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掉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镶不了牙?

大渝健康腾讯大渝网2018-07-31 12:11

老李的掉牙史

李先生,今年63岁。年纪轻轻时就一口烂牙,但和很多人一样,老李对于看牙有一种天生的恐惧,宁愿强忍硬抗,也不去医院。家人好心相劝,老李永远只有一句话:“我等牙齿掉光了,再去安满口假牙,到时候我去最好的医院,安最好的假牙,还怕没有牙吃香东西吗? ”

老李有着异于常人的忍耐力:左边大牙坏完了,就靠右边大牙吃东西,坚持了好几年;

左右大牙都烂光了,就靠门牙吃东西,又坚持了好几年;

当唯一几颗门牙也摇摇欲坠时,老李在一个菜市场被一个路边摊游医说动了心,花了两千块钱安装了所谓无痛又快速的钢丝加塑料版“固定牙”。

回家后老李觉得假牙很难受,但再去时已找不到摆摊游医,无奈之下老李又靠自己异于常人的忍耐力克服了半年。

由于牙齿和牙龈反复发炎,越来越严重,饱受折磨的老李终于在家人的强迫下去社区医院,拆除了不合适的假牙,拔除了无法保留的烂根和松动牙。

老李的牙齿终于掉光了

老李多了一个头衔:无牙老人

老李接连跑了好几家医院都被“拒之门外”,医生都告诉他无法制作合适他的假牙,即使执意要做,戴上也会不舒服。老李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可以镶牙,自己就镶不了!老李无法接受,心里委屈又焦虑,加上几个月来只能吃流食,营养不足,身体也消瘦了许多。

老李为什么这么特殊?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老李居然镶不了牙呢?

假牙,想说镶你不容易

一般人可能认为,“安一副假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难道不是吗!电视里那些满口无牙的老人总是轻轻松松就戴上了一口假牙。但实际上,制作一副全口假牙其实是难度最高的镶牙类别之一。一个满口无牙的人,其实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副新假牙”,而是需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咬合器官。我院全口义齿诊疗室专家胡常红教授谈到:“人的咬合系统非常复杂,由颞下颌关节、咀嚼肌和牙齿三个部分组成,这三个部分是一个功能整体。当人吃东西时,这三个部分是互相合作来完成咀嚼运动的。换句话说,这副假牙必须与颞下颌关节和咀嚼肌的功能相协调,才能正常的发挥咬合生理功能,否则,假牙根本就没法使用。”

这就不难理解,同样是牙齿掉光的人,如果咬合系统的功能是正常的,当然可采用常规方式镶牙,但如果这个人的颞下颌关节与咀嚼肌已经发生功能异常了,想要做一副有正常咬合功能的假牙,几乎不可能,除非先解决了咬合异常的问题,否则不能正常镶牙。而老李的情况就是属于后者。

几十年来,老李都没有正规的处理过牙齿,一日三餐都在用重复错误的咬合方式(偏侧咀嚼、个别牙咀嚼、前牙咀嚼、不正规的假牙咀嚼),这些错误持续了很多年,咬颌系统慢慢的发生了改变,最后发展为功能紊乱,所以老李已经没有办法像正常有牙齿的人或者做了正规的假牙的人那样,在稳定的位置上做一致而连贯咬合动作。老李在我院经医生检查后发现,他存在以下问题:颞下颌关节已经发生吸收,下颌有抖动和偏斜等不稳定情况,牙槽骨萎缩严重,口腔黏膜情况也不佳。总而言之,老李并没有可以直接镶牙的口腔条件,是属于比较疑难的病例。

听了医生的详细解释,老李终于明白了自己镶牙困难的原因,同时也后悔自己多年来没有听从家人的劝告早点处理牙齿的问题,但是事已至此,又该怎么解决呢?

牙掉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镶不了牙?

患者牙槽骨严重萎缩

治疗用义齿——特殊无牙颌老人的福音

牙掉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镶不了牙?

治疗用义齿

 制作治疗用义齿:

听从医生的建议,老李在我院全口义齿诊疗室接受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案:先制作一副特殊的过渡性暂时义齿,借助暂时义齿来调整咬合系统的异常,待咬合稳定后再镶牙。

老李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一直佩戴着这副暂时义齿,并定期复诊。每次复诊时,医生根据老李咬合恢复的程度,对暂时义齿做针对性的咬合调整。另外,为避免老李因佩戴义齿而发生粘膜压痛和义齿松动无固位力等问题,医生使用了一种叫做组织调整剂的特殊的材料,衬垫在暂时义齿的粘膜面,每次复诊时,医生通过观察义齿上衬垫材料形变的情况,对暂时义齿粘膜面和边缘形态做必要的添补和修整。

 复制义齿:

几个月后,老李的情况越来越好,从刚开始无法正常咬合、义齿松动疼痛不适应——到能够慢慢的用暂时义齿咀嚼比较软的食物——到最后能够正常自如的咀嚼食物,此时,暂时义齿已经被调整到最适合的程度,且义齿上采集到了所有与老李口腔情况最协调的个性化信息,包括义齿粘膜面的最佳形态、义齿边缘应伸展的最佳位置、最适合咬合力量分布和传导的牙齿排列方式等。

盼了好久,老李终于等到这一刻。医生采用复制义齿技术,为老李制作了新的全口义齿。新的义齿,不仅咬合功能良好,还与老李的口腔非常协调,老李说:“很巴适!很舒适!好像它原本就是我嘴巴里的一部分,现在哪天不戴都会很不适应!”

老李很高兴,说自己不再是可怜的无牙老人,是健康老人、幸福老人。

牙掉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镶不了牙?

完成咬合调整和粘膜面调整时的治疗用义齿和最终复制而成的全口义齿

治疗用义齿的前世今生

最早在1965年,全口义齿技术发展的重要奠基人之一——美国人Dr.Pound曾提出,对于某些情况比较疑难的无牙颌病例,为了达到不疼痛、美观、义齿不松动的效果,应该尝试先采用“预备义齿”的方案来处理。这就是治疗用义齿的雏形,但是由于各方面的限制,预备义齿仅限于一个概念而已。

其实在这之前的1961年,另一个叫做Clark Smith的美国人就已经开发出了一种非常适合记录无牙颌患者黏膜运动的特殊弹性材料叫做组织调整剂(Tissue Conditioner)。但是Dr.Pound当是并不知情。之后机缘巧合两人相遇,这是一次意义重大的相遇,Dr.Pound开始将组织调整剂材料应用到治疗用义齿最初的治疗模式中。之后,Dr.Pound跟随日本籍妻子到了日本定居,在那里引发了一批热爱全口义齿治疗的医生和技师的学习和研究的热潮,经过几十年的时间,通过日本牙科界的几代学者的努力,包括日本大学的全口义齿学教授加藤吉昭夫妇、他的学生深水皓三医师、获得日本口腔界最高荣誉“匠”称号的堤嵩詞大师、治疗用义齿“本乡流派”的代表人物本乡英彰医师等,他们针对全口义齿基托边界和组织面不精细、颌位关系不良等诸多不利于义齿修复的因素,对预备义齿技术进行了细化和改良、逐渐发展出以暂义齿的形式协调组织面和咬合面的治疗用义齿技术(Treatment Denture)。

治疗用义齿技术在日本已经发展非常成熟,临床应用也很广泛,但是在中国还属于一项技术空白,一旦治疗用义齿技术在中国正式推广,将能造福大量像老李这样特殊的无牙颌患者。

牙掉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镶不了牙?

Dr. Pound(图片来自网络)

国内首个全口义齿诊疗室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于今年初,开创国内业界先河,建立了中国首个全口义齿专科门诊——全口义齿诊疗室,专为像老李这样特殊疑难的无牙颌患者服务。全口义齿专科门诊主任胡常红教授是全国知名的全口义齿修复专家,多年来致力于全口义齿领域的临床研究和教育推广,是中国知名的“全口义齿修复规范化操作”和“回归治疗本质之全口义齿修复理念”的坚持者和推广者之一,胡常红教授定义的“好的全口义齿”是:一定要与口腔咬合系统的生理功能相协调、重建功能、舒适美观无痛、又不能损害口腔组织的健康。

胡常红教授带领的临床团队,将治疗用义齿技术引入中国,并已使用该技术成功修复了大批的全口义齿疑难病例,深受患者信赖和认可。

治疗用义齿的适用范围

如果您的身边朋友或家人,牙齿掉光了并有属于以下情况的,欢迎到重医口院冉家坝院区7楼全口义齿诊疗室咨询或预约。

治疗用义齿的适用范围:

1、咬合紊乱、神经-肌肉不协调

2、牙槽骨严重萎缩和粘膜情况复杂

3、因局部或全身因素,在诊治过程中,无法与医生正常交流和正常配合的患者。比如:阿尔兹海默症、帕金森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