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每年从畜禽粪污里“掘金”230亿元

产业招商重庆日报2018-05-31 09:08

“粪污不过是放错地方的资源!我们这里的猪粪,可‘香’着呢!”近日,重庆日报记者来到荣昌区双河街道采访时,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总经理尹平安颇为自豪地介绍,“我们公司采用循环生态养殖模式,让原本臭气熏天的粪污变成宝贝,每年可在粪污里掘金1000多万元。”

该公司日常存栏2万头生猪,每天要产生240吨粪污,经特殊处理后,猪粪固体部分变成价值不菲的有机肥,液体部分沉淀后直接浇灌到了万亩果木基地。

近年来,随着畜禽养殖业的快速发展,畜禽粪污成为了农业面源污染的祸首。像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这样推进畜禽粪污绿色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已成为我市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中的关键一环。

去年,全市有4600万吨畜禽粪污变废为宝,产生经济效益约230亿元。

全市每年产生畜禽粪污约5871万吨

重庆是国家现代畜牧业示范区,国家无规定动物疫病区。全市年出栏生猪、牛、羊、家禽分别为2000万头、74万头、329万只、2.5亿只左右,每年大约产生粪污5871万吨,相当于2300万头生猪当量产生的粪污。

不过,因为部分养殖场具有“低、小、散”的特点,集约化程度低,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程度较低,存在粪污直排漏排现象。

“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不高,给养殖总量与环境容量、畜牧业与种植业结合、废弃物治理与资源化利用、面源污染和长江生态保护等提出了新的挑战。”市农委副主任刘保国介绍,“前年,中央环保督察帮助我市查摆了这一问题。去年,全市完成了1093家养殖场关闭搬迁和81万生猪当量整治任务,加大了畜禽粪污的有效处理和综合利用。”

据了解,我市现有农用地中,可用于消纳粪污的耕地、园地、林地、牧草地等有8000万亩。如何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改善农村居民生产生活环境及土壤地力,进而治理好农业面源污染?

“当务之急就是抓好资源的利用。”市农委畜牧业发展处副处长向品居介绍,一方面,我市首先应尊重市场对资源的配置功能,从“供”和“需”两方面着手,摸清基础信息、规模标准、综合处理能力、处理模式、消纳状况这五张“底牌”。另一方面,要科学划定养殖区域,算好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这本账。禁养区划定“忌”盲目扩大,适养区规划要突出一个“优”字。

“从区域布局上讲,主城区要逐步退出,渝西片区是缓冲区、承接区,渝东南、渝东北是重点引导发展区。”向品居介绍,从产业布局上讲,生猪以稳为主,重点发展荣昌猪等优良品种,鼓励集约化、规模化、标准化生产,年出栏稳定在2000万头;草食牲畜以扩为主,重点在渝东北、渝东南等草资源丰富的地区,走种草养畜的生态养殖之路;禽蜂效益高,要以特为主,可作为精准扶贫的重要产业选项大力扶持,以此调整优化我市畜牧产业结构。

粪污变废为宝形成生态循环农业模式

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是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高技术、高起点、高标准生猪养殖龙头企业,年出栏生猪15万头,有存栏能繁母猪6000头。每年,这里要产生粪污约28.9万吨,如何处理?

“生猪住两层楼房?”重庆日报记者带着疑惑参观该公司养殖场时发现,这里的猪舍非常特别,楼上是生猪的卧室,楼下是有机肥生产车间,中间以全漏缝地板相隔。

原来,该公司为了粪污资源化处理,采取了高位漏缝的异位发酵床模式及干清粪处理模式。异位发酵床模式即:猪粪尿通过漏缝板落入下层,铺设的木糠等垫料上进行消纳降解。干清粪处理模式则是粪污固液分离后,固体部分加工成有机肥料,液体部分被抽到一个高位蓄水池储存发酵,产生的沼气用于发电,沼液再通过管网或运输车灌溉到周边的果桑、葡萄、蓝莓等基地里。

该公司总经理尹平安对重庆日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仅计算公司流转的5000亩土地消纳这种有机肥,每吨有机肥按售价600元至800元计,这样的变废为宝,每年就可以为公司节约1000多万元。

长寿区葛兰镇是养鸡大镇,散养户和小型养殖场很多,曾有畜禽粪污乱排乱倒现象。全镇600万只蛋鸡每年排鸡粪达32.85万吨,如果处理不当,会对当地的水、土壤和空气带来毁灭性影响。

为此,长寿区政府主动扶持有机肥加工,鼓励和引导有机肥生产企业与养殖场(户)签订粪污每日收运合同。同时出台政策,对新建、改扩建储存池和购置收集箱的养殖户分别给予每立方米150元、75元和1500元的补贴,企业购买专业车辆每辆补贴3万元,企业利用区内畜禽粪污生产有机肥每吨补贴100元,应用推广1吨有机肥补贴200元。

长寿益丰生物肥有限公司每年处理本地鸡粪可达6万吨,生产有机肥2.5万吨,创产值1500万元。这些有机肥被卖往当地柑橘、西瓜等水果基地,打通了养殖和种植的生态循环链。

近年来,在畜禽粪污处理及资源化利用中,我市逐渐应用推广了“固体粪便好氧堆肥利用”“粪水肥料化利用”“粪污全量收集还田利用”“粪便垫料利用”“异位发酵床”“粪污专业化能源利用”等技术模式,全市已建立沼气工程4560处,农村用沼气农户158.69万户,形成了猪-沼-菜、猪-沼-果、稻-鱼-鳅等生态循环农业模式。

2017年,全市粪污变废为宝产生的经济收入达230亿元。

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面临的制约因素

在黔江区中塘乡中塘村,有一家年出栏3000头的生猪养殖企业。就在该公司附近,有一个3000亩猕猴桃种植基地。但是,在养殖企业提出免费向种植基地提供沼液时,种植基地老板拒绝了。

对方给出的原因是,该公司打造的是有机水果,担心沼液重金属超标,影响水果品质,因此,他们宁愿花高价钱从其它地方买肥料。

“我市要全面实现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还面临不少实际困难,任重道远。”市畜牧技术推广总站副站长王永康说,目前,我市种养结合不紧密,随着规模养殖加快发展,传统散养户逐步退出,养殖与种植分离成两个主体,客观上隔绝了粪水还田的通道。同时,与常规能源、化肥生产等相比,沼气发电、生物天然气、有机肥配套政策明显不足,这些都制约了养殖粪污资源化、能源化利用的发展。

从全市的典型案例来看,可借鉴长寿等地出台有机肥奖补等政策的做法,积极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共治,着力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培育壮大多种类型的粪污处理社会化服务组织;养殖大县、散养密集区域要借助国家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整县推进项目实施、绿色示范县创建等契机,用3至5年时间,跨区域建设3至5个大型有机肥厂或畜禽粪污集中处理中心,形成畜禽粪污处理全产业链,让资源变成资本;果菜茶种植大县(区)要整合资源,积极实施有机肥替代化肥计划,走“以种带养、以养促种”的种养结合循环发展道路,实现变废为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