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陪父母过年 称想死的心都有

大渝网新闻中心重庆晨报张娓2018-02-24 11:21

黄燕(42岁,公司职员)

父母跟我念叨了两年,说他们的朋友都在海南过冬,那里空气好,温暖。原本想租一套房子给他们住,但我有点小洁癖,始终觉得租别人住过的房子种种不便。去年9月,我和老公在离海口较近的澄迈买了一套小房子。然后赶天赶地在11月底把房子弄好了,让父母如愿以偿过去过冬。

老公春节要加班,只有留在重庆,我带着女儿除夕飞到海南和父母团聚。有两个多月没和父母见面了,加上是第一次在海南的新房里过年,我很期待。

除夕当天一切正常,尽管家里脏乱差如同垃圾场,我什么也没说收拾了一个下午,吃过年夜饭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初一也还勉强正常,我和女儿睡懒觉睡到自然醒,起床吃了老爸做的汤圆。女儿嚷着要去海边,老妈说到海边要走20多分钟,不如就到小区隔壁的公园逛逛。女儿坚持,我和老爸说那就去海边逛逛吧。老妈当即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一个上午都冷着脸一声不吭,在餐厅吃午饭时还冲服务员莫明其妙发火。在外面逛了整整一天,回家只想早早洗漱休息,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只有一个卫生间,我问老妈要不要先洗,她没回答,老爸叫我和女儿先洗,我洗完后就习惯性把淋浴房清理干净了。老妈拖到很晚才去洗,我和女儿睡的客厅,差不多半夜的时候,我被洗澡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听到老妈在数落我嫌弃挑剔她不爱干净。太困了,我没有多想,很快又睡着了。初二一大早,我被老妈的声音吵醒,她在和一个亲戚通电话,声音很大,我做手势示意女儿还在睡觉,请她声音小点。她砰地一下挂了电话,把还在呼呼大睡的老爸叫醒,嚷着要收拾东西回重庆自己的家去,说我又不是没房子住,跑这么远来住你巴掌大的小房子还要受气。我跟她解释,她继续耍横,还甩出让我内心一下子掉入冰窖的话:我还不了解你?一个只会说漂亮话的虚伪人。到处给亲戚朋友炫耀说买房子孝敬我们,房产证却写自己的名字。

老爸老妈都已年过70,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房产证写他们的名字有什么意义?买房买家具买电器,每一分钱都是我出的,而我和老公都还要工作十几年才能退休,在海南买房确实是为他们考虑。我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老妈这番话勾起了我很多痛苦的回忆:从小到大,她对我各种恶毒的咒骂重新在耳边响起。小时候,她骂我又丑又笨;考上重点大学,她说我是踩到狗屎了;没结婚时,她说我人丑脾气怪才嫁不掉;结了婚又说找了个别人不要的垃圾股……

平时在重庆,我每周回去看他们一次,几乎都是吃完饭就走。以前过年也只在一起吃顿团年饭。我40岁以后,突然感觉到父母老了,很想对他们好些,经常回去看他们,给他们买礼物,带他们出去玩,以及倾尽全力在海南买房。我以为一切都在慢慢变好,但没想到结局竟是这样。

从欢喜到绝望,仅仅3天。

别勉为其难去人为提升亲情浓度

大年初三中午,我看到黄燕头天晚上发来的邮件,随即和她联系。她说已经改签了当天晚上回重庆的机票,比原计划提前了3天。她说,如果再呆下去,我想死的心都有,真担心自己会崩溃发疯,还是安安静静离开吧。

她说,父母得知她改签了机票提前回去,脸上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想想真没意思,花那么多心思,买那么贵的机票,不过就是想过年和他们团聚,好好尽点孝,结果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天真幻想,无论我做什么都没用,他们仍然像小时候那样不喜欢我。”

电话里黄燕轻轻抽泣,等她稍稍平静,我们在电话里聊了起来。

黄燕说老妈不能干,脾气又坏,小时候对她很凶恶,她确实不喜欢老妈,和老妈也不亲。“如果非要站在她的角度感受和考虑,可能她也有委屈和难过吧。但我现在自己人到中年,愿意对她好一点,尽点孝,为何她还不领情?要处处和我对着干?”

我提醒黄燕,你愿意对老妈好一点,尽点孝,这是你的想法,老妈感受到的未必是这样。她不领情,与你对着干,是在表达她的不满和愤怒,到底是什么让她不满和愤怒呢?也许在她心里,你的所言所行,让她感受到的是你咄咄逼人的挑剔和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黄燕沉默了一会说,也许吧,在她那里,我怎么做都是错,我只是不明白自己为何总要犯贱想去讨好她然后弄得自己特别难受?

我一边在心里感叹又一对相爱相杀活得像仇人的母女,一边回答黄燕,因为你们血脉相连,而你还没真正独立,和原生家庭纠缠太深。

黄燕问这如何理解?我说接受、尊重、恪守边界。说到底,每个人只能对自己的生活负全责,不能把这个责任推给别人,即使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想对亲人好,愿意为之付出,是源于内心的爱、温暖、快乐,而不是任何交易,不能附上任何企图;自负其责的另一层意思是,人与人之间无论有多亲,也必须恪守边界,互相尊重。另外,即便是过年,也不必勉为其难去人为提升亲情浓度,毕竟自然而然,最容易让人内心放松而舒适。一家人都能放松而舒适地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加载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