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是什么中年危机,这是所有人的危机

文化新闻腾讯·大家2017-12-21 08:39

图片

导语:IT、通讯、互联网行业的中层员工,是对变化,对职场危机,最敏感,痛觉最高的。媒体中流传的中年危机故事,都出于这些行业的中年人身上,并不是偶然。

作者:刘远举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经济之声《财经名人堂》特约评论员,专栏作家。

2017年12月10日,中兴网信员工欧建新打开26楼办公室窗户纵身跃下,结束了42岁的生命。撇开传言不谈,欧建新跳楼的直接原因,是被公司劝退,由此,引发了舆论关于中年职场危机的讨论。这一不是舆论第一次关注中年职场危机,在此之前,一篇讲述中年人在公司合并、创业中艰难挣扎的《人到中年,职场半坡》也热刷朋友圈。

35-45岁的中年人,欲望、野心,逐渐消散,学习能力,精力也都下降了,而家务琐事越来越多。与此同时,这是一个新技术不断涌现的时代。一个人进入职场初期的技能、概念,过了20年后,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都使得这个年龄段的人,不管是在意愿、体力,还是技能上,都很难冲在第一线,高强度的工作。

出路当然有,那就是转到管理岗位,不过,职场是一座金字塔,越往上走,位置只会越来越少,不可能人人都升到管理岗。从车间退休的工人,在办公室干了一辈子的科员,这是大部分人的职场命运。

这一波中年话题,让我想起一部电影。在这一代中年人刚出生,或还未出生的1982年,一部名叫《人到中年》的电影红极一时。电影中,潘虹饰演的陆文婷医术精湛,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但工作18年仍是住院医生,月工资只有56元5角。

不过,在中国,职场的金字塔规律,似乎被遗忘了。这是因为,这个现象在中国变弱了。

被遗忘的规律

1978年,中国GDP总额为3679亿,2016年,这个数字爆发式增长到765873亿,名义GDP增加200多倍,各行各业的规模也相应扩大。更庞大的行业规模,更大更多的公司,都产生出更多的管理岗位。与此同时,新技术出现制造出新的需求与新的行业,并为行业先行者提供更多的管理岗位。从百度、阿里、腾讯、到华为、中兴,再到滴滴、饿了么、摩拜,每一个互联网、通讯、移动的新贵,都产生出更多的管理层岗位。此外,中国还有庞大的,低权利的人口红利,大量农民进入工业体系,进入低端岗位,替代了原本城市工人,构成职场金字塔的庞大基底,支撑起更多的管理岗位。于是,似乎每一个人都可以变为中层,中国人遗忘了职场规律。

不光是职场规律,中国人甚至遗忘了阶层规律。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除了提供职场金字塔中真实的管理岗位之外,还形成一种阶层上升的幻像。

现在,一个北上广深市区的80后,基本不可能再进入纺织厂、钢铁厂、或者在工地上做个工人。按照学历不同,能读书的,会进入外资、银行做一个白领,读书不行,也能在公司混一个初级文员。虽然在上海写字楼里上班的白领,与他们在纺织厂、钢铁厂上班的父母;快递小哥与种地的父辈,在阶层排序上也无差别,但却获得了一种阶层上升的错觉。

中国急速增长的经济规模,给所有人提供了上升空间,那怕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一种错觉。于是,中年职场危机这个词在中国消失了。

1982年,潘虹因为《人到中年》获得金鸡奖、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那一年王石31岁,褚时健54岁,马云18岁,冯仑23岁,柳传志38岁,不管他们年纪如何,他们令人羡慕的“青春”都才刚刚开始。

图片

《人到中年》剧照

寒江水冷鱼先知

不过,经历了接近40年的急速经济增长,中国正在发生变化。而通讯、IT、互联网行业,最早的感受到了这一变化。

首先,新技术在放缓。从上世纪50-60年代晶体管、集成电路发明开始,这一波技术爆炸已经持续了70年。如今,摩尔定律已经失效。人工智能虽然方兴未艾,但对人的替代与创造新的价值、扩大经济规模之间,效应还没有定论。电子、IT行业作为近几十年的新技术产业,带动了整个经济的发展,当技术发展步入平稳阶段,最先感受寒意的,就是这个行业。

其次,需求也在变。通讯行业的升级,对消费的刺激效应越来越小。某种程度上,现在的技术升级,不再是质的升级,而仅仅是数量的升级,这种升级的边际衰减非常明显。简单的说,从2G升到3G,效用非常明显,会刺激人们的相关消费,而从3G到4G,带来的效用就相应变小,而从4G到5G,则会更小,因此,带来的行业增值也会相应变小。

从应用角度来看,随着新技术进入进入传统行业,改造传统行业,剩下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新技术的应用红利在慢慢被吃尽。在饿了么、滴滴的快速崛起之后,所有的生活场景,已经无数遍被人拿着手机审视过无数次,所有可以被结合、被改造的场景都已经或正在被结合、被改造。创业变得更加艰难,并购、收缩的新闻比天使投资更多。中高层职位在行业扩张期,会是各方抢手的人才,但一旦进入行业合并期、平稳期,就会遭遇“我们可以接管团队,但不可能接管一个老大”的尴尬。

这些行业还有一些特别的因素。这类行业中,知识更新更快,更需要高强度的工作,如果说其他行业的中层人员降级之后仍可游刃有余的话,这个行业的中层降岗之后,可能会不如自己新岗位上的年轻同事。作为新行业,通讯、互联网的从业人员的年龄层次会更近。一个人38岁,领导55岁,马上打算要退休了,这不是中年危机,这是中年机遇。但是,如果一个人38岁,领导41岁,再上一层的领导43岁,升职无望,这才叫中年危机。

这类行业收入丰厚,从业人员对未来的看法积极,生活方式往往是高消费型的,好车、出国游、两个小孩、妻子全职在家;在资产配置上,往往采取的高杠杆的方式投向房地产,有较高的按揭比例。所以,一旦遭遇职场危机,就会面临收入大幅度下降,影响生活,甚至资金链断掉。

所以,IT、通讯、互联网行业的中层员工,是对变化,对职场危机,最敏感,痛觉最高的。媒体中流传的中年危机故事,都出于这些行业的中年人身上,并不是偶然。

图片

所有人的危机

其实,某种程度上,他们只是最早感觉到江水温度的人。这既是一个年龄话题,行业话题,也更是一个时代话题。

中国经济的增长正在放缓。中国经济从1978年到2011年,在长达32年的时间里保持了年均9.78%的高速增长。近年来,这一增速出现明显下滑,2016年前三季度增长仅6.7%。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换的新常态已经是一个事实。

从供给端和需求端看,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技术红利、人口红利、全球化红利。

技术红利的减弱,最先出现在IT、通讯、互联网行业。中兴全球的手机事业裁减600名员工,相当于该公司手机事业员工的10%。1名中兴通讯的高阶主管表示,中兴的中国手机事业也将有超过20%员工遭到解雇。今年年初,华为也采取了45岁必须退休,大规模派往海外等变相裁员措施。IT、通讯行业,是当下拉动经济发展的增长点,技术红利的衰退效应,将从这些行业逐渐向其他行业扩散。

人口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公报显示,2015年年末16—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总数减少487万,在全国总人口中占比由2014年年末的67%进一步降至66.3%。人口的老龄化,虽然意味着高端岗位空出,但更意味着推高了劳动力成本,增加了人口抚养比,降低了储蓄率,给中国经济下行带来压力,导致行业规模平稳甚至缩减。

全球化方面,欧盟、日本、美国相继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WTO的紧张态势已众所周知。除了中国劳动价格的升高,在特朗普的强势政策下,减税、贸易战、视为战略对手,将可能主导中美关系。以此为发端,西方国家的去中国化,将可能形成趋势。

这些因素都预示着中国经济将可能面临寒冬。

其实,某种程度上,最敏感的人,其实是享受红利的人。不管如何,这些行业中的中年人,房有几套,车是好车,家庭幸福,按揭纵然压力大,但也并不是第一套房,即便潮水退去,也不会裸在沙滩上。

另一些人呢?初入职场的90后,25岁,工作3年,充满干劲,直接领导30岁,领导的领导33岁,集团总裁也才40岁。与此同时,新常态下,行业不再膨胀式增长,创业也更加艰难,而房价却居高不下。比起油腻的,但却有着一套或者几套房的中年,他们还未成功,就已经注定被时代席卷。

基于过去的三十年的经济增长,他们仍对未来充满希望,而职场半坡的大叔们却早已嗅到冬天的味道。如果说35年前的电影《人到中年》,是经历政治危机后,思想刚开始解放,在困惑中迎接时代浪潮,却充满希望的话。如今的中年危机,更多的是经济的,并不迷茫,反而恰好因为可以一眼望到未来而感到恐惧。

所以,中年危机,与年龄有关,更与时代有关。时代席卷而过,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危机的中年背后,90后又怎能逃脱?

这也不仅仅是这两代人的危机。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中国比其他国家更需要阶层上升的错觉,更需要经济规模的飞速扩展,甚至离不开经济规模的两位数成长。快递小哥能够容忍仍然处于阶层排序的最底层,并进而忍受这种最底层面临的不公平待遇,忍受不能把孩子带在身边读书,忍受流离失所,是因为他们现在的收入是自己父辈的十倍,并由此产生的阶层上升幻觉。但是,如果不能持续提供这种收入上升。快递小哥,还有他的孩子,就会反过来审视自己所处的阶层所遭遇的不公。

所以,这哪里是什么中年危机,这是所有人的危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