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何时与我们相忘于温暖教室?

万州文化搜狐2018-01-11 14:27

中国很多学校大刀阔斧的教育地产使硬件设施提升了档次,而云南昭通的这个希望小学竟然还没有取暖设备。希望小学解决的还仅仅是教育准入问题,相当于教育界的“低保”,“吃低保”在经济界、教育界都属于贫困,应该制定消除教育贫困的中长期规划。

“冰花男孩”何时与我们相忘于温暖教室?

近期云南昭通一个“冰花男孩”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这个男生每天花一个多小时、徒步近10里路才能达到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滇东北地区在这个时节也是寒冷异常,又赶上气温骤降,潮湿的水汽凝结在男生的头发上、眉毛上、甚至睫毛上,仿佛真人版的东北雾凇。

“冰花男孩”的造型让人忍俊不禁,但看到照片里他那被冻得皴裂、红肿的双手时,我的心随之一紧。

在很多大中城市,中国学校大刀阔斧的教育地产几乎进入尾声,硬件设施提升了档次,而云南昭通的这个小学教室内竟然还没有取暖设备。

励志?我们需要更多这样冷酷的现实来励志吗?

《庄子·大宗师》中有这样一段被人千古传诵的文字:“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冰花男孩”何时与我们相忘于温暖教室?

可惜,两千多年了,人们世世代代只记住了“相濡以沫”的互助与温情,却不曾理解什么是“不如相忘于江湖”?

庄子天马行空的笔锋落在了现实社会“泉涸”的悲剧命运,而与之配套的一切互助与温情都是无力的挣扎!

在中国,教育发展一般落后于经济发展。而2020年消灭贫困的计划仍是侧重于经济脱贫,达到这个目标,我们的教育脱贫还有多远呢?

“冰花男孩”所在的希望小学其实已经比一些地区的同类型学校要好了,校舍规整、教室明亮、桌椅齐备。而希望小学解决的还仅仅是教育准入问题,相当于教育界的“低保”,“吃低保”在经济界、教育界都属于贫困,因此,希望小学恐怕也很难满足教育脱贫的要求,应该制定消除教育贫困的中长期规划。

“冰花男孩”何时与我们相忘于温暖教室?

明治时代前期,日本不要说成为世界强国,甚至也比上当时已千疮百孔的大清帝国。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时孱弱的日本仍把教育与经济、军事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优先发展。到“明治维新”后的若干年里,日本人的识字率竟然超过了欧洲,教育同时刺激了文化、思想的繁荣,为日本的全面发展奠定了基础。

而中国教育更像历史上的“扫盲班”,一阵风过来,小板凳、学习小组、黑板报都经得起检查,而一阵风过去,又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经济上早有先例,有些贫困村为了应付上面的脱贫工作组的审查,把村里每户的破房子表面粉刷一遍,外面看着像新的就行了。

教育脱贫应该是国策级别的大战略,而不应该搞成一阵风的群众运动。但愿鱼儿不再受水荒的困扰,在江河湖海中尽情遨游,也就不必“相濡以沫”地苟且偷生。而“冰花男孩”何时与我们相忘于温暖的教室、不必非要因为受冻而成为“网红”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