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白经典吝啬鬼的正面与侧面,照见现实与你我

文化新闻腾讯文化2017-10-11 15:50

本文摘自《夏洛克是我的名字》,(英) 霍华德·雅各布森 著,齐彦婧 译,未读·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6月

剖白经典吝啬鬼的正面与侧面,照见现实与你我

作者霍华德·雅各布森 摄影Keke Keukelaar 图片来自网络

接下来,他想问夏洛克一个问题:那份契约究竟给你带来了多大的乐趣呢?你要求安东尼奥如果无法偿还债务,就从身上任何部位割下整整一磅肉来,那是图的什么呢?其中有多少开玩笑的成分呢——也就是说,你有几分是当真的,几分是在故意扮演人们心目中的恶魔?从解剖学的角度,你又是怎么考虑的呢?你是不是色迷心窍,甚至有意挑逗,想把安东尼奥的阴茎作为你指定的部位呢?要不是女儿的出走让你失去了开玩笑的心情,你原本盯上的——尽管重量有些离谱——就是他身上的那块肉吗?

此刻,他们正坐在特雷维索餐厅里,这是黄金三角地区最好的餐厅之一,米其林两星水准,意大利本土特色——这能让夏洛克感到亲切自在——还拥有英格兰北部最丰富的酒单。他俩刚一坐下,斯特鲁洛维奇便开口了,此前他只停顿了片刻,向斟酒侍从要了这里色泽最深的内比奥罗红葡萄酒[ 意大利著名的葡萄酒之一,以其酿制酒龄长、口感细腻著称。]。

“我隐约有点希望,比阿特丽斯会挎着她那个球员的胳膊走进来。我知道这很傻,不过我想你会理解这种荒唐的。”

“这么说你还没去找她?”

“我不想让她有逃命的感觉。要是让她静静地离开,她很可能就不会走远。我听说他在这附近有一处房产。按理说她应该会去那儿,不过我想里面一定布满了前妻们的痕迹,说不定还挤满了前妻们本人。凭我对比阿特丽斯的了解,她肯定接受不了。她发现我还留着前妻的照片时,就恶心得不行。不止嫌我恶心,还嫌她母亲恶心,竟允许我留着它们。所以我猜他会带她去住酒店,肯定就在附近。我查了球赛出场名单,他这周末得代表斯托克波特队出场,所以他肯定走不远。至于比阿特丽斯,尽管她跟我相隔多少英里都无所谓,但她不愿离她母亲太远。你过去说‘缚得劳,跑不了[ 出自《威尼斯商人》第二幕,第五场,夏洛克语。本文采自朱生豪译本,《莎士比亚全集》第二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但那并没起什么作用。所以我的信条是,放长线,钓大鱼。”

“我想,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终究还是会同意这门亲事?”

“不,我绝不会同意。这算哪门子亲事啊。我这些年可不是白管教她的。而且,这事现在已经发展成意志与原则之间的拉锯了。不过我还是得掂量掂量该怎么选。”

“选项里包括免了他的皮肉之苦吗?”

“未必。不过我一时还没想好怎么执行。”

他稍作停顿,想看夏洛克会不会有什么主意,但没有。

斯特鲁洛维奇又给他斟了些酒。

夏洛克也停下来,把自己的蜘蛛蟹意大利宽面,起码是蜘蛛蟹,分了一些给斯特鲁洛维奇,并盛赞这份意面美味。这番客套之后,在一种友好却模棱两可的气氛中,这两个男人终于可以比较自在地谈起夏洛克最初瞄准的是安东尼奥身上的哪块肉了。究竟是他的私处,还是他那颗心?

“你为什么如此笃定,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呢?”夏洛克问道。

“你的意思是,你是随着事态的发展慢慢琢磨出来的?”

“我不必去琢磨。我就是为此而生的。犹太人说的话都带有历史的重量。我看得出,你说的话都是经过仔细斟酌的。你总担心会给人留下某种印象,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会那样看你。当你走进一个房间,摩西也会跟进去。”

“我毕业于英国最古老的顶尖大学,”斯特鲁洛维奇提醒他说,“我要是走进哪个房间,那一定是追随了大主教和大法官们的脚步。”

“在你看来,也许吧。在别人可未必。而且,你不仅无法摆脱他们的眼光,更难以背离他们的期待。犹太人一讨价还价,人们就觉得他必下狠手;犹太人一讲笑话,人们就认为他是在讽刺挖苦,所以,既然无法摆脱过去,你又何苦与历史抗争呢?”

“这样才能推翻它啊。”

“改天再来向我展示你的胜利吧。同时,既然你提到这个,还是听听我取胜的经验好了。我告诉安东尼奥说,即使你这样看待我,我也没什么好失望的。他跑来找我,把他的一腔憎恶一股脑地发泄出来,连最起码的谦逊都做不到,根本不会好好求人——不管怎么说,我还得心存感激,仿佛有求于人的是我自己——在这样的情形下,我怎么能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我又怎么能不去调动他所有的恐惧,去印证那些风言风语和荒诞的迷信呢?既然他的话不是比喻就是道听途说,那我也用比喻和道听途说来回敬他好了。不过你瞧,我说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如此怠慢我,不把我当人看,以至于根本不屑去分辨我的话哪句是认真、哪句是玩笑,也搞不清我究竟是卑躬屈膝还是目中无人,甚至对我色迷迷的调笑都无动于衷、懒得动怒——我说要他从身上任意部位剜一块肉,这本来就带点色情的意味,似在暗示这件事与性有关,能给我带来肉体上的愉悦。他对我是如此漠视,实际上——别管犹太人长没长眼睛:犹太人不就在那儿吗[ 这句话改编自《威尼斯商人》第三幕第一场中夏洛克的一句话:“hath not a Jew eyes?”,朱生豪译为“难道犹太人没有眼睛吗?”。在这本书中作者并未采用原文,而是根据写作需要改为:“hath not a Jew eyes:is not a Jew there”。译作“别管犹太人长没长眼睛:犹太人不就在那儿吗?”原文采自朱生豪译本,《莎士比亚全集》第二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他根本就没考虑过自己可能面临的后果。他以商人的傲慢,放心大胆地做下这笔交易,更以外邦人的傲慢,完全无视与他交易的犹太人。我这个人根本不存在,我说的话也不存在,我的威胁、我的乐趣也统统不存在——存在的只是这份契约,还有他看中的、志在必得且不必承担任何后果的东西。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会在他违约后寸步不让,坚持要他按约偿还,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呢?”

剖白经典吝啬鬼的正面与侧面,照见现实与你我

图书原版封面 图片来自网络

斯特鲁洛维奇刚要开口,夏洛克就举起一只手,把他给挡了回去。这甚至吓退了一位前来询问两位先生菜品是否可口的服务生。

“这么问只是为了修辞,”夏洛克接着说道,“我不认为你该感到惊讶。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安东尼奥违约了,接下来的一切都应该顺理成章——我该按约得到补偿。我的权利不容抹杀。于是乎,我在他眼中就成了那个东西的化身——我成了我立下的约。我不会再多说什么,我只要求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立下这约时,你曾蔑视我,那么现在,你必须且只能按约执行,别祈求什么人道的宽容。你过去的所作所为,让我没有宽恕你的理由。如今你又怎敢奢求它呢?既然你蔑视我,那么,就请你准备面对后果吧,那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与我的人品无关。这话我是代表且仅代表这份契约说的。既然你教我作恶,那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斯特鲁洛维奇却说,尽管夏洛克解释得十分透彻,但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实际上他只有两个问题:起初,契约所针对的是不是安东尼奥的私处?以及,如果是的话,夏洛克又是如何跨过其间的物理距离和道德鸿沟,从这个部位转向安东尼奥的心脏的?

夏洛克觉察出了同伴的不满。“你这是要我解释一件根本没法说清的事嘛,”他说,“我是不是一开始就明白无误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事先有没有针对安东尼奥违约的情况拟定一套详细的计划,以满足自己内心深处的期望?你是不是该想想,我拿安东尼奥的私处来有什么用呢?或者,我要挟必须按约执行,究竟是为了好玩还是因为我的血统逼得我别无选择,只得去践行这惩罚,扮演人们心目中的犹太人?我这是按自己的意愿行事,还是在实现他们的期望?这些问题,你自己要是都能答得上来,再来问我吧。不过,我倒是有一点可以告诉:如果说我第一次要求这补偿时,还带有戏谑的色情成分,那第二次可绝对没有了,这是我的失误。我让安东尼奥误以为我有意取他的心脏——哪怕这误解十分短暂,哪怕这一开始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我差点就成全了他一直刻意营造的悲情形象——虽说他压根儿不配以这样的形象被如此景仰。不管怎么说,瞄准他的私处,反而能让他原形毕露——把他变回那个矫揉造作、卑劣德薄之人。我把他从笑柄捧成了英雄。”

作品简介

剖白经典吝啬鬼的正面与侧面,照见现实与你我

《夏洛克是我的名字》,(英) 霍华德·雅各布森 著,齐彦婧 译,未读·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6月

西蒙•斯特鲁洛维奇,一位犹太裔艺术品经销商,富有却吝啬,众叛亲离。在祭拜母亲的墓园中偶遇夏洛克,并将其请回家中做客。之后像是触发了什么按钮般,斯特鲁洛维奇的生活一下子全乱了:女儿私奔,生意变故,和德•安东——所有人都夸赞他的慷慨——的关系剑拔弩张。

夏洛克理智旁观斯特鲁洛维奇的困窘不断发酵至爆发顶点,像魔鬼又像神明,当他说“你先看见了残酷本身,然后给它安了一张犹太人的面孔”时,众人以财富、名望,以爱之名的伪装瞬间崩坏……

现代背景下,霍华德•雅各布森用俯瞰的视角,挑衅的文字,以及极具思辨性的内心独白,解构斯特鲁洛维奇扮演不同人生角色时的多个侧面,以此回应莎士比亚:“外观往往和事物的本身完全不符,世人却容易为表面的装饰所欺骗。”(语自《威尼斯商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