,再进攻长安。这个战略很奏效,长安城严重依赖胡人上缴的粮食。很快,没有了粮食的长安城陷入了严重的饥荒,刘曜顺利攻下了长安城。

在北方少数民族南迁的十六国时代,各个政权并不是严格按照民族成分划分的单一民族政权。羌人中一样有前秦苻(fú)家的忠臣,氐人中也有效忠于姚家几十年的“粉丝”。各个军事集团本来就是因为各种关系聚合在一起的,地缘性因素超过了民族性因素。能够在一起种地吃粮的枋(fāng)头①集团就是前秦的统治核心,半农半牧、食用牛羊肉的滠(shè)头②集团则是后秦统治集团的核心,在这之上形成的文化差异让双方统治集团的成员超出了民族认同。前秦的统治核心中也有南安羌人雷氏家族,后秦姚氏集团中的天水尹氏家族也是地道的氐族出身。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