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 腾讯只想当主演

上海体育场内1.8万人的尖叫声达到了顶点。10位身体瘦小、多数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在LED包厢内,这个设计源于科幻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他们戴着头戴式设备,输入指纹并锁定巨型智能机——之后战斗就开始了。这是一场奖金高达180万美元的比赛。与此同时,这也关乎到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在价值130亿美元中国电竞市场中所扮演的角色。

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 腾讯只想当主演

电竞行业在全球蓬勃发展,在中国发展态势更是惊人。和美国的职业体育赛事相比,中国4亿多玩家的参与大大拉高了收视率。腾讯控股占据了全球最大游戏市场的核心位置,它计划一年为电竞市场投资10亿元人民币(约合1.5亿美元),希望像《王者荣耀》这样的激烈比赛能够确保公司在这一迅速发展的市场占据首位。

和动视暴雪公司一样,腾讯也加入了积极推广职业游戏的阵营。这并非是在夸大中国市场上的这股电竞热潮:尽管今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有12支队伍能够参赛,但是全国各地的战队数量至少有1万。去年的比赛在电视端、手机端以及电脑端的单日观看量高达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的两倍。顶尖电竞选手的转会费也达到数百万美元。

随着国际奥委会正在考虑是否要把电竞纳入不断增加的比赛项目中,中国在职业游戏领域里也成为了强势竞争者。“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电竞行业正进入发展的黄金时代”。曾在谷歌和宝洁公司任职、目前在腾讯负责电竞业务的副总裁程武表示,“中国有望与发达国家一争高下的领域并不多,电竞是其中之一。”

腾讯并不是唯一一个意识到这一点的公司。从迪士尼公司到亚马逊以及EA,全球的一些媒体巨头也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它们都为ESPN电视台转播电竞或者建立联赛达成了一些协议,其中也包括腾讯旗下《英雄联盟》的开发商Riot Games。不过腾讯却在此市场上享有独特的地位,它自己开发并且拥有一些游戏的代理权,例如《英雄联盟》、《堡垒之夜》。此外,它还拥有10亿多微信用户的分销渠道。通过几次对腾讯管理层的采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概述了自己主导电竞市场的策略。

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 腾讯只想当主演

电竞赛事中广告、门票等收入到2020年有望达到30亿美元电竞赛事中广告、门票等收入到2020年有望达到30亿美元

有一点可以肯定,对于腾讯这个全球排名前10、营收预计达到500亿美元的大公司来说,电竞市场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是电竞的快速发展却推动了腾讯核心游戏业务的发展,并在微信、媒体、广告许多在线平台上提高了用户的参与度。

为此,腾讯与运动品牌安德玛在游戏服装上达成合作,还与NBA合作举办由顶尖玩家参加的节目。腾讯正将《王者荣耀》改编成一部奇幻小说,并将拍摄以玩家为主角的电视剧和电影。腾讯还从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中吸取经验,决定使用更加专业的比赛设置。

“新系统将消除投资者和俱乐部老板的担忧。”腾讯移动电竞总经理、《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

腾讯实现其野心的方式就是借助一款推出仅两年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款热门游戏迅速席卷中国市场,之后又推出了海外版《Arena of Valor》(发展起步略微缓慢一些)。但它仍是首款有望进军国际市场的中国自主研发手游:海外版与中国版没什么太大区别,《Arena of Valor》还成为了入选亚运会电竞游戏的6款游戏之一,这是对该游戏类型的一种高度认可。

程武表示,这款游戏“融合了中国历史人物、英雄以及文化,这也有助于我们国家文化遗产的输出”。

张易加表示,为了提高国际知名度,腾讯邀请了韩国、马来西亚以及北美的战队参加在今年迟些时候举办的另外一场对决。“亚洲游戏的发展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这将有助于我们进军全球市场。”他说。

让我们再将目光放回到上海体育场,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五支队伍正在竞技场上厮杀,发送魔法攻击,围攻战斗要点,选手们灵活走位进行攻击。观众们凝视着大屏幕,镜头在混战场面之间来回切换。其中一位年轻女性突然在现场哭了起来,这也是《王者荣耀》受到女性欢迎的一个证明。最终,赢家们分享了1200万元人民币(约合180万美元)的奖金,而腾讯单从分销权和广告中至少可以获得2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和职业体育赛事一样,电竞不只需要选手的参与。代理商、经纪人、星探、营销专家,甚至是营养学家都需要参与其中来为这些崭露头角的新人提供支持。市场研究公司IDC预计,在中国运营一支顶尖团队每年需要的费用高达300万美元。

在整个战队的发展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就是像23岁张宇辰这样的选手,他将率领中国代表队参加8月在雅加达举行的亚运会。张宇辰每参加一轮比赛,可能就会配备10名以上的支持人员:教练、数据分析师、体能教练甚至是心理学家。

张宇辰在中国东北地区长大。高一之后,他就辍学了,曾干过多份工作,最终才凭借游戏爱好赚钱。两年前这种放松身心的娱乐已经变成了从每天中午到次日凌晨5点的折磨。他们住在简朴的寝室里,在这里吃、训练、睡觉。他们的训练没有终点:终极熟练的操作也不过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目标,因为腾讯会经常调整游戏设计和平衡,从地图到角色的技能指标等。

辛苦训练的回报就是:张宇辰今年的转会费高达1000万元人民币。

“也许在一开始,我们只是在玩游戏,但是之后我们意识到,为了取得成绩,你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训练时间也开始延长。”张宇辰说。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头发很凌乱。“与那些为了休闲娱乐打游戏的玩家不同,职业选手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思考和学习。”

在比赛中,张宇辰就变成了一个眼神锐利的杀人机器,这帮助他通过大学比赛、城市比赛再到地区比赛,最终代表国家出战。电竞比赛有春季决赛、秋季决赛以及地位相当于是FIFA足球世界杯的大奖赛。

“这和看足球比赛差不多。“《玩家头脑》(The Gamer’s Brain)一书的作者Celia Hodent称,她研究了《堡垒之夜》的用户体验,“我们会为战队加油,那是因为人们需要感觉自己是属于一个团体的,我们和团体里的其他成员是关联在一起的。在游戏的叙述中,我们也投入了感情,这就像是我们在观看一部悬疑电影一样。”

投资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进而推动游戏股价再创新高。自今年5月份上市以来,腾讯投资的中国直播服务虎牙股价已经增至三倍。

但是腾讯也需要处理好本地市场上的一些独特障碍。

作为中国主导性的游戏公司,腾讯因游戏上瘾问题饱受批判,还引发了大众对其的强烈抗议,要求追究其责任。去年,腾讯被迫限制未成年人游戏时间。在诸多领域与腾讯存在竞争关系的阿里巴巴则试图推广专注于足球和赛车的非暴力电竞。

不过,电竞的奖金、顶尖选手获得的类似于名人的地位可能会吸引一些家长,比如说一群自豪的家长在今年的《王者荣耀》比赛中就被安排到比赛的前排位置上。

“游戏之所以会让人沉迷,那是因为算法会基于玩家进行调整。”《成瘾:如何开发能培育用户习惯的产品》(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的作者Nir Eyal表示,“玩家总是达不到被认可的最佳表现级别,因此总是渴望不断进步并且得到奖励。”

更大的问题可能在于持久性。游戏行业里,有很多红极一时的游戏之后都黯然退出大众的视线。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联合创始人Alex Malafeev表示,到目前为止,《王者荣耀》自推出后每个季度的营收都实现了环比增长。IDC分析师郑熙认为,《王者荣耀》至少还能流行两到三年。

还有一个问题则是关于,在如此辛苦的训练之下,选手本身能够支撑多久呢?张宇辰已经在考虑退役后的生活。他表示25岁的左斌曾经也是职业玩家,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位评论员,在微博上拥有67万多粉丝。

“我会留在这个行业,可能会成为一名教练”。张宇辰称,“但是成为一名职业玩家是这个行业里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我会尽全力多打比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knoxy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