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医一院呼吸科郭述良团队创新治疗支气管胸膜瘘

咳嗽、大量脓痰、发热、气喘,有的患者还在胸壁开了个口,挂着引流瓶,这是支气管胸膜瘘的典型临床表现[安引流瓶不属于症状,但可以总结为临床表现]。支气管胸膜瘘是肺部手术后的严重并发症,治疗困难,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近几年,我院呼吸内科陆续收治多例这样的患者,其中不乏埠外患者,有些还是从北京、上海等知名医院介绍而来。

重医一院呼吸科郭述良团队创新治疗支气管胸膜瘘

2018年7月,一名西藏昌都公务员因肺结核行右上肺切除术,术后并发支气管胸膜瘘,在院外多家医院治疗无效,携带胸腔闭式引流瓶生活两年,胸腔持续漏气、漏液和感染,非常痛苦。

“他的瘘口位置不明确,且漏气支气管数目多,病情非常复杂”,呼吸内科主任郭述良教授说,小伙子右上肺尖段、后段,和前段两个亚段共四个支气管残端均漏气,且远端部分瘘口不可见,各个瘘口之间内部关系错综复杂,要完全封堵4个部位的瘘口难度很大。打个比方,支气管就好比一条小巷,而瘘就是小巷居住人家,表面上只有一个门进出,但是门里面却大有洞天,有的是四合院,有的是单间。

胸外科首先来会诊,最后意见是无法手术,只能行胸壁皮瓣引流术(即在胸壁上“开窗”)生存。这势必会影响患者一生,这不是小伙子想要的结果。

怎么办?

“作为医生,就是要穷尽办法解决病人的问题”,郭述良整整思考了两晚,决定为小伙子以后漫长的人生放手一搏,先从支气管内进行封堵。四个瘘口逐一检查后,郭述良团队经过反复讨论认证,决定从右上叶支气管内封堵。

新问题来了?用什么堵?

重医一院呼吸科郭述良团队创新治疗支气管胸膜瘘

支气管壁又小又滑,如何才能牢牢固定呢?纤维蛋白粘合剂、onyx生物胶、气道金属支架、弹簧圈统统不行,光滑的粘膜表面导致各种封堵材料很容易掉入支气管,不断论证,不断尝试,试了多种封堵方法失败以后,终于用三个心脏室间隔缺损封堵器在右上叶各段支气管内叠拼,成功将所有瘘彻底封堵。当第三个封堵器放入时,引流瓶中汹涌的漏气“咕噜咕噜”声在一刹那戛然而止,瓶中不再有一个气泡溢出的时候,团队的每一个人都难掩心中的激动和自豪!既为患者,也为医务工作者自己。

三天后复查,三个封堵器均在位良好,引流瓶中液体清澈如新。这一结果意味着患者有可能拔掉如梦魇般随形了两年多的胸腔闭式引流管和引流瓶,重新享受似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用多个心脏室缺封堵器在多叶段支气管内叠拼堵瘘,全国也没有几人能想到做到!

今年6月初,一四川女性患者因外科手术后右主支气管吻合口瘘辗转浙江温州、四川成都等数家医院治疗无果后来到我院,郭述良团队通过不断尝试,结合患者实际情况运用金属弹簧圈在瘘口进行封堵,最终解决了患者的问题。

想到和运用弹簧圈封堵支气管胸膜瘘,郭述良是中国第一人。追溯文献,国外迄今也仅有一例个案报道。

介入呼吸病学是重医附一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优势亚学科,可运用气道支架、各类生物胶、组织缝合胶、硅胶、弹簧圈、单向活瓣、心脏封堵器等多种方法封堵气管-食管瘘、气管-纵隔瘘、气管-胸膜瘘,解决困扰患者的问题,给患者带来了福音,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外科肺切除术后发生残端支气管胸膜瘘这一严重、顽固甚至致命并发症的后顾之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knoxy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