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二度出轨,面对后妈的哭诉,我该怎么办?

大渝网新闻中心都市热报郝树静2018-10-11 14:34

爸爸二度出轨,面对后妈的哭诉,我该怎么办?

方桥不知道该不该规劝爸爸

父母离婚后,作为女儿,方桥(化名)真心希望他们能各自找到自己的幸福。去年,爸爸再婚了,结婚对象是爸爸经由同事介绍认识的阿姨。可是现在,爸爸的第二段婚姻又变得岌岌可危。上个月,后妈向自己和家里其他亲戚哭诉,说爸爸的“老毛病”又犯了,不知道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这让方桥吃了一惊……

长大后她才得知

童年时父母离婚是因为父亲出轨

今天,在杨家坪一家咖啡店,方桥搅动着眼前的咖啡,若有所思。据她介绍,自己在附近一家银行工作,而在自己 8 岁那年,父母便协议离婚了。

“那个时候,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什么离婚,只记得我和妈妈一起搬走了。长大后才有亲戚告诉我,父母离婚是因为我 6 岁的时候爸爸出轨了。”尽管当时是爸爸的过错,但方桥觉得,谁对谁错都已经时过境迁,如今再提起,也没有什么意义。

“父母离婚之后,我就一直和妈妈一起生活,偶尔会去爸爸那里探望。”虽然和爸爸见面不多,但是方桥说,自己跟爸爸的感情还是不错的,逢年过节,爸爸都会给自己打电话发信息,邀请自己去玩。也正因如此,对父母离婚的往事,方桥也没过多放在心上。“他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我觉得,以前的事情,过了就过了,过好现在最重要。”

后妈向自己哭诉

爸爸二度出轨

在方桥 24 岁那年,爸爸又结婚了,据说,方桥的后妈是爸爸同事介绍的同龄人,比爸爸小 3 岁,现 50 岁,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爸爸再婚,方桥是事后才得知的,不过她还是为爸爸感到高兴:“爸爸和妈妈离婚那么多年了,看到他们各自生活得很好,我也开心。”

爸爸再婚后,逢年过节,方桥还是会前往爸爸位于石桥铺的家中探望,与爸爸聊一些自己的工作近况。但是,从今年春节开始,她发现爸爸有些不对劲。

春节的时候,方桥像往年一样来到爸爸家中,爸爸说,自己的微信出了点问题,让方桥帮自己调试手机。调试之后,方桥无意中看到爸爸的微信上显示有不少未读信息,都是陌生女人发来的,方桥随意点开一个,一个名为“廊桥遗梦”的女网友写到:“快点带我走吧,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一起去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快快乐乐过我们的日子。”

“看到这条信息,我当时惊呆了,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发这样的信息呢?一定是我爸爸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件事情,方桥觉得不便与其他人提起,但她没想到,她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前不久的国庆假期,她和爸爸一家人去伯父家做客,期间,爸爸和伯父去超市购物,伯母、堂姐、方桥及其后妈一起在客厅聊天,没想到,说着说着,后妈突然哭了起来。她们询问后才得知,原来,后妈通过爸爸手机上的微信聊天记录,和在爸爸随身包里找到的酒店用品,发现方桥爸爸出轨了。

面对父亲的个人道德问题

我该不该劝他回归家庭

那天,后妈哭得很是伤心,堂姐和伯母在一旁也不住地安慰。后来,爸爸回来了,后妈止住了哭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方桥的心里却越想越不是滋味。

“以前爸爸和妈妈离婚,就是因为他出轨,现在,他又出轨,伤害另外一个无辜的女人。”说到这里,方桥忍不住生气地皱起了眉头,爸爸平时对她很好,但是现在,她觉得爸爸完全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这让她异常愤怒。

记者在方桥和父亲的微信聊天记录中看到,两天前,方桥跟父亲提起后妈在伯父家哭的事情,还问爸爸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后妈的事,爸爸只回了一句:“没有的事,你不要想太多。”就没有再回复。

记者向方桥的堂姐方小姐求证,方小姐称确有此事,自己和妈妈都知道。“幺爹(方桥父亲)平时做生意,性格比较活泼,身边有很多异性朋友。”方小姐还说,其实方桥爸爸和方桥妈妈离婚之后,交往过不少对象,“不过没有想到,这次都结婚了还这样……”

“我现在最纠结的就是,我到底要不要找我爸深入谈一次。”方桥说,自己不想看到爸爸对家庭不负责任,让这段得来不易的婚姻再次夭折,但是又觉得,作为女儿,自己好像没有资格去指责爸爸,“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子女如何应对父母道德问题?

专家:最好请其他长辈出面

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周小燕称,父亲的出轨,曾经给方桥母亲带来痛苦,这一次又给继母带来痛苦,作为女儿,她感受到了家庭的破裂的痛苦,不想因为父亲出轨成性再次危害家庭。

这件事,根本原因还是父亲本性难移,不尊重婚姻,没有婚姻道德感。其实,父亲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妻子带来的痛苦,但是自己无法改变,而且女儿就算想改变父亲,效果也是微乎其微,说不定还会换来父亲对女儿的不满。如果方桥想劝说父亲,不如让其他更有影响力的长辈去和父亲谈心,或者自己以书信等委婉的方式与父亲谈心,不要太过生硬地和父亲交流,以免影响父女之间的感情。同时,方桥的父亲也应该警醒,人不可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家庭的痛苦之上,否则日后一定会受到生活的惩罚。

都市热报 记者 郝树静

(受访者供图)

原创内容,转载需授权

编 辑:王抒寒

总值班:周 圆

-END-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