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版《太阳的后裔》 却也遭遇男主角受伤的剧情

重庆晨报2018-03-09 07:37

同事们送来鲜花。

李霞绯在病床前悉心照顾丈夫。

原本幸福的一家四口。

丈夫是警察,妻子是医生,两人“一见钟情”,相识一周年后结婚。两人的爱情,被周围朋友称为重庆版的《太阳的后裔》。《太阳的后裔》剧情中男主角受伤,女主角无怨无悔细心照料。谁曾想这一幕,也被他们现实演绎……

1月28日,丈夫值班时突发疾病倒下。丈夫倒下的第一天,就住进了妻子工作的医院;第二天凌晨,丈夫做完手术,被送进ICU;39天过后,从ICU转到普通病房。昨天,他到普通病房的第二天,也是她守护丈夫的第40天。

“40天了,我们天天都在盼着他‘回来’!”

第一天(1月28日):

“明天是纪念日,下班后我们聚聚”

说完却没了消息

41岁的严黎是渝中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妻子李霞绯是重庆市人民医院三院院区医生。因为工作岗位的特殊性,两人都经常熬夜值班,聚少离多。两人被朋友称为重庆版的《太阳的后裔》,“柳时镇”严黎和“姜暮烟”李霞绯虽然过得忙碌,但挺幸福。

但幸福在1月28日戛然而止。1月28日是星期天,也是严黎、李霞绯双双要值班24小时的日子。早上,严黎开车送妻子上班途中,有点头晕脑涨还呕吐了两次。因为要值班,他拒绝了妻子带他去医院检查的好意,急急忙忙朝单位赶去。“明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我下班后给你准备礼物,晚上到外面聚聚。”下车前,严黎这样对妻子说。

因为周末值班非常忙,直到中午稍微空闲点,李霞绯才给严黎打去电话,谁知没人接听,她也没有多想。晚上7点多,电话响起来了,却是严黎的同事:“严黎出事了!我们马上送他到医院。”听到电话,李霞绯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作为医生的她随即立即镇定下来:“将他送我们医院……”放下电话,李霞绯瘫在地上。

送到医院,严黎已经深度昏迷。严黎被确诊为脑肿瘤卒中并发脑疝,通俗地讲,就是脑部隐藏的肿瘤突然长大“爆炸”,使部分脑组织、神经及血管受压,从而导致昏迷。

“需要马上手术!”当晚10点,主治医生表示手术风险很高,近期远期都不太乐观。身为医生,李霞绯也清楚其中的风险和压力。

夫妻俩都是独生子女,李霞绯也不敢告诉父母,当她签下手术确认书后,已经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第二天(1月29日):

13周年纪念日

在回忆和病危通知书之间游弋

1月29日,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

今年,正好13周年。

1月29日的前三四个小时,严黎都躺在手术台上,李霞绯站在门外。她工作的科室,就在手术室楼下,“很绝望,心想昨天可能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了……”那天凌晨,李霞绯强迫自己“睡”了两个小时,“人都是醒着的,各种胡思乱想。”

初识时,李霞绯才从大学毕业不久,心中的“白马王子”要性格好,并且带一点书卷气。听严黎介绍自己是警察时,她还担心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接触下来,发现严黎性格很温和,从来不吵架,正是自己喜欢的“style”。

耍朋友时,两人邀约一大伙兄弟姊妹出去玩。大家喝饮料时,李霞绯的饮料瓶被人“误饮”,严黎悄悄换了一瓶。李霞绯说,自己想看作家杨军的小说《藏獒》,严黎不仅很快把书寄给了她,还把自己自幼集起的一套“狗”系列邮票送给她。浪漫不一定要很多钱,但一定是很多心思。

这种骨子里的浪漫,从恋爱一直持续到两人婚后。“他是一个相当有仪式感的人,所有的纪念日(如生日、结婚周年、认识周年)、节日他都记得,无论是爱人、父母、儿女,他都会准备一些别出心裁的礼物。”

一大早,李霞绯打电话给在海南的父母,让他们带着孩子,赶最早的一班飞机回来。她“睡”了两个小时以后,回到家里,当面告诉了婆婆。

手术过后,严黎就被送进了ICU病房。手术后,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并发症很快就出现了:电解质偏高、高热感染……这一天,医院下了第一道病危通知书。

三十多天(1月30日到3月6日):

病危通知书雪片一样飞来

她没请一天假

经过紧急手术抢救,严黎暂时保住性命,在重症监护室一待就是三十多天。其间,尿路感染、脑积液多……一个又一个的并发症,像海啸一样,轮番地冲击着他,病危通知书也雪片一样飞来。

丈夫出事后,李霞绯的脚步就没有停歇过……每天天亮,李霞绯把2岁的儿子送给父母照看,送8岁的女儿上学,随后去上班。中午利用空隙,看望还在重病监护室的丈夫。下班后,她又把儿女接回家,煮饭,辅导功课,哄孩子睡觉,还要咨询、研究丈夫病情,睡觉时常常已经是大半夜。

“单位的同事、领导关心我,告诉我可以请假,他们也帮我分担了很多工作。但在这种状态下,请假会更恼火。在单位工作,还可借上班来转移注意力,如果真的请假了,胡思乱想会更多。而且在医院上班,我可随时了解他的情况。”一切都太突然,一切都要她面对,她不敢多想,只有让自己忙碌起来,充实起来,才能忘却苦难。

这段时间,李霞绯既是患者妻子,又是“医生助理”,“第四天,我和医护人员一起喊他,他有反应。这很好,让我看到了希望。”

“他的意识水平一天天见好,反应也越来越好。因为气管被切开,不能说话,只能摇头和点头。”

“ICU的探视时间只有半小时,我问他的感觉,他给我反应。后来,我给他说家里的事情,家人的情况……”

第39日、40日(3月7日、3月8日):

从ICU转入普通病房

丈夫却“失忆了”

这两天,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3月7日,在重症监护室待了38天的严黎被转入了普通病房。

“在那么多天、那么多的病危通知书、那么多并发症情况后,心情突然开朗了。”

家人也格外高兴,婆婆立马赶到医院,几乎是住在病房了。李霞绯和婆婆一起,给严黎喂了点水,给他吃了一点流食。严黎笑着,满脸都是温柔。这一刻,大家都是幸福的,尽管接下来,严黎还面临着放疗、化疗等“魔鬼式”治疗。

还有一个坏消息。

“刚开始,他的气管是切开的,我给他说话,我说,他听着,反应很对。”

“从ICU出来以后,气管已经长好,能够说话了。但我发现他的逻辑是错乱的,不对劲。和女儿视频时、亲戚来看望时,他能够笑,能够说话,懂礼貌。可是,他叫不出女儿的名字,好像知道我们,但又叫不出名字,不知道谁是谁。”

严黎“失忆”了,认知严重受损,忘却了所有的人。他何时能够“想起”大家,何时能够“回来”,还不知道,“完全不敢去想这些”,李霞绯说。

“我把每一件事都分得很细,以他的康复为例,现在,我只希望他的手术伤口长得好一点,对今后放疗、化疗有益。”从ICU转入普通病房这个好消息,让坚守了三十多天的李霞绯更加坚强,她称,这是“三八”节最好的礼物。

“嫂子,这是我们帮严黎准备的,祝你节日快乐!“3月7日下午,渝中区公安分局民警精心挑选了一束鲜花,来到市人民医院三院院区住院楼,送给李霞绯。

正在病床边看着丈夫严黎剃胡子的李霞绯泪水瞬间涌出来,“往年节日都是他送,本以为今年不会收到礼物了,没想到你们还记得!”

本报记者 张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