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州人记忆中的坝坝席

开州美食腾讯大渝网2017-09-26 14:44

没有一种味道,让你此生念念不忘?有没有一种情感,让你今生一路相随?我想,那一定是母亲,还有故乡。

每一个时代,都有它专属的烙印和独特的味道。外婆那个年代的人,刻骨的是那些年挨过的饿和吃过的苦,我妈那个时代的人,铭心的是那些没解掉的馋和吃不完的番薯洋芋,而在我的记忆里,最好的美味莫过于过年和走人户吃酒席……

开州人记忆中的坝坝席

说起那些年在农村吃过的酒席,可能把很多人都带入了回忆。那时候,遇上哪一家有红白喜事,那一定是全村人的大事,主人家都会大张旗鼓的操办,杀肥猪、推豆腐,备上好酒好菜,邀请亲朋好友齐聚一堂。那时候,感觉吃的不是酒席,而是那幸福的氛围和那股热闹劲儿。

在我们开州,民间有自己特有的传统酒席,就是著名的“十大碗”,以猪鸡鸭鱼肉和各种蔬菜为主,有些还讲究四冷、四热、八大菜、两个汤,讨“十全十福”之彩。用大品碗盛菜(因盘子在旧时只有富豪之家才能用得上,老百姓都用碗盛饭菜),并大多以“酒醉、饭饱、肉吃够”为满意与否的标准。

开州人记忆中的坝坝席

“十大碗”的菜品依次为:头碗(酥肉)、粉丝鸡、肘子、坨鱼、烧白(扣条)、豆腐丸子、粉蒸、排骨、肉丝(小炒)、川汤(鸡蛋汤)等。材料都是自家有的或集镇购买,很少有山珍海味的,佐料只有酱、醋、葱、蒜、辣椒和花椒。

开州人记忆中的坝坝席

据了解,“十大碗”已被列为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并在开州博物馆的“民俗乡风“展厅陈列展示,而且民间还流传着开州”十碗“歌:

开州“十碗”歌

--熊老湿

团年菜上头一碗,吃完“头碗”再盛碗

粉丝鸡炖一大盆,没有盘子找碗端

猪肉肘子一整段,筷子夹起酱汁蘸

一坨两坨三四坨,山胡椒多耐不活

五花肉选猪三精,咸菜一拌好下饭

豆腐丸子里有货,油酥金黄年年赞

羊肉肥肠耙牛肉,格格蒸笼堆满满

排骨红烧或干煸,嫌弃筷子拿手干(mie)

自家小炒精瘦肉,青椒红椒霍起炒

大鱼大肉不嫌多,下桌以前一口喝(huo)

开州人记忆中的坝坝席

开州博物馆“十大碗”

如今,很难再看到那般热闹欢腾的景象了,人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很多生活在农村的人都来到了城市,亲朋好友办喜事,也是在各大酒楼承包宴席,大家聚齐吃一顿也就散了,虽然少了当年的那种氛围,可桌上还能看到那些经典菜品,而且越来越丰盛,对食物、饮品的要求也更讲究。诸如寒、热、温、凉四性分明,酸、甜、苦、辣、咸五味调和,色、香、味、形、器、养六质俱备等,使人们在进餐时得到视觉、味觉、嗅觉、触觉的全方位享受。

不管开州的“十大碗”如何变化创新,都表现着开州人民待客的热情。

开州人记忆中的坝坝席

文/图:城视开州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