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代购名牌包不料对方患上白血病 5000元尾款难追讨

大渝网新闻中心都市热报2018-08-11 07:59

(原标题:帮人代购名牌包,不料对方患上白血病……这5000元尾款 我难道不该要?)

帮人代购名牌包不料对方患上白血病 5000元尾款难追讨

袁玫买的这款LV包包,由于局部被划伤连3000元都值不了

今年2月初,梁颖把一个在巴黎好不容易买到的LV限量款包,赶在春节前交到熟人袁玫手里。包到了对方手中,还剩5000元尾款没付,不料这时袁玫患上了白血病,将欠款一拖再拖。面对一位白血病患者,同时又是欠债者,梁颖内心非常煎熬……这笔拖欠了半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尾款,让这位经济也出现困难的单亲妈妈左右为难。

这么一道题摆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做?

超开心

代购名牌包补贴家用

梁颖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于是常利用出国机会,帮朋友代购一些商品,补贴家用。

25岁的袁玫是跟梁颖关系不错的邻居的表妹,看到梁颖在朋友圈发了一款LV包照片后,便请她帮忙购买,但手头有点紧,打算分期付款。袁玫保证:“钱肯定按时给,还可以给点利息。”

小姑娘都这么说了,梁颖同意,表示不用利息,按时还清就好。

就分期付款的期限,梁颖认为最多3个月,前两个月每月付5000元,最后一个月付3000多元,三个月内付清13750元货款。双方达成共识。

春节前夕,袁玫如愿拿到了包包。

接下来的两个月,一切也都非常顺利。3月和4月,尽管比约定时间晚了几天,但袁玫还是陆续支付了8000多元。

好无奈

“我想还钱,可得了白血病”

让梁颖没想到的是,最后这5000元,却迟迟拿不回来。

5月初,梁颖没有收到尾款。袁玫解释,自己这几天住院,过几天就给。

5月底,对方还是没动静。这时,梁颖也急需用钱,忍不住去问对方。袁玫告诉梁颖,自己得的是白血病,保证再过半个月出院就还钱。

半个月后,袁玫依然没有还钱,梁颖提醒了几次,得到的答复都是,“放心,我在想办法”诸如此类。

7月中旬,袁玫说,把包卖了就还钱。梁颖主动联系收购二手包的朋友,但发现包局部已被划伤,经初步评估,连3000元都值不了。

8月1日下午,刚做完手术的袁玫表示:“对于欠梁颖姐的钱,我真的很不好意思,但也没有办法。”袁玫说,父母在老家务农。得病后,丈夫那边只拿了一两万元出来,后来就不管她了。丈夫“失联”,她没法工作,没有积蓄。

很纠结

陷入两难,我真的错了么

这几个月来,梁颖心里很纠结,一方面看到袁玫处境艰难,于心不忍,但自己确实又很需要用钱,“信用卡等着还,孩子等着上幼儿园,各种费用堆在一起,这5000元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没办法了才厚着脸皮去找她。”

梁颖有些委屈:“其实心里挺不好受,反复问自己是不是变成了那种冷血的人,但另外一个声音也在说,辛苦帮忙代购,自己家里也不容易。为什么要白白给她5000元呢,我想不通啊!”

前日下午,袁玫听说媒体要报道此事,立即转了5000元给她表姐,请表姐“处理好”此事,并怪梁颖“伤害了她”。梁颖的邻居也指责梁颖是“处理过头”。

梁颖不禁问自己:这件事,我真的做错了么?

七嘴八舌

大多数不支持生病女孩

吴女士(24岁 公司职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李女士(56岁 退休):既然经济不宽裕,分期付款买名牌包就是个错误决定。梁颖没做错,不用自责。

乔小姐(35岁 媒体从业者):曾看到一则新闻,在重庆某个区县,儿子出车祸去世,留下一身债务,债主本来都说算了不用还了。可60多岁的老父亲偏要打工挣钱,用十多年替儿子还清了债务。这就是做人的诚信。

杨先生(44岁 销售人员):如果不生病,女孩应该已经还完了这笔钱。谁还没有个有难处的时候啊。

律师说法

受托人有权要求偿还

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佼娇:在这次事件中,只分析梁颖和袁玫的委托合同关系,委托合同就是委托人委托受托人买包,那么委托人袁玫应该承担受托人代她买包的货款和报酬,受托人梁颖有这个权利请求袁玫偿还垫付的买包的钱并要求袁玫支付当初约定的报酬。

(除律师外,文中所用人名均为化名)

据上游新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