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确保每次出场都完美 常自问是否会失败

北京东五环边的摄影基地,最大的一间影棚可以开进汽车。孙杨走进来,颀长、挺拔,脚步轻快,颔首微笑,跟早已准备好的摄影、服装、化妆工作人员打着招呼。

“老师,请问哪里有水龙头可以打湿下头发?”他很自然地称呼现场所有人为“老师”,两三分钟,就跟大家熟稔起来,讲话声音却很轻。一道帘子隔开的更衣室兼化妆间里,利用化妆师在脸上忙活的工夫,他刷了刷微博,看到自己半小时前下飞机时被拍到的照片,“你穿的衣服、背的包什么牌子都已经被搜出来了!”

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检查了服装师从品牌借来用于拍摄的衣服,把一件白衬衫拿到一边,“这上面的英文意思不雅,这件不要。”

镜头前的他笑得灿烂,整洁的牙齿为妆容加分。这位三块奥运金牌得主、世界泳坛中长距离大满贯获得者刚刚结束了他五个月的超长赛季,水面之上却还有满满的行程。

四个多小时的拍摄,从他脸上看不出倦色,换装补妆时,脚底下倒像是有弹簧一样,一弹一弹地“跳”到更衣间。晚上9点,拍摄结束。在附近吃过晚饭后,他赶往廊坊,参与央视《挑战不可能》第三季的录制。

在姚明、刘翔、李娜陆续退役之后,孙杨成为中国体育最夺目的一张世界级名片。移动互联网和大型真人秀节目的兴盛,将他的影响力和关注度提升到过往体育明星的高度,由中国体育报业总社发起的“中国体育价值榜”评选中,孙杨自2015年榜单创立之始,一直把守着运动员传播影响力榜单首位。福布斯今年9月发布了“2017中国名人榜”榜单,孙杨排名第69位,也是前一百位入榜名人中唯一一位运动员。

他深知自己在水面上下都要用心,“体育界以前的确都是‘唯金牌论’,运动员只要拿了金牌就行。但是现在社会对我们的要求已经变了,体育明星是青少年的一个榜样,运动员不仅仅只是要成绩好,在各方面甚至自己的形象谈吐都被关注。”里约奥运会结束后,他利用宝贵的休整时间矫正了牙齿,确保自己每一次出场都完美,“360度无死角”。

孙杨:确保每次出场都完美 常自问是否会失败

2017年7月23日,北京,国际泳联世界游泳锦标赛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孙杨庆祝夺冠

26岁的他已经被视为老将,加上荣誉等身,常常被追问何时功成身退,日前他正式对外表示,至少将要游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

“他已经是世界泳坛最顶级的几个之一了。如果他能参加东京奥运会,那么他就有可能成为游泳史上除菲尔普斯之外,第二、第三位的传奇运动员。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孙杨的澳大利亚外教丹尼斯在夏威夷的绝美海滩边接受了本刊电话采访,“我们现在正在往这个方向去走,如果我们每年都达到既定的目标,有很多东西要预备,也有很多奇迹会发生。”

找到持续前行的内在动力(find the way what can keep him in the sport longer),在丹尼斯看来,是孙杨能否顺利游到东京的关键所在,“这个动力必须是内在的(inside),是激励(inspire)而不是负担。”

“你应该休息三个月再训练!”他鼓动孙杨像他一样去度个长假,脱掉泳衣,去唱歌、去演戏,去做任何自己喜欢的事情,“你拍了电影,我买票去看!”

Rule Yourself

央视体育频道的操盘手、资深主持人张斌对孙杨保持着长期的关注,这几年几乎每个重大赛事前后,他都会把孙杨请到演播室做专访。

伦敦奥运会前张斌便预言,“孙杨将成为下一个刘翔,成为中国体育第一流的明星。”

孙杨包里装着一本《我就是刘翔》奔赴伦敦,这届奥运会上,人们记住了飞人刘翔再度抱憾退赛,也看到21岁的孙杨在泳池竞速中豪取两金,成为中国游泳史上第一个男子奥运冠军。

孙杨在里约奥运会夺得200米自由泳金牌后,张斌说,“我们期待孙杨的不仅是一块块奖牌的叠加……孙杨从最初的中国游泳的突破到现在中国游泳的主宰,代表的不仅是运动方式,未来在个人的生活以及在运动员新的生活方式上,他应该树立新的榜样。”

对生活的掌控力,跟水下的竞争力一样,都需要艰苦的训练和提升。从伦敦到里约,孙杨最大的收获不仅是自由泳中长距离的全面统治力,还有水下到水上的历练和成长。

2013年到2014年,孙杨麻烦不断,先后经历了师徒失和、无证驾驶、误服禁药。张斌在节目里说,“我内心其实挺焦急的,我觉得有人应该帮上孙杨,他的运动能力、他的心理成熟和世人的期待,这三个如果能在一条线上,那是最棒的,但是有时候会有一些小小的错位吧,可能会给你一点不适的感觉,但是只能慢慢来。”

这样的迷失并非个案。对于运动员来说,没有获得奥运金牌的奥运周期靠雄心支撑,夺金之后,下一个周期的前行,则需要在交织的欲望中淬炼初心。

“很多人在这个阶段找不到继续激励自己吃苦训练的动力,或者无法再在泳池里找到乐趣。这个时候他们往往会做出让人吃惊的举动。”丹尼斯教练在电话里列出一长串体坛名将的名字,其中包括许多游泳运动员的超级偶像菲尔普斯。

菲尔普斯在里约奥运会前两年宣布复出,借助严格到残酷的备战重整自己的生活。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他获得八枚金牌创造历史,他在自传《水面之下》中谈到,“从雅典到北京,这四年我只休息了两天。”2009年菲尔普斯被媒体曝光吸食大麻、生活放纵。伦敦奥运会他从水中捞起四块金牌,之后宣布退役。

“菲鱼”上岸之后,并没有失去水面之下的超能力,却时常需要面对体重失控、人生失焦的挑战。里约奥运会为他再添了五块金牌,一路陪伴他的教练鲍勃对美国《体育画报》记者说,“迈克尔已无须在水里面证明自己了,现在他要赢得生活。”

“Rule yourself!”是菲尔普斯里约复出之战广告片的slogan。高度自律的职业运动员,为什么不一定能将超人的自制力从赛场复制到日常?

孙杨这样回答我的提问,“我们在平时舍弃了很多该有的生活,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训练上,我们的掌控,更多的是比赛。”

“作为一个运动员,接受并战胜身体、时间的限制,日复一日地训练,提升,不容易,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丹尼斯认为运动员在最初的竞技目标获得满足后,必须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当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游时,乐趣、动力都在其中了。这时候的你,不再是重复,相反,每一天,你作为一个人,都在更新变化。甚至不用离开泳池,你也在经历不同的生活——你的知识、见识甚至天性都在变化。”

消失的指纹

“老丹总是那样说,他想要我快乐地游下去!”去往餐厅的路上,我和孙杨在商务车里聊着。有一段路不太好走,明明暗暗的车灯一闪一闪。孙杨妈妈杨明在副驾驶座位上打了一个哈欠。

孙杨的手机屏幕一闪,他说了声抱歉,用密码给手机解了锁。他的手指纤长,指纹竟然已经都在水里泡掉了,“没有办法用指纹解锁,出国的时候,摁指纹确认是特别头疼的事情。”

2015年喀山世锦赛前,他给央视记者算了一笔账——

7岁下水,平均每天游三千米;12岁成为专业运动员,平均每天游一万三千米。“从7岁到现在,我至少训练了五千天,地球一圈才四万多公里,这样一算,我已经游了一圈多了。”

绕地第二圈,他当然渴望找到“乐趣”。游到东京绝非易事,就连一向对他要求严格的妈妈都提醒他,“你认真考虑下,考虑好了,我们再对外说。”

“其实他现在选择功成身退,我们也都没有意见的。”杨明常被称为“虎妈”,在孙杨拍照时,我们在一旁聊了很长时间。传言夸大了她的严厉,却忽略了她对体育教育理念的深入思考。杨明年轻时是专业排球运动员,退役后进入上海体育学院学习,执教过大学校队。除了生活上的无微不至,她的专业素养使得孙杨在起步阶段目标明确、手段科学。

“孙杨小时候,我对他说的最多得就是一个字‘快’!后来他出成绩了,我对外面说得最多的,就是‘没有童年’。”

她自己也失去很多,“没看过杭州的夜景”,“每天都是打仗一样的,”从孙杨训练以来,为了保证营养,她每天都给孩子煲汤,“晚饭从来不出去吃的,如果出去了,第二天就没有汤了。”

她和先生孙全洪都是专业运动员出身,知道竞技体育的艰苦,原本是不打算让独生子再做这行的。“孙杨做了骨龄测试,预测他可能长到1米96到1米97,”夫妻二人商量,“这么高,如果不从事体育锻炼,那身材没办法看了。其实我们对孙杨最开始想法很简单,一是身体好,二是性格好。”

孙杨:确保每次出场都完美 常自问是否会失败

2016年8月16日,浙江杭州,孙杨回母校陈经纶体校参观,与小学员合影

“孙杨从小就是我们自己带,感情非常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管他,他肯听的。”孙杨成名后,常有人找他们取经,“其实你不可能只是‘管’的,爱是前提。”

她还有许多妈妈缺乏的恒心和正面管教的毅力。比如,决定了要练一样东西,这个特长又符合孩子的特质,那么就要“像个样子”——

“你不能输给女孩子吧!”孙杨7岁,从200个小学员中游到40个,“然后十个,最后只剩五个,四个女孩,他一个男孩儿!”

“你都去体校了,现在不练了,回去,多难看!拿了冠军,不想练了,回去也有面子呀!”孙杨四年级入选浙江省少儿运动会集训队,在体校集训时吃不消,想回到原来的学校,她这样激将。

“孙杨,这一年里在这个单项上你的成绩都是最好的,你自己说的,拿银牌,就是失败!如果不想要再尝到失败的滋味,你就拼出来!”世界大赛上,她能敏锐地从儿子的只言片语听出问题,别人都是宽心,她讲话扎心,“到那个地步,比的就是一口气啊!我要给他长士气呀!”

……

伦敦奥运会后,围在孙杨身边的都是说好话的,她提醒儿子不要“德不配位”!

“我妈妈在我取得成绩的时候,没有像有的家长那样,不敢再去说孩子或者是管理孩子,该严格的还是严格,这个我是赞同的。因为很多时候往往就是在年轻、在出名的时候,没有把控好,可能就会走到岔路。”

今年母亲节,孙杨发了一篇长微博——

都在称赞《摔跤吧!爸爸》中坚强并内敛的父亲,而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不仅有位同样伟大的父亲,而且还有位更为坚定并执着的母亲。我练游泳是个偶然,但在明姐的“逼迫”下登上世界之巅却是个必然——因为太苦,我想过放弃,但她却从来不曾动摇;因为太累,我想过“见好就收”,但在她的概念中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明姐对我要求很高,对自己要求更高——从小至今,在我训练的时候,你一定在水池边见过她;在我比赛的时候,你一定在看台上见过她。她不是我的影子,而是我始终不变的坚强后盾——里约奥运会时,她忍着胆结石的剧痛为我煲汤;全国冠军赛时,她每天为我的比赛都要忙碌到凌晨……金牌不是土里长出来的,但有了明姐的全心全意,我没有理由不拿金牌。谢谢您,明姐,我坚强并伟大的妈妈。祝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吉祥如意!游泳吧!妈妈!

“现在跟他说什么,他都能理解了,以前说,有些东西他理解不来。”杨明湿了眼睛,“我这两天又在说他了,既然对外说了要游到东京,那就得像个样子,休息几天了,要赶紧恢复训练了!”

凌晨3点的泳池

海外集训、名师指导,对标国际名将的训练体系,是中国游泳尤其是男子游泳这十多年来取得突破的一大关键。

丹尼斯曾于2000年和2004年两度出任澳大利亚奥运会代表团游泳主教练,和他合作了二十多年的哈克特在这两届奥运会上蝉联了1500米自由泳冠军,统治这个项目长达十年。

孙杨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便接受过丹尼斯的短期指导,丹尼斯的训练强度极大,但由于执教理念成熟,洞悉运动员心理,他能够有效激发运动员调动潜能,显著提升他们的竞技素养。

孙杨:确保每次出场都完美 常自问是否会失败

2017年9月7日,天津,全运会游泳比赛前,教练丹尼斯观看孙杨热身

与游客对阳光澳洲的印象截然不同,游泳队说起澳洲集训,只有一个字——冷!

每天的训练从凌晨开始。“哎呀,那风,吹得人头疼!”杨明想起来就摇头。

2015年孙杨从喀山世锦赛夺冠后,下了飞机抱着世锦赛MVP(最有价值运动员)奖杯就奔赴央视演播室,他跟张斌打趣,“张老师,您也可以试试,在凌晨3点跳进黄金海岸边的那个游泳池……”

“那么,现在让你甘心跳进冰冷泳池的动力又是什么呢?”我问孙杨。

这个问题我此前也问过老丹,他说,“对世界级的运动员来说,一定要激励他们看得更高,突破自己的舒适区——将获胜、打破更多的世界纪录放在他的计划里!”

孙杨的回答呼应了老丹的想法,“我认为我自己有这个能力,我想要在我退役之后,留下一个纪录,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人能够打破!”

老丹觉得孙杨已经部分解决了持续发动的问题,虽然方式并不是通过减压,“他接受了自己的责任(accept the responsibility),理解自己的位置、定睛自己的目标,这种理解使得他更能够自我驱动。”

美国《体育画报》记者S.L.Price曾写过一篇有趣的文章,探讨出身于美好家庭的孩子在竞技场上为什么还有一种“对于不完美的愤怒感”。

他探访了当今女子泳坛霸主莱德基的家人和教练,想找到这个女孩子旺盛的求胜动力从何而来——

“莱德基是个谜,”美国奥运游泳队女队教练戴夫·马什对他说,“在训练和比赛中我能感受到她的饥饿感。她到底在追求什么?什么样的成绩才能让她满意。她对于不完美的愤怒感从何而来?我想弄清楚原因,因为这太不符合我们以往的认知。莱德基来自一个美好的家庭,可以轻松拥有想要的一切;她是个善良的姑娘,似乎没有任何阴暗面——可她就是有使不完的劲儿,即便在训练中也是如此。”

孙杨称之为“优秀运动员的共同的个性”,“菲尔普斯在训练结束后,说自己的双腿酸软得就像煮过了的意大利面,加点儿番茄酱就可以拌拌吃了。优秀运动员有共性,我训练也是不会自己留力的,就有多少力用多少力。职业运动就是在挑战人类极限,这个过程中少不了这种伤痛或者疼痛,这个怎么讲,其实每当训练完了我都觉得是一种骄傲,一种成就,不是所有运动员都能练出这样的感觉的,真的。”

孙杨说自己越长大,越意识到父母对自己的深刻影响,“他们对我特别关心,但同时也都把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都是我的榜样。”

孙杨的父母都极有进取心,二十多年来,他们不仅全力参与孩子的成长,夫妻二人在自己的职业规划和管理上也十分严格,两个人工作后,又先后念了研究生,评了教授。

“孙杨爸爸那会儿还是破格的,是他们学校最年轻的副教授,”杨明在安顿孩子睡下之后,摊开书本,“评职称,都是这样一关一关过的呀,考计算机、考英语……”

母子二人曾经有过一番对话:孙杨说,“妈妈,我太辛苦了!”杨明说,“从事竞技体育,没有人不辛苦的,能够有幸达到你这个高度,不多。”

她自己年轻时是出色的主攻手,因为身高没能进省队,“那个时候省队必须要1米75嘛,我少了1.5厘米。”因为技术出色,她常被借调去打比赛,但是编制始终无法解决。

“孙杨第一次参加浙江省少儿运动会选拔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悬的,当时我就想啊,我们那时候打比赛都是拿冠军的,怎么自己的孩子练个游泳,比赛名都可能报不上,这怎么行呢,”她的好胜心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毫无疑问,孙杨想要更多,“在有了好的生活之后,继续持守自己的梦想,让大家看到你的精神和坚持,可能会产生一种敬意,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体育精神的伟大!我渴望自己能成为这种精神的传承。”

我常问自己,会不会失败?——对话孙杨

凌晨3点跳进泳池的动力从何而来

人物周刊:丹尼斯教练说他现在跟你在一起主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你游得更久?在这个过程中同时让你接受所肩负的责任,但是不把它当作一个负担。你自己持续游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孙杨:我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同时还肩负这个责任。

我一直是做一个事情就希望能把它做好的人,要不就不做。像训练也是一样的,要不我就不训练,要训练我一定就是百分百地投入。

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别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不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和初心,无论取得过什么样的成绩,还是依然可以保持起初那样的训练状态。这个无论对于现在刚刚开始游泳的孩子,还是刚刚进入国家队的年轻运动员,应该都是非常好的一个榜样。

人物周刊:丹尼斯说如果你能游到东京的话,你有望成为游泳史上第二第三的运动员。这个评价非常高,因为没有人能跟菲尔普斯比。但这个目标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如同你此前在央视接受张斌老师采访所说,要在凌晨3点跳进那个冰冷的泳池……

孙杨:这个怎么说呢……其实我觉得在我这个年纪,多吃点儿苦是个好事,现在这样奋斗,不只是想要过上一个更好的生活。在有了好的生活之后,继续持守自己的梦想,让大家看到你的精神和坚持,可能会产生一种敬意,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体育精神的伟大!我渴望自己能成为这种精神的传承。

菲尔普斯在训练结束后,说自己的双腿酸软得就像煮过了的意大利面,加点儿番茄酱就可以拌拌吃了。优秀运动员有共性,我训练也是不会自己留力的,就有多少力用多少力。职业运动就是在挑战人类极限,这个过程中少不了伤痛,每当训练完了我都觉得是一种骄傲,一种成就,不是所有运动员都能练出这样的感觉的,真的。

人物周刊:你正走在成为传奇的路上,成为传奇同时意味着人们会要求你更完美。你会觉得有压力吗?

孙杨:老丹(丹尼斯教练)他其实都希望我快乐地游,而且不要把游泳变成负担。但是外界对我的期待,期望我做得更好,这也是很正常的。

你说我比赛有没有压力,那肯定有,说没有那是假话。菲尔普斯是我的偶像,可以说未来20年应该都不会有人能超越他的,他的成绩类似于一个非人类的奇迹。对我来说,就是想要做得更好,向他靠近,向他这样的传奇和纪录去靠拢,其实也是向伟大致敬。

人物周刊:菲尔普斯在水中是完美的,但他在上岸之后,自己的生活有段时间是失控的。人们也许会问,一个高度自律的顶尖职业运动员,为什么不可以管好自己的生活?你觉得这中间可以简单地划等号吗?

孙杨:对,我知道他的波折。这个东西是这样,我们在平时舍弃了很多该有的生活,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训练上,我们的掌控,更多的是比赛。那些牺牲掉的东西,我觉得上天一定都是看着的,你的付出和回报,一定都是均等的,甚至你付出10倍可能回报就是20倍。

人物周刊:你从丹尼斯教练身上受益最多的是什么?说到外教,一般人的想象是非常有趣、对运动员的鼓励和尊重。但我采访他时,他说自己很严苛,“绝不应该把鼓励变得廉价。”

孙杨:他带给我的是职业精神!这种精神我觉得很可贵,这也是从年轻教员到年轻运动员都需要学习的,我的中方主管教练郑坤良这两年跟老丹在一起工作,也有很大的感悟。

跟丹尼斯训练每天很开心、很快乐,他的强度定得很大,他也知道运动员每一天完成他的训练计划有多困难,但他不会流露出来,直到训练结束之后,他会告诉你,“确实今天的训练很难,但是你做到了,你很伟大!”

他不是一下子把这一天的训练计划写出来的,我游一组,完成一部分,他再写出下一步。很多运动员会说,他后面还有,那么我省点儿力,但我不会省力,当你竭尽全力,做到自己的极限时,他的鼓励很有力量,“你这样训练,到比赛中一定能把自己的东西发挥出来!”(孙杨妈妈杨明说,孙杨刚跟着丹尼斯训练时,每次得到表扬,都会打电话给家里,“今天外教表扬我两次!”)

人物周刊:除了年龄之外,现在似乎是你最好的时光,有这么好的教练,并且自己有高度的职业自觉和自我驱动。

孙杨:对,经过这两年的磨合,丹尼斯、我的中方教练,还有团队的其他成员,我们在一起彼此非常了解,不只是师徒情,已经慢慢变成类似一种亲情,大家在一起训练,生活。

我自己现在应该说是处在运动员比较黄金期的这么一段时间,所以也希望自己能再坚持努力游几年。

现在太多的运动员一到了二十出头就想我是不是该退役了,其实很多人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极限,这个对于年轻一代的运动员来说是很可怕的一个方向,因为你没有毅力战胜自己的惰性的话,做什么都没有办法取得成功,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样,你退役了,去做其他的事情,到某个时候可能也会选择放弃。

我想要“完美的成功”

人物周刊:你从小家教很严,妈妈又是超级专业的妈妈,她还不是简单粗暴严格管理的“虎妈”,她在你的运动生涯管理上是个专业的参与者。

孙杨:严当然肯定是好的。任何一个优秀,或者说好的家庭都一定是家教严格。这个东西就看怎么去把它平衡好,作为孩子来说,其实有时候还是会有抵触情绪。

我们接触的社会和事物跟上一代不一样,肯定会有问题,我觉得需要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不是跟父母去吵去闹,有可能更好的方法就是折衷。

我妈妈在我取得成绩的时候,没有像有的家长那样,不敢再去说孩子或者是管理孩子,该严格的还是严格,这个我是赞同的。因为很多时候往往就是在年轻、在出名的时候,没有把控好,可能就会走到岔路。有的家庭,可能给孩子很大的自由,想干什么干什么,但家长对孩子完全失控,我觉得即便那个孩子可能取得成绩,那也算不上是真正的成功。

一家人开开心心,彼此间特别融洽,这样才是成功。即便我拿了冠军,如果说跟家人关系并不好,或者说你都不认可家庭,那么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成功,我觉得是有瑕疵的成功。

人物周刊:央视张斌老师这些年,几乎每个关键节点都对你做过专访,有一个问题,他从2013年到2015年,连续问了三次。这个问题是——“你是不是相信只要有金牌,一切质疑都会烟消云散?”

孙杨:我知道张斌老师这样问的意思。体育界以前的确都是“唯金牌论”,运动员只要拿了金牌就行。但是现在社会对我们的要求已经变了,体育明星是青少年的一个榜样,运动员不仅仅要成绩好,在各方面甚至自己的形象谈吐都被关注。我妈妈经常提醒的一句话就是,要防止自己“德不配位”。

外在形象是父母给的,这个东西没有办法去改变,那么在沟通交流上就尤为重要,你会不会说话,你能不能跟人家沟通,能不能融入到社会,都是非常重要的。不会说话的人,可能一开口就会颠覆自己在人们心中的印象。

成为国际知名的运动员之后,更是不能只会训练、比赛,每一次国际大赛都是一个国际舞台,你一出场,就代表着国家的形象,打个比方说,在新闻发布会上,遇到外国记者带有挑衅倾向的问题,你有没有一个基本的应对能力?

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要给中国游泳队减分。如果自己的谈吐,能够让人家看到中国游泳的进步、中国体育的进步,那真的是跟争金夺银一样有价值的。

孙杨:确保每次出场都完美 常自问是否会失败

2014年9月26日,韩国仁川亚运会,孙杨为朴泰桓庆祝生日,两人交换泳帽

人物周刊:你说过自己应对困境的诀窍是,想想对手,想象他们如何在备战,刺激自己不能落后。有一个阶段你常常想到的都是朴泰桓,除了他,还有哪些人激励过你?

孙杨:今年我认识朴泰桓正好10年,2007年墨尔本世锦赛的时候,第一次跟他同场竞技,那个时候他是我的偶像。不只是他,这些年身边一些大大小小的对手,对我都是非常好的激励。

对我们来说,大家每天都会训练,训练的质量和强度,直接决定着我们相见、决战时的胜负。一天两三个小时的训练时间,我偷懒它也会过去,我做好,也是这个时间,但是偷懒的话,不会有任何训练的成效留下来。这样日积月累,用功的积累得越来越多,偷懒的越来越少……

我总是这么想,对手,比我更努力!

人物周刊:你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候?那些波折留下了什么,是你今天可以从中汲取到指引和力量的?

孙杨:我觉得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脚骨折是最磨炼我的。当时很无助,怕自己不能恢复,我不是下围棋的,我也不是打台球的,不能坐着还可以去参加比赛,必须要靠自己的毅力去坚持顶过去。

我常常问自己会不会失败?

人物周刊:你设想过未来退役后做什么吗?

孙杨:我觉得我这辈子肯定跟水是分不开的,肯定还是特别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游泳这项运动、这个事业能够更加强大。美国名将莱德基小时候跟菲尔普斯有张合影,那个时候菲尔普斯就是她的偶像,激励她每天跳进水池里,后来她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当今最有成就的女子游泳运动员。都说她是天才,天才也需要偶像的激励,在体育领域,偶像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巨大。

人物周刊:有什么问题是你常常会问自己的?

孙杨:我会问自己退役那天自己会怎么样?今后每一年的比赛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状态?会不会失败?

到现在每一次大赛都是成功的,对我来说,拿不到金牌就是失败。我也会想会问,万一有一次比赛没拿金牌会怎么样?

但是静下心来想,以自己的能力包括天赋,且不说到2022年这么远吧,至少在2020东京奥运会之前,我相信只要努力了,我一定有这个实力继续去跟其他国家的顶尖选手抗衡,无论他们换了多少年轻的强手,我觉得自己都有这个实力。

很多人跟我说,那个时候我只要游进世界前三名,那就堪称伟大!但我给自己的目标肯定是,只要去了,我一定是朝金牌、最高领奖台去冲击的。

孙杨:确保每次出场都完美 常自问是否会失败

2017年9月26日,孙杨等全运会浙江代表团成员自拍合影

人物周刊:最大的阻力和难处在哪里?

孙杨:体能,还有训练和生活的平衡。我特别喜欢网球,费德勒、德约科维奇,还有纳达尔,我觉得他们三个都是很伟大的运动员,我都很喜欢。尤其是费德勒,他36岁了还在不断地拿冠军。我前两天看到他的一个采访,他说他现在不像二十四五岁——就是我这个年纪——他的休息、他的体能恢复,包括家庭还有他的休假等等这些都要非常合理地安排好,就是说有一个平衡的生活。

在未来的时间内,我如何去平衡好这个东西,就像丹尼斯说的,如何快乐地游泳,这个很重要,对吧?

该训练时我一定是全力以赴,但是对于我来说也要有一定的休整跟恢复,才会有一个周期接一个周期游下去的保证。运动员都有厌恶和烦躁的心理,没有休息,没有任何休假,确实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带着这种痛苦到泳池,很难有更好的成绩,一定要把游泳慢慢转化成快乐,然后享受这种快乐。

人物周刊:你用了“慢慢”,这个转换一定是不容易的,不是摆几个Pose、说说笑笑、喝杯咖啡就能做好的。

孙杨:那是肯定的!训练肯定是累的,我很快要去澳洲训练,老丹说这次他不会练得那么狠,但是那肯定也不是度假一样的。但是他会把训练气氛弄得特别好,外国队员之间也非常好,总是彼此鼓励,那种训练氛围让你觉得有一种无穷的力量,尽管很累,但是这个力量还是能促使你把更好的潜能发挥出来。

人物周刊:请你来完成这个句子,孙杨是一个____(下划线)的人?

孙杨:我觉得我肯定是幸福的人,也是一个幸福的孩子。从小到大可以说父母通过他们那一辈的努力,没有让我吃过苦。有的运动员出来特别不容易,而我从小就在一个非常优越的环境里生活,这是我非常感激的。我感谢父母给我创造的一切,我基本上什么心都不用操。

作为运动员我是很幸运的,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成功,也回报了父母,我其实是很知足了。

人物周刊:你有想做一件什么特别疯狂的事情吗?菲尔普斯跟鲨鱼一起游过,不过那条鲨鱼是虚拟的。你会跟鲨鱼游吗?

孙杨:我不知道,(笑)我有点怕鲨鱼。我还是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吧!

我有可能会跟菲尔普斯一起录一个节目,一起去挑战、创造一个看似不可能的新纪录,现在在等他那边确定时间,这一定会是我游泳生涯里难忘的回忆,他是我的偶像,是所有游泳运动员的偶像,能够得到他的尊重、与他一起配合完成比赛,这是最大的尊重,这样的尊重让我觉得非常幸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