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大渝网新闻中心城视2017-12-05 09:34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在重庆巴南区一品镇中学斜对面小巷子中,有一间老旧的小门面,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家闲坐在里面和几位街坊聊着家常。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门面没有招牌也没有装潢,只有破破旧旧的几张桌椅、镜子以及剪刀梳子吹风等理发工具,若不是偶尔前来理发的居民,你不会发现这里是一间理发店。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理发店有好几十个年头,从剪刀、梳子到桌椅镜子,都充满了年代感。理发店的“师傅”是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家,一位叫梁地清,今年85岁,另一位是其爱人罗仕银今年也已84岁了。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理发是梁爷爷家传的手艺,“我爷爷是理发的,我爸爸、伯伯都是理发的,我13岁的时候就开始在爸爸的理发店里面给人理发了,那时候重庆还没解放。”解放后梁爷爷先后到供销社、合作商店给人理发,还做过负责人,“最多的时候手下管起六七十个人哟!”1982年梁爷爷退休后到街上开了这家理发店直到现在。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说起几十年的理发经历,梁爷爷很是骄傲,“我当年理发在巴县(今巴南区)得过第二名,五九年还去参加重庆群英会(手艺比赛),当时十多个地区理发的才选出来9个,我就是其中之一。”“现在不行了。”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岁月的流逝带走曾经的过往也侵蚀着老人家的身体,“老了。”是梁爷爷说得很多的一个词。曾经可以一天给百多号人理发的梁爷爷,如今理了一半就需要罗婆婆来“接班”。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罗婆婆是梁爷爷的爱人,也是梁爷爷的徒弟,也有着几十年理发经验的她,如今成了理发店的“主力”。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理发店的客人不多,但都是常客。“理发店早上八点开门,晚上六点关门,一天可能就十个人左右。”“现在很少给人理头发了,很多时候有人来理发,我们都会让他们去街上其他理发店理。”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但经常也会遇到一些无法推脱的客人,“有些北碚、白市驿的人还坐车过来找我理发。(注:白市驿镇距一品镇50公里。)”“别人这么远跑过来也不容易,就理吧。”两位老人家虽然年事已高,但理起发来却一点都不含糊,“洗剪吹”一步不差,甚至还要给客人刮胡子。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整个理发过程中,最让人感到不容易的是给客人洗头,整个理发店没有专门烧水洗头的热水器,要洗头只有先将热水壶中的水倒入洗脸池旁一个比自己头还高的水桶中,然后再开水龙头放热水给客人洗头。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理发多少钱?”“五块,收了好多年了。”梁爷爷算了一笔账,现在一个月理发的收入大概只有1000元左右,但梁爷爷并不在意,称自己有养老金退休金,给人理发主要是打发闲余的时间。“不然一天坐起干什么嘛。”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到了午饭的时间,罗婆婆悄悄移步至厨房准备饭菜,梁爷爷与罗婆婆有四个子女,都没有和自己住在一起,生活起居都由自己打理,但罗婆婆觉得没有什么,因为子女还是经常前来看望照顾。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梁爷爷和罗婆婆吃得很简单也不多,“烧白、芙蓉蛋,还有今天打的豆花。”“我们平时就喜欢随便吃点。”

八旬理发师理发刮脸只收五元 客人百里来惠顾

“随随便便”正如两位老人家的饭菜一样,他们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两个人、一间屋,无欲无求, 没有惊天动地,只有默默的携手陪伴,这就是他们小小的幸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