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用毛笔4年画出44幅老重庆 曾与罗中立同学

大渝网新闻中心慢新闻2017-10-30 07:28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少林寺扫地僧并不是武林中人,却是整部小说中最深不可测的武学高手。从此,“扫地僧”就成了非职业高手的代名词。
72岁的秦廷光就是一位低调的“扫地僧”。他出生在渝中区菜园坝,从小痴迷美术,1962年进入川美附中,和罗中立是同学,1980年还在川美进修。毕业后,秦廷光却没有成为一名职业画家,分配在铜梁电影公司和铜梁报社从事美编工作。但这辈子,秦廷光的画笔从来没有放下,他的画笔每天都在耕耘。这些年来,他的4幅油画作品还入选《当代美术三十年》(1978~2008)大型美术文献典籍。
图片
秦廷光
有人说,秦廷光的画充满了生活气息,总能让人想到故乡的月亮和门前那一弯溪水,他的画让人看了有种淡淡的乡愁。退休后的秦廷光从2013年开始构思记忆中的老重庆,回忆朝天门、储奇门、过江轮渡、山城宽银幕影院等从小生活和经历过的地方。从收集文字资料、图片素材,到踏看、走访笔下的每一个地方,秦廷光历时4年多,这44幅毛笔画组图终于全部面世。
秦廷光说,希望这组画让年轻人了解老重庆,让老一辈记得住乡愁。
一个人,影响了一家三代人
“秦老师,您到铜梁没有,一会上台领奖哟!”
“你帮我领就行了,家里有客人。”
27日上午,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如约来到秦廷光家里采访,当天上午,正是第十八届重庆市美术书法摄影联展在铜梁区举行,秦廷光的美术作品《九龙贺国庆》获得了联展一等奖。
秦廷光对荣誉看得很淡,但是对画画却很痴迷。秦廷光的家,最吸引人是墙上巨幅的彩绘壁画和家里摆放的木质门窗和佛头,紧凑庄重,和窗外的喧嚣相比,这里又是一个世界。壁画出自秦廷光女婿之手,在秦廷光影响下,秦廷光的女儿、女婿和小外孙也爱画画,而且也是“非职业”选手。
图片
长江索道
图片
上清寺
二楼的过道空间放置了两块画板,中间一块窗帘隔开,里面是秦廷光的卧室,外边是一家人的“画室”。一块画板上放在一幅油画和一幅抬滑竿轿子的工笔画,另一块画板上是小孩童真的涂鸦,这个家,成了一家三代人在另外一个艺术时空的交汇点。
退休后的秦廷光爱整理一些老记忆,电脑里保存着上个世纪80年代的热门电影《血魂》、《武当》的宣传画,那是秦廷光在电影公司做美工时一笔一划画出来的,如今成了网上一些论坛电影发烧友的集体记忆。
电脑里保存最珍贵的是一封信和一张画,那是在川美附中时的同学罗中立80年代初寄给自己的。
油画上,淳朴憨厚的父亲干瘦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油画下方写着“学友廷光存念,1981.7.7”。80年代初,罗中立以一幅《父亲》震惊中国画坛,秦廷光说,小样是当时法国一本杂志发表后寄给罗中立的,国内印刷到不了那个水平。“当时寄给罗中立的两张小样,他就寄了张给我。”
图片
罗中立寄给秦廷光的画
另外一封信是1984年罗中立在比利时学习时,写给秦廷光的信,信中除了回忆两人的友谊,更多的是罗中立向秦廷光介绍欧洲的见闻和学习体会。“这封信当时是由描图纸写的,罗中立和家书一起寄到国内后,他妻子转寄给我的。”秦廷光说,当时经济条件不好,描图纸质轻,一个信封打包寄信也能省点钱。
两路口缆车、山城电影院,串起老重庆记忆
秦廷光和女儿、女婿住在九龙坡珠江花园小区,窗外就是九滨路,长江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出生在菜园坝,从小在石板坡、储奇门的江边边捆绑房都住过,珊瑚坝、朝天门、十八梯都是从小的记忆。”
图片
七星岗
图片
解放碑
这些老记忆很多都变了,退休回主城生活后,秦廷光发现很多记忆中的重庆都在改变或慢慢消失, 从2013年开始,他决定将这些老重庆的记忆画下来。
回忆、找资料、实地走访、下笔……秦廷光想在绘画艺术和城市记忆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因此,他一画就画了近5年。
“这是四五十年代的挑水工和船工,这是90年代活跃的棒棒军。”秦廷光的老重庆记忆里,这些工种已经消失或者正在消失。秦廷光说,自来水接通之前,当时的挑水工不比后来的棒棒军名气小,“5分钱一桶,从江边沿着石板路,挑水工一步一步挑到各家各户,然后把明矾放在一根打了眼的竹筒里,放在水桶里搅一搅,杂质就沉淀了,水就清了。”
图片
船工的火锅晚餐
图片
上世纪40年代前重庆人江上取水
秦廷光的画放在一起就是他的童年故事和记忆,聊到轮渡、缆车、山城宽银幕电影院,72岁的秦廷光满满都是回忆。“十几岁的时候,主城长江上几乎没有大桥,我们去趟南岸都是坐轮渡。”秦廷光说,从菜园坝上来,会坐两路口缆车,“上行5分钱一个人,然后再去两路口山城宽银幕电影院看场电影,学生票当时要2角5分,而文化宫的露天电影当时也才5分,不过去看宽银幕电影感觉比什么都洋气。”
在秦廷光笔下,高大雄伟的山城宽银幕电影院建筑采用拱门式结构,前面5个拱和6根立柱加上高大的玻璃幕墙,电影院前面有两张电影宣传画,《风从东方来》和《刘三姐》,“这就是当时原貌还原。”秦廷光说,《风从东方来》是山城宽银幕电影院放得第一部电影,是中苏首次合作的故事片,“当时我读初中,为了看这部电影,我从一个周的生活费里抠出来的。”
图片
两路口缆车
图片
山城宽银幕电影院
三易其稿,只为画一幅心中的朝天门
重庆的老城门是秦廷光笔下最想着力表现的重庆记忆之一,不过,从秦廷光记事以来,很多老城门已经消失。“这幅临江门我翻阅了很多资料,最后发现了一位外国人在上世纪初拍的临江门照片来参考创作的。”秦廷光说,临江门城门不是不大,城门上有城楼,“临江门,粪码头,这里大多是老百姓出入。”
图片
临江门
在这些老重庆记忆里,一幅《上世纪初的朝天门》有三幅画作,为了画心目中的朝天门,秦廷光三易其稿。
“三幅画中朝天门的城门位置越来越突出,码头表现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秦廷光介绍,第一幅画远处有涂山,朝天门在江边一片吊脚楼的簇拥。
不过秦廷光不满意。“我要把这个古渝雄关亮出来,重庆人民心中的朝天门亮出来。”第二稿秦廷光直接省掉了涂山,朝天门位于画面的正中间,江上船只往来。
后来,秦廷光认为朝天门码头没亮出来,这里也是重庆经济发展和繁华的象征,最后又对该画重新创作。“你看,江面上不仅船只往来频繁,朝天门码头也人来人往,人们一步一步爬上陡峭的石梯,穿过朝天门,这就进入重庆城了。”
图片
三易其稿的朝天门
“这些江边的捆绑房当时就是穷人住的。”秦廷光指着朝天门外江岸上的房子告诉记者,小时候他和父母就是住的这种捆绑房,“用竹子和篾条一捆绑就可以住人,条件好点的家庭再在篾条上刷点石灰。”
“夏天涨水的时候,用刀把篾条一坎,房子拆了大家就往城里政府指定的地方搬。”聊起小时候的生活,秦廷光感到自己很幸运,“父母都没有什么文化,我小的时候就是非常喜欢画画,那时解放碑夫子池有个展览馆,常有名家的展览,我就跑去看,然后自己学习怎么画。”
未来,还要画重庆的古镇和老行当
72岁的秦廷光精神头还很好,他笑言,现在也是“朝九晚五”,每天按时和老伴接孙子是他的工作。但是每天上下午个两个小时的画画时间和散步时间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
岁数大了,秦廷光在用自己的方式留在这个城市。散步时,秦廷光要么一定带上相机,要么带上速写本。“发现好的素材或者一些即将消失的记忆我就迅速记下来,回来就把它整理出来。”秦廷光说,接下来,我想踏遍重庆的古镇,用手中的画笔将古镇美景及古镇的生活场景展现出来,还有一些即将消失的老行当。
“只要我还能画,我就不停笔。”秦廷光说。
图片
上世纪80年代的菜园坝火车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