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苹果在美国上架,消费者反应待观察

行业动态基因农业网2017-11-28 08:52

“极地苹果”的成功预示着一波“实验室”食物的新浪潮。

本月,袋装切片苹果将第一次出现在美国中西部的货架上。顾客可以把它们放在外面当零食,因为这些苹果是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即便接触空气也不会变成棕色。

右侧的苹果被扔掉之后不会氧化,因为它缺乏接触氧气后变成棕色所需要的酶。(Okanagan Specialty Fruits, Inc.)

转基因苹果在美国上架,消费者反应待观察

图片源于网络

极地苹果”是首批为满足顾客需求而非种植者要求进行品质改良的食物之一。它是少数作为独立产品销售的转基因食物,而不像大多数转基因食品一样,作为其他食物的一种配料售卖。

自从2003年加拿大奥卡诺根特色水果公司(Okanagan Specialty Fruits)开始种植首批实验苹果,实验室改良食物队伍逐渐壮大,包括用大豆蛋白做的无肉汉堡(大豆蛋白是由重组酵母产生的),还包括海鲜干细胞“长成”的鱼片以及使用CRISPR技术对基因组进行了编辑的蘑菇。这些食物大部分还未上市。

现在,许多研发类似食物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正在观望“极地苹果”的上市效果,以了解消费者对转基因水果的态度。

“如果‘极地苹果’大卖,那它将为其他同类食物的上市铺路。”Yinong Yang说。他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名植物病理学家。他利用CRISPR对蘑菇的基因组进行了改造,避免其氧化变色(“CRISPR蘑菇”),他希望有一天他的蘑菇能够实现商业化种植。

Mary Maxon是美国加州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生物科学项目的监管人之一,她也同意Yinong Yang的观点。“‘极地苹果’并不是人们吃的第一种转基因食物,但是可能是第一个受到顾客欢迎的。”她说。

当Okanagan的联合创始人Neal Carter在1995年买下一个果园的时候,他认真思考了如何才能在美国零食市场里分一杯羹。他在澳大利亚找到了他要的答案,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的研究人员发现了如何删除植物细胞中的特定基因使细胞在接触氧气的时候不会变色。Carter意识到,如果能抑制苹果中这种氧化酶的产生,那他就可以将这种苹果切片当做零食售卖而不用加入防腐剂。

直到后来他才认识到若要吸引顾客购买,他们还需要克服另一个障碍——整个美国对于转基因食物的不信任。Okanagan后来在美国最大的两个苹果种植州——纽约和华盛顿进行的调查显示,约20%的人对转基因食物持谨慎态度。但是公司也发现当充分告知这些苹果仅仅是为了抗氧化而进行了基因改造,并且已经通过了安全测试后,很多人会改变他们的想法。

美国加州的Finless Foods公司致力于发展“人造海鲜”,即通过鱼类的干细胞生产鱼肉。公司的联合创始人Mike Selden也认为充分的信息沟通有助于赢得顾客的信任。“我们不会再不进行公众对话就把转基因食物推向市场了,这是转基因食品行业过去所犯的错误。”他说,“如果我们这样做,那失败是必然的。”

Selden认为“极地苹果”和他的“人造海鲜”是类似的,它们都带有可以满足顾客需求的特性。Finless Foods已经制造出了蓝鳍金枪鱼肉的原型,他们希望人们在食用海鲜的时候无需再担心过度捕捞、动物屠杀或者环境污染。

但是也有其他声音认为Okanagan对于它的苹果是如何生产出来的说明仍然不够。该公司并未在包装袋上提到转基因食物,而只是有一个二维码,用手机扫了之后能够看到在线信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智能手机,即便你有,你会扫每一个二维码吗?”Bill Freese说。他是华盛顿特区游说团体食物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的一名科学政策分析师,他希望“极地苹果”能够被明确地标识为转基因食品。

对于转基因食物或其他“实验室”食物的研发者来说,如果他们想在美国售卖他们的产品,除了顾客反应,还有别的问题需要考虑。一个主要障碍是美国的监管程序,它涉及复杂交错的多个联邦机构,对于很多公司来说,这是一条前途未卜的路。美国监管机构用了5年时间才批准 “极地苹果”上市销售,但对爱达荷州农业公司J. R. Simplot生产的“不变色土豆”的评估只花了2年。

2016年,美国农业部(USDA)宣布不对“CRISPR蘑菇”进行评估(研究人员通过CRISPR技术删除了蘑菇中的一个基因)。这似乎为“CRISPR蘑菇”上市扫清了障碍。但是Yang表示在《自然》杂志新闻组报道了美国农业部的决定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联系了他,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对这种蘑菇进行评估。“我同意了他们的请求以期换取顾客的安心。”Yang说。

从投资者的角度出发,相比监管方面的不确定性,顾客一方的不确定性可能是转基因食物成功道路上更大的障碍。James Hardiman是加州风投基金Data Collective的合伙人之一,他表示研究转基因食物的公司可以在长期计划中留有一定时间与监管机构进行斡旋,然而转基因食物的公众形象似乎更难把控。“大众有时候是不理性的。”他说。

尽管如此,Carter对于他的“极地苹果”仍然持乐观态度。“我们很少收到邮件说我们是恶魔了。”他说,“现在更多的是询问他们可以在哪里买到‘极地苹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