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万州旅游搜狐2018-01-02 14:09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在罗马尼亚地图的正中位置有个叫锡吉什瓦拉Sighisoara的地方,这里就是“吸血鬼”原型弗拉德·德古拉三世的故乡。1431年弗拉德出生于这里,如今老城大公府邸门口还高悬着火龙的标志,那代表着“龙之子”。山上的老城以14世纪建造的钟楼为中心,如今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本来我想从布拉索夫先到Sibiu游玩,晚上再赶到锡吉什瓦拉。可一大早赶到中央车站一看,去Sibiu的车要下午才有,这样晚上就赶不到锡吉什瓦拉了。当机立断舍去Sibiu,乘8:51分的早班火车直接去锡吉什瓦拉。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欧洲国多民族多,民族大迁徙使地中海沿岸到北海,波罗的海周边的广大区域成为了罗马人、日耳曼人、匈奴人、斯拉夫人甚至阿拉伯人征战逐鹿的疆场,不同时期也就烙下了不同民族独特的印记。罗马尼亚曾经有罗马人、日耳曼萨克森、匈牙利人和罗姆人为它的发展做出过贡献,特别是中世纪的萨克森人使这一地区达到了高度发达的程度,其代表城市就是十二世纪中叶为适应高速发展的手工业而建立起来的锡吉什瓦拉。这里的文化至今已持续了八百多年,恐怕这是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主要原因吧。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史料记载1339年锡吉什瓦拉是一个手工业中心。锡吉什瓦拉城堡位于小山最高处,环绕着920米长的城墙,城墙上建有14座城楼,其中钟楼是城堡内最有气魄的建筑物。老城内建于14-15世纪的山坡大教堂,建于15-16世纪的修道院大教堂和建于18世纪的东正教教堂等,中世纪建筑比比皆是令人惊喜。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开往锡吉什瓦拉的火车是那种包厢式的,我一人独占了一间。3小时车程看风景写游记听小说倒也不觉无聊。锡吉什瓦拉的车站小小的有些破旧,用谷歌查Booking上订的酒店位置,过了河就是,一公里远。只是没想到上山的路拖着箱子走很麻烦,最后干脆扛着箱子走上山。在半山上回望来时的路,就看到了刚才走过的建于18世纪的东正教堂,火车站就在它的后面。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上山找预定的客栈费了会工夫,因为是山上,谷歌地图并不好用。直接问人,一位好心的大爷把我领了过去。客栈女主人是个中年大妈,叫Christina,英文一般,但基本交流没问题。把我领到房间后,又特意给我准备了咖啡饼干和苹果。房间是双人床,带卫生间,外面有一个公用客厅,干净舒适。Christina说10欧房费走时再付就行。我有些诧异,不是20欧吗?咋减了一半?我提醒大妈,这时她才恍然大悟,原来10欧只是一个床位的价格,而我订的是单间双床,应该是20欧的。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边喝咖啡边跟大妈闲聊。Christina指着地图问我去没去东南边的海滨城市Constanta。我说没有,原来她妹妹在那里工作,而且还是与中国公司做海上贸易的,曾经去过上海。是啊,不管是自己还是自己的亲人,如果曾经去过一个地方,那么那个地方来的人好像也就变得亲切了。都是善良的好人。外面下起了雨,我决定出去走走,看看雨中的老城,要不窝在屋里感觉是在浪费生命。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走出客栈,小雨下的密集,很难拍照,那就多用眼睛看吧。老城全是鹅卵石铺成的道路,走在上面就是一种岁月感,一个接一个的老房子花花绿绿的充满了生活的气息。要不是因为下雨,恐怕老城的人们都会出来散步遛弯,小广场四周也会坐满了晒太阳聊天的老头老太们。前面是一个教堂,正好一个牧师正在开门,我紧跑了两步,上前问可否进去看看。牧师点头应允,还带着我参观了一下,我也正好在里面避避雨。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雨中的小城好安静啊,耳朵里全是淅淅沥沥的雨声,难得见到行人,好似整个老城都睡了过去。走在其中,那种为我独享的感觉特别好。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老城不大,走走就会遇到一个旧城门。很久以前锡吉什瓦拉的手工业相当发达,行会组织也有了相当实力,这些城门楼就是行会当年出资建造的,其中有皮革匠楼、理发师楼、锡匠楼、首饰匠楼、搓绳匠楼、屠夫楼、菜贩楼,皮袄匠楼、织布匠楼、裁缝匠楼、鞋匠楼、制锁匠楼、箍桶匠楼、铁匠楼等等。现存的还有九座城门楼和两座碉堡。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走走就到了山下,过了河不就是火车站了吗?一想正好把明天回布加勒斯特的车票买好,这样就踏实了。在售票口买了明天下午1:38分开往布加勒斯特的火车,晚上19:35分到,66Lei。小雨中往回走,看到了一家照相馆,橱窗里全是结婚照,可不知为什么,照片里的人都是红唇白牙,怎么看起来真就像是吸血鬼啊?呵呵,恐怕是我邪恶了。走着走着感觉饿了,一看表已是下午四点,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了,天气不好,那干脆去餐厅吃饭听音乐写日记去吧。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在小广场一角,找到了这个叫La Perla的网上推荐餐厅,两层小楼,环境很棒。因为还不到晚饭时间,只在一楼有几桌年轻人边吃边聊着。我上到2层找了个临窗位子,可以看到外面还可以看到一层的情形。电视里放着罗马尼亚风光片,好听的音乐在餐厅里弥漫,一个不错的休息吃饭消磨时间的地方。我点了一壶白葡萄酒,一份例汤,一份面包,还有一道当地的主菜。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从寒冷的阴雨中进到温暖的餐厅觉得好惬意,饥饿感也涌了上来。主食还是玉米面蒸饭,配的是当地手法烤制的猪肉块,看得我胃口大开,风卷残云把食物全部吃光。用餐巾纸擦擦嘴,望着窗外的雨发起呆来。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锡吉什瓦拉属于特兰西法尼亚地区,这一大片区域曾是罗马的殖民地。罗马帝国衰落后,几经易手。13世纪时彪悍的蒙古人曾经横扫了特兰西法尼亚。鉴于这屈辱和血淋淋的教训,特兰西法尼亚人便建立起了一座座带有防卫城墙的城池,最有名的有七座城池,其中就包括锡吉什瓦拉。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别看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古建筑留下来的不多,但是这著名的七城却保存完好。望着眼前的古城锡吉什瓦拉,就是一座典型的中世纪小型防御城市。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在餐厅里消磨了3个多小时,一看表已经快晚上8点了。雨还在下,回去睡觉喽。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望望外面还是下雨。想了想,要不还是去那家餐厅吃早饭吧。又是昨晚那个漂亮姑娘给我服务,再次见面像是老朋友一样打着招呼,小城就是这样,见过面就成了朋友。点了咖啡和鸡蛋火腿。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吃过饭来到老城广场,买票去看老城最著名的钟楼。钟楼里面现在成了博物馆,一层层爬上来,顺便也就把老城的历史看一遍。14世纪建造的钟楼是城堡内最有气魄的建筑,钟楼高达64米,高大古旧的灰色墙体已经被时间褪色的斑驳,与色彩绚丽的屋顶形成了鲜明对比。原来1676年的一场大火引燃了钟楼,后来奥地利工匠用巴洛克风格重修了塔顶,1894年又装上了彩色马赛克,所以屋顶如此风骚,而塔墙基本还是老样子。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17世纪镶嵌在塔楼上的两个大钟还在运行,表盘安置在塔的两侧。大钟旁有7个木头人像,周一Diane、周二Mars、周三Mercury、周四Jupiter、周五Venus、周六Saturn和周日的Sun,到了它们各自时间,时钟机械驱动的转盘就使木头小人轮番出场。每天早上6点天使出现,代表一天的开始,晚上6点天使拿着两盏蜡烛出现,表示一天的结束,很有趣。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站在钟楼外面的回廊,木制扶手上钉着许多铜制铭牌指着不同方向,标明锡吉什瓦拉与世界名城的距离。我找到了北京,相距7007公里,遥远但却如此亲切。老城阴雨绵绵,红色的屋顶,彩色的住宅,交错的街道,老城魅力无穷。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喜欢这种安静的老城,虽然天公不作美,但淫雨霏霏的老城真的是别有一番味道。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走下钟楼,又顺着山路爬到了老城山顶,那里有个老教堂,有个挂着罗马尼亚国旗的办公机构。因为是周末,山顶上不见一个人。远处教堂的尖顶刺破云雾,透过凌乱的树枝是一片片红屋房顶。再远处就是雨雾蒙蒙天空下的山峦,满是诗意。

“吸血鬼“的故乡竟是如此诗情画意!

  回到客栈跟Christina相拥告别,她说我应该多住几天的,阳光灿烂的锡吉什瓦拉又是另一番景象,我说这是缘分吧。穿过老城城洞,回望的刹那,小城的时光便停驻在了中世纪,安静古老而神秘。老房子顺着窄窄街道的纹理弯曲盘桓,绘成一个个时光的音符。那坚固的城墙似乎抵挡住了时间的侵蚀,把小城凝固在了时光里,懒得去改变什么。在车站买了水和面包准备火车上吃。时间差不多我便穿过地道去对面的2号站台等车。时间到了火车却没到。正当我举头张望,对面车站跑出来一个女人对着我挥着手喊道:火车晚点一小时!一小时还不算太坏,那我就耐心等待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