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社交 算法分配女朋友到底靠不靠谱?

隐藏头像式陌生人社交不看人,只看内容。内容直接体现“三观”和需求。

白天,蒋哲涵给人的感觉很阳光,毕竟他拥有1米7的身高和健硕的身材;夜里,他的内心偶尔很孤独,特别是在一次醉酒后,空虚袭来。

“你什么都别说,听我说,可以吗?”他打开一个叫soul的社交软件,在上面匹配到了一个女生。他不知道那个女生是谁,他也不在乎那个女生的身份。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只要她能够把蒋哲涵的内心独白听完就好。

陌生人社交 算法分配女朋友到底靠不靠谱?

他一边憧憬接下来的自我倾诉和宣泄,一边害怕被那个女生拒绝。

“你说吧。”那个女生的声音传到他耳里。

蒋哲涵告诉那个女生,他18岁,刚刚结束一段恋情。他很喜欢、很思念前女友,分手后,他对爱情有了更深的理解……那个女生年龄比他大,蒋哲涵一边诉说内心的青春情愫,她一边插话开导他。

整个对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借着酒气说的那些话,平时我哪敢啊”。而他忽略了一点,那次对话在一个陌生环境,对象是陌生女孩,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对女孩抱有一种天然的信任感,哪怕是为了满足某种社交幻想。

他们的整个对话都发生在soul上面,与他们有类似经历的人成千上万。第一次登录soul,蒋哲涵无需填写任何资料,回答几个问题做人格测试就好。进入软件主页,会有一个滚动“球体”出现在你的眼前,“球体”由每一个人的名字组成,保有科幻感。

soul有星球、广场、发布、信息和自己五个功能版块soul有星球、广场、发布、信息和自己五个功能版块

soul有星球、广场、发布、信息和自己五个功能版块,“广场”功能类似微博,整体而言,soul要更加小清新。

蒋哲涵身上有一个标签叫“00后”,企鹅智酷的数据显示,我国有1.6亿“00后”和“05后”,目前处于小学阶段的人约有6575万,初中阶段4442万,高中/中专3967万,离校进入社会4776万。

这一代人大多生长在阶层流动性降低、物质生活优越、独享父母疼爱、课业负担更重、移动互联网和内容大爆发的年代。

企鹅智酷的数据还显示,“05后”使用家长手机得到了七成以上家长的同意,每天有3个小时以上的自由时间。这意味着,他能拥有足够的渠道和时间接触互联网。

他们很早就开始探索自我认知了。《腾讯00后研究报告》有数据显示,66%的“00后”表示“有很多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移动互联网让这一代人能高效地接触不同领域的信息,并作出判断;但他们也很孤独,内心情感丰富敏感,习惯在社交平台上表达自己的想法,能在那里找到共同记忆。

2012年诞生的微信是满足不了他们的,一款拥有10亿月活用户的软件不会轻易为某一个群体妥协,任何一个变动都会影响到十多亿人,得不偿失。微信在今年对产品动过手脚,每一次调整都引起不小的波澜,其中有很多反对和埋怨的声音,微信团队最后不得不将部分改动改回原来的模样。

在商业战争里,有一种形式叫“侧翼战”。在这种战斗形式里,攻击方不会直面自己的对手,而是在对手顾不上的领域构筑自己即战力,发动突然袭击,出乎意料,直插要害。在社交领域,soul、一罐等新型社交产品走的就是这条路,他们找了一条非常狭小的赛道——soul讲究陌生人灵魂交流,一罐注重陌生人标签化交流。

这两个狭小的赛道都是QQ和微信里的某一个小功能,被新形势下的创业者赋予了新的生命,也让他们在社交领域分得一杯羹。

soul创始人张璐,2007年从中山大学本科毕业,在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任职,参与数据挖掘和分析,消费者行为研究项目。2009年加入Innext管理咨询公司,任中国区总经理,直接向总部的合伙人汇报。用她的公开介绍来说,“积累了良好的商业嗅觉,价值理解和谈判能力。”

2016年她决定做soul时,互联网审美还以“看脸”为主流。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以脸为必要条件,而用‘图片音乐’进行心灵匹配,给人们更多想象空间和感知能力,给高素质的人群一个交友,同时表达,展示自己的平台。”

而她有另一个最直接的需求:“作为一个白领高知女性,我们发现想要在互联网上找到相对干净,纯净的聊天交友空间,放眼望去,市面上并没有非常合适我们的交友软件。”

她想做一款分分钟找到“对的人”的聊天分享软件。“soul是一种比较私密的社交方式,确保了用户可以没有压力地进行分享、倾诉和沟通。”她在接受《每日商报》采访时称。

“00后”是soul和一罐的主要目标群体,这类人群在未来的5年里,会成为互联网的主要年轻消费者。不过,现在他们还在养成阶段。soul的野心可不只是“00后”,它将目标人群从12岁到50岁,能吃下的一个都不放过。

这类目标人群最应该来承接的社交软件是QQ,因为它拥有更为深厚的低龄化社交土壤。只是,广告越来越多、界面越来越“脏”、功能越来越重的QQ生活得并不好,它正在丧失低龄化社交老大哥的江湖地位。

腾讯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QQ 月活跃账户数达到 8.03 亿,比去年同期下降 5.5%。

从2016年的8.99亿相比,QQ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跌去了差不多1个亿,而且跌出了一条断崖式的曲线,即使有短暂反弹,随后也在继续下跌。

当然,这并不会影响QQ在实际生活中的使用,比如家长必须要在QQ群里帮助孩子做家庭作业。但QQ遗失的那部分人,正在成为别人的“座上宾”。

QQ团队对这群人有过“挽留”,他们打造出了学生职业路径过渡型社交软件TIM,用它来挽留那些刚毕业的用户,但效果甚微。TIM的主要对手不是别人,而是微信。

从QQ、微博、微信推崇的图文时代,到快手、抖音引领的短视频时代,他们都不放过打造社交关系链的念想。从2017年开始,社交的另一个时代来了,不过效果不明显。

2017年,在一次公开演讲里,字节跳动CEO张一鸣说,今日头条即将开启智能社交时代,今日头条确实这么做了,主要阵地是今日头条上的微头条。逻辑是:依靠一个强大的软件给子产品吸引流量,放到具体的产品中来,就是今日头条给微头条导流。

这个逻辑和腾讯做微视一样,用QQ、QQ空间乃至微信给微视导流。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取得十分显著和持久的效果,至少不能撬动原有的市场利益格局。

这并不阻碍智能社交时代的进阶之路,QQ、微博、陌陌、微信等主流社交软件都将人工智能技术引入产品。很大一部分技术应用在了内容分发之外的社交分发上。也就是说,算法给用户分配了男性聊天者或女性聊天者,发展得顺利的话,那就是算法分配男、女朋友了。

这股浪潮没有在巨头主导的产品上大肆体现出来,而是在小而美的社交软件上体现得愈加明显,它们没有提供智能社交功能之外的KPI负担和思想负担,毫无顾虑地往前冲,目标明确。

soul和一罐的诞生就是代表了这样一股新生力量——能把智能社交玩出花儿来的力量——它们背后还有Same、探探、对面、派派等。

soul让外界第一次大范围知晓,是因为9月13日的微博热搜。

那天,有很多用户在微博发问:“soul登不上了怎么办?”

9月14日,soul团队发布公告称:用于用户量激增,服务器压力过载;soul从9月14日到9月21日进行全面的技术升级,暂时停用发布动态和评论动态的功能。

此前,soul在知乎等社交平台大面积投放广告,让不少早期种子用户不开心,他们正在逃离soul。

有数据显示,soul诞生在2016年11月,slogan是“发现心灵契合的陌生人”。在伴侣价值观层面,一直都提倡灵魂伴侣这个概念,陌陌曾用LBS(地理定位)技术尝试实现这一愿望,最后却弄成了技术助力“约炮”,陌生人没有在道德上遭受谴责,陌陌却承受了巨大的道德压力,直到这两年才缓和过来。

soul的目标也是陌生人,它也有“约炮”的风险,不过它的核心技术不是LBS,而是大数据分发。它在标签上做文章,用心理测试、个性化标签试图展现一个人的画像。

我们可以把soul理解成一个中介,它连接了多个陌生人,当你进入soul的时候,它会给你做简单的人物测试,将你的个人信息放置到一个巨大的数据容器里;当另一个人进来时,他也做同样的事情。

一旦你在“星球”启动“机器人匹配”按钮,想寻找某一个三观趣味与你相近的人,soul就会在那个巨大的数据容器里,将你们的标签信息进行匹配,把匹配数值最高者推荐给你。你们可以通过文字交流,也可以通过语音交流。

soul与陌陌、探探之类的陌生人软件不一样,它不要求注册用户使用真实头像和真实姓名。按照soul团队的理解,他们认为头像具有欺骗性,真人和照片人物不一定相同。既然如此,他们直接弄了多个统一的漫画头像供用户选择。名字也如此。

在soul和一罐里面交友,就像是参加一场蒙面舞会,除了既定的外在标签,其他的内在思想,需要靠聊天才能获得。这是社交的第一个阶段——相识,让人与人聊起来,熟络之后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一罐走的陌生人社交路线没有soul那么“花哨”,要呆板得多。静态的界面,蠕动的标签,弱化了个人主页,强化了内容社区,随意打开一个标签,里面都是无头像用户的动态。它更像是一款反个人中心主义的社交产品。

一罐的产品界面一罐的产品界面

一罐的标签要比soul明显,在一个罐子里,装满了各种签,像算命先生的赚钱法宝。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流行着一个叫“求签”的文化,算命大师拥有千百年职业积淀,他们的吃饭工具是竹筒和签,大街上、寺庙里都能见到他们的踪影。你可以把一罐理解为算命大师的那个装满签的罐。

把这个理念放到互联网时代,一罐团队就是将千百年的算命术互联网社交化了。他们在一罐里放置了人们感兴趣的主题,比如丧、吐槽、沙雕、秘密、心愿、找同好、恋爱,每一个标签都契合了互联网主流情绪。

soul和一罐的一大共同点是隐藏用户身份,去中心化,把用户展示在一个更为平等的空间场域中,用“随即ID机制——内容——社区——社交”的逻辑构建用户粘性。

在一罐里,用户的每一次发言和评论,都可以采用最新名字,如果你的表白失败,这套机制相当于是给失败者复活的机会。不看人,只看内容。要知道,内容体现“三观”。

这套机制在职场社交软件“脉脉”上,被运用得炉火纯青,它给发言者提供了适当的安全感,也保证了发言内容的劲爆程度。

正当人们沉溺于那些让人惊喜的信息狂欢时,监管部门在7月25日发了一道命令,让“脉脉”整改了它原来的“匿名”版块,原因是有些用户匿名发布谣言侮辱诽谤他人,侵犯他人名誉、隐私。

整改后,“匿名”版块更名“职言”,很多内容被“脉脉”内容审核部门自行过滤,现在的内容还是职场困惑、职场经验、职场消息、薪资报酬为主,不过劲爆程度要比之前缓和多了。

在“脉脉”浏览匿名发言信息有什么好处呢?一位匿名人士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gnshe),他在“脉脉”上,获知了不少关于他所在公司的内部信息,那些信息对于他的职业规划来说,富有价值。当然,部分公司管理层可不喜欢这样,比如透露工资,这在互联网公司相当于“绝密信息”。

“脉脉”对个人动态的分发也是有一手的。个人动态在算法推荐下,会被推到不同人的主页上。在用户运营方面,“脉脉”也拿到了不少独家信息。

前不久,米果文化副董事长、《奇葩说》辩手马薇薇“分手”上微博热搜,从现在的迹象来看,这一消息不是在微博曝出来的,而是她在“脉脉”上发布了一条动态说:“我总是带着悲伤的心情去恋爱,好像开始就看见了结束。别学我。”经过一轮信息认证传播,才有了微博的狂欢。

查阅她的微博和“脉脉”账号,发现原本生活化的微博成了她的工作动态发布渠道,原本职场化的“脉脉”却成了她分享个人经验和心情的主要平台。哪怕账号内容不是她个人直接发布,也能看得出来,“脉脉”上的人更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脉脉”的职场实名制度,至少减少了很多喷子的出场机会,因为每一个喷子在怼别人时,都不希望自己的身份是公开的,一旦开喷,你不仅要为自己负责,你还要为你所在的公司名誉负责。这套机制给了人们坦诚交流的心理暗示,也造就了人与人沟通交流的职场道德底线。

“脉脉”的核心不是陌生人社交,只是说,它在陌生人社交上开辟了一个新阵地。做职场关系链条才是它的愿景。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陌生人社交被人们丢进了垃圾桶里,直到soul、一罐等团队用很大的精力重拾回来,将算法介入其中。

并不是说算法介入就一定能成功,还要看时机。一向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人们内敛含蓄,害怕在QQ、微信、微博等大众化社交软件上发布个人动态,个人空间被大众化社交软件侵袭,压力无处释放。

不少人会拿饭否、即刻、知乎、豆瓣等软件当做个人日记本来用,每天匿名写写自己的个人感受,吐槽世道不公,庆幸没有人看到那些动态,或者是看到后进行简单评论,成了他们最大的欢愉。那些地方也成了他们的私人自留地。

他不知道的是,除了停运的饭否外,其他社交软件基本都加载了人工智能技术,对内容进行多次叠加开发。平台可不希望一条有价值的内容只有一次生命周期,他们希望那条有价值的内容能被更多人看到。

并且,大多社交软件平台都希望搭建一个强有力的社交体系,只有这样,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内容产生,商业模式才能运行。这在微博内部,被称为用户的个人社交资产。

熟人社交已经成为我们不少人的负担,LBS陌生人社交路线已经被走烂,“算法+灵犀测试”模式会成为这个秋天的惊雷吗?一旦资本对此作出反映,我们会得到一个阶段性的答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knox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