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会面 她抚摸着的是自己已故的丈夫的脸...

  原标题:一场会面,她抚摸着的,是自己已故的丈夫的脸...

  最近一场会面引起了很多外媒的关注。

  Lilly Ross抚摸着这位男士脸,

  时而感到有些难过

  时而跟他分享自己日常的点滴。

  Lilly起初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心情很复杂,

  因为他并不是自己的丈夫,

  但是她手上触到的,却切切实实是自己丈夫的脸。

  之前,Lilly有一个恩爱的老公,他们从高中就在一起,

  她一心想的是跟他幸福的生活下去。

  然而...

  2016年的一天,丈夫莫名的在明尼苏达州一个农村,开抢自杀了。

  这件事对Lilly的打击除了没了丈夫之外,也意味着孩子没有了爸爸。

  当时Lilly已经怀孕八个月。

  坚强的Lilly还存留着最大的善意和理性。

  “当是我很绝望,但是我想到丈夫死后,依然能给我们的孩子上一课,让他成为一个好人。

  我决定把丈夫的器官都捐献出去,让他出生之后知道,爸爸是怎么帮助别人的“。

  随后,Lilly找到了一家机构,签署协议,同意把丈夫的肺,肾和其他的器官捐赠给需要的人。

  做完这一切,Lilly也就准备整理好心情,回到从前的生活轨道,

  但是...

  美国中西部一家专门负责器官捐赠的非营利组织找到Lilly,告诉她...

  “有人需要你的帮助,他叫Sandness,

  他需要你丈夫的脸”。

  Sandness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始于十年前的一个愚蠢的决定。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的决定”。

  Sandness是一家油田的电工,10几年之前当年21岁的Sandness有些抑郁。

  2006年12月,圣诞节的两天之前,Sandness喝了一些酒,想暂时逃离一下生活中的烦恼。

  但是没想到,越喝酒越抑郁,

  他身体几乎不受控制的去拿起了家里那把步枪,把枪管怼着自己的下巴,

  一闭眼,开了枪。

  (图片里是青少年时期的Sandness跟妈妈)

  家人听到枪响之后,赶忙冲到Sandness的房间,看着血肉模糊的Sandness躺在地上大叫,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把Sandness送到了医院。

  开枪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面对来救他的医疗人员,他不停的祈求,“我不想死,求求让我活下来...”

  “他整个下巴都没了,舌头露在外面,满脸血肉模糊,

  很可怕,但也算是个奇迹”。

  Sandness的妈妈回忆起这个画面,看着自己“捡”回一条命的儿子,有些恐惧,也有些庆幸。

  因为没有伤到致命的部位,再加上送医及时,Sandness被抢救回来,

  当年的医生表示,他们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

  步枪强大的威力,一路几乎轰掉了他半边脸...

  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是Sandness没了下牙床,失去了一大块下巴和鼻子,整个脸被严重毁容,连吃饭和呼吸的方式都变了。

  “虽然活了下来,但是生活被完全改变”。

  Sandness不敢跟外界联系,他自卑于自己这样的容貌,

  假下巴让他看起来更不自然,因为鼻子已经完全没有了,就算带上假鼻子也会因为没有支撑经常掉下来。

  那段时间,Sandness埋头在工厂里戴着面具干活,充实让自己,让自己忙,让可以短暂的逃离一会儿。

  但是一些情况总会把Sandness拉回现实,

  十年间他不敢照镜子,家里的镜子全都藏好,

  他不敢接触小孩,因为所有小朋友看到他的样子都会被吓到。

  十年里Sandness深居简出,他说这是自己冲动的代价。

  他本来以为自己就会在这种无法跟人沟通的日子里,过完自己的一生。

  直到2012年,Sandness无意接触到了一家诊所开设的面目移植计划,

  经过几年的沟通和检查,Sandness的名字终于被写在了等待移植的名单上。

  毕竟,捐器官的人这么少,愿意捐献死者脸部的,简直屈指可数。

  虽然这个等待可能遥遥无期,但是对Sandness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希望,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我们开头说到的Lilly,

  捐赠组织找到Lilly,表示他们做了比对,

  Lilly死去的丈夫跟等候捐献的Sandness各项身体特征和要求都非常匹配,年龄,血型,面部特征都非常适合进行移植。

  他们非常希望她能把丈夫的脸也捐出来。

  起初Lilly一万个不同意。

  就算这对Sandness而言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不想在路上走着走着,看到一个像我丈夫的人,

  我不能把他的脸也捐出去“。

  Lilly担心,万一把脸捐出去,万一在街上碰到这个人,自己真的会被思念击垮。

  但是捐赠组织劝说Lilly,Sandness有自己个额头和眼睛,只要鼻子和下巴的部分,就算捐赠了,也不会看起来跟自己的亡夫一样。

  Lilly犹豫了,这段话打消了自己最大的顾虑,

  毕竟当初捐出丈夫器官,也是为了帮助人的同时,给孩子当个榜样。

  既然如此,那就好人做到底把,

  在问过丈夫生前的朋友之后,Lilly把亡夫的脸捐给了Sandness。

  2016年6月底,Sandness经过60余名医生56个小时的努力,

  他“重生”了。

  这大概是Sandness十年以来,第一次自己主动照镜子,

  他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映像,观察了很久。

  虽然脸上还能看到疤痕,而且要每天服用抗排斥药物,还得锻炼脸部肌肉,

  但是Sandness无比享受换脸之后的每一刻,

  毕竟就算咀嚼一口披萨的感觉,对他来说都是10年前的回忆了。

  Sandness表示,有了新脸之后,他也不会离开家乡去大城市,他想跳舞,去餐馆吃饭,做是十年里他错过的所有事,

  当然,还有感谢Lilly。

  “所有对我有过帮助的人,一句谢谢不足为报,

  尤其是对Lilly和她死去的丈夫“。

  在Sandness的请求下,术后的第16个月,也就是前几天,

  当年负责联系Lilly的慈善机构,联系了两人的这次见面。

  两个人见面的一瞬间,都忍不住的哭了。

  她看着Sandness的脸,虽然不是跟丈夫的完全一样,但多少有些痕迹。

  她慢慢的摸着下巴的一小块部位,呢喃着

  “不像,不像他,就是下巴这一小块还是会让我想起他,

  他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地方就不长胡子“。

  两个人聊了很多,Lilly这次还带来了自己的儿子,

  想让儿子看看爸爸真的在帮助别人,即使他已经不在了。

  Sandness办了一份信托基金,表示钱会留着给Lilly的儿子上学用。

  最后,他对Lilly说,这次想见她就是希望能向她证明,

  自己会好好的活下去,

  Lilly送的这份大礼,他没有浪费。

  ref: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mericas/face-transplant-woman-dead-husband-face-clinic-minnesota-wyoming-lilly-ross-andy-sandness-a8049666.html

  http://time.com/5018782/andy-sandess-lily-ross-face-transplant/

  --------------

  魔王Yuki酱:妈耶我感叹一下整容技术真的很发达了整容的初衷就是为了拯救这些为面容损毁困扰的人啊这样很好

  牵伱的手好吗:这位妻子真善良。希望这个小伙子好好活着加油

  苏醒醒来了:另一种存在的方式,希望你能永远幸福

  仙男本色:真的不得不佩服这女的,真的坚强!

  别再看我主页啊:珍爱生命,那些念头真的只是一瞬间。明天很美好,你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不要自杀。最后祝福他们幸福的生活下去

  wuli毛毛4ever:感恩世界上有这些既勇敢又温暖的好人…言语不足以表达我看见那张重生的脸时,那种无比的感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xuh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