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真实事件记录:一个12岁阿富汗少年的逃亡之旅

文化新闻腾讯文化2017-11-14 15:29

本文摘自《寻找更明亮的天空》,古尔瓦力·帕萨雷,娜德纳·古力 著,吴超 译,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10月

根据真实事件记录:一个12岁阿富汗少年的逃亡之旅

图片来自网络

前 言

命悬一线,我想象着被淹死的滋味。

看来就这样了:我再也没有机会感受妈妈温暖的怀抱、爸爸有力的臂膀,还有家人们无微不至的关爱。浊浪排空,也许下一秒,我幼小的身躯就将被整个吞下,消失在冰冷、黑暗的大海深处。

“妈妈,妈妈!”我大叫着,祈求妈妈能突然降临,抓住她十二岁的儿子的手,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

这段旅程本该是我崭新人生的起点,而非终点。

不知在哪里听说过,溺亡是一种非常平静的死法。不管这话出自谁人之口,他显然没有见识过一艘满载难民的破船在地中海猛烈的暴风雨中飘摇时,满船人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情景。

早在一天前,我们就已经吃光、喝净了船上本就少得可怜的食物和淡水。此时此刻,弥漫在人群中的只剩下恐惧的气息,以及呕吐物和粪便的熏天臭味儿。黑夜仿佛没有尽头,它葬送了希望,也夺走了我们的勇气。绝望装满我的口袋,像石头一样沉重。

当初从土耳其开船时,那个白头发的库尔德蛇头曾向我们保证说,不出几个小时,我们就能到达希腊。此人替一个势力很大的国家级代理人做事。而那样的大人物通常躲在幕后,掌握和操纵着所有需要经过他们国家的难民走私业务。钱在人与人之间流转,交易通过一系列地区代理和地方中间人达成。整个难民走私行业犹如一座金字塔,处在塔尖的国家代理人下面通常有数个地区代理和几百个蛇头、司机和向导等人。他们同时操控着几百甚至几千个难民在不同国家之间的转运活动。

然而今天,这个库尔德人食言了。起程已经两天了,我们仍在海 上。

出发第二天早上,离岸足够远时,船长撤下了土耳其国旗,升起希腊国旗。这本该是个好兆头,但我却觉得不太对劲。如果我们已经进入希腊海域,为什么却迟迟没有靠岸呢?大家议论纷纷,都怀疑出了什么岔子。而被关在船舱底下的人们——他们占了总人数的一多半——则开始恐慌起来。他们是最先登船的人,为了能上船——尽管这只是一艘经不起大风大浪的观光船——他们还曾蛮横地推开那些身材瘦弱的同胞。上船之后,船长和他的年轻手下径直把他们塞到了甲板下面。他们谁都想不到自己会被锁在一扇铁门之后,如同置身一个浮动的棺材里。于是,他们整夜呼号,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来。感谢真主,我并不在他们的行列中。

我是最后登船的少数人之一。在码头时,我就一直忐忑不安,生怕没有登船的机会。最后上了船时,船舱里已经挤得连个孩子都塞不进去,所以我被安置在露天的甲板上,谢天谢地。作为船上唯一的小孩子,即便一切顺利,我幸存的概率也并不乐观。但在甲板上,我至少还有抗争的机会,不像底舱那些人只能听天由命。

船上没有厕所。有的人直接尿在裤子里,有的人则尿在空瓶子里,还有些人甚至把尿储存下来当水喝。脚下污秽遍地,那是混合了海水的屎和尿。即便在露天的甲板上,我们也能被臭气熏得睁不开眼睛。坐在甲板边缘的木长凳上,我的屁股被硌得快要开花了。而我们又彼此挤得你我难分,就像罐头盒里的沙丁鱼。睡觉更不现实,因为睡着不超过两分钟便会被挤醒。

哈密德紧挨着我。他二十出头,是我六天前才认识的朋友。我们彼此枕着对方的肩膀休息。我还有一个朋友,名叫迈赫兰。不幸的是,他被困在甲板下面。夜里,我能听到他凄惨的呼叫:“安拉,救救我们吧!安拉!”

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夜里:船长允许我和哈密德爬上驾驶舱的舱顶。我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能得到这样的优待,或许是船长可怜我,小小年纪就不得不孤身一人背井离乡?

大浪不停地摇晃着船身,我们在高处反倒觉得安全些。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伸展胳膊和双腿都令我们备感惬意。但与此同时,我又不得不时刻保持紧张,因为稍不留神,我就可能被甩到海里。我不会游泳,掉进水里必死无疑,因为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人会愿意跳下去救我。虽说我们身处同样的不幸,可逃难就是逃难,自身都难保,谁还有闲工夫关心别人的死活呢?

第三天破晓,船长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他不停地用土耳其语对着无线电大吼。我想他比谁都清楚,没有食物和淡水,我们撑不了多久。而他更担心碰上土耳其海警船,因为私载难民偷渡是要坐牢的。

我偶然听到两个人在密谋夺船。他们和我一样,都是阿富汗难 民。

“咱们先制伏船长,把他绑起来。”一个人说。

他的朋友摇摇头:“笨蛋。要是绑了船长,还有谁能把我们带到希腊去啊?”

第二个人说得没错。

不管乐不乐意,我们的命运就攥在船长手中。他,还有大海。

缺吃少喝令我昏昏沉沉,我一度出现幻觉。我的喉咙像着火一样干渴难耐,连张嘴呼吸都变得痛苦不堪。不过,说不定这倒是个转移恐惧的好办法。我幻想着抵达希腊之后一切将变得多么美好——起码有地方能洗去这一身的脏臭,仅此而已。听起来有些可笑,但我不停地想象着穿上新衣服以及新衣服摩擦着干净皮肤的美妙感觉。

也许因为我满脑子都想着活命的事,所以没工夫思念远在故乡的家人。妈妈曾付钱给蛇头,让他们带我和哥哥哈扎特离开阿富汗,去任何可能安全的地方。然而实际上,我们只是被丢进了不同的地狱。

想到妈妈坚定的决心,想起她再三叮嘱我不要放弃的话,我身上仿佛又升起一股奇异的力量。“保护好自己,别再回来。”这是她对我和哥哥最后说的话。她送我们到异国他乡寻找庇护,无非是想让我们活下去,让我们逃脱恶人的屠戮。

可是很多次,我倒希望她没有那么做。

作品简介

根据真实事件记录:一个12岁阿富汗少年的逃亡之旅

《寻找更明亮的天空》,古尔瓦力·帕萨雷,娜德纳·古力 著,吴超 译,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10月

12岁的古尔瓦力生活在阿富汗东部的楠格哈尔省,父亲和爷爷相继在冲突中遇害。为了远离战争和苦难,妈妈将他送出祖国,他开始了九死一生的逃亡之旅。

他用双脚行走,在马背上颠簸,跳下飞驰的列车,冒死穿越边境,逃离蛇头的魔爪,跨过高山、大河、湖泊、海洋,一心想抵达能让他生存的地方。

历时1年,两度入狱,穿越亚欧大陆9个国家,行程超过20000公里,古尔瓦力终于来到英国,翻开了人生新的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