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身着深蓝色短袖,外加一条浅色牛仔裤,从早到晚穿梭在自己的陶坊中。52岁的张尚富,不知不觉间,已经和土陶打了近40年的交道。张尚富是家里6个孩子中的老大, 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不到14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习制陶。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时代更迭:传统手工艺受到冲击

以在余家坝战国时期遗址中发掘出土陶器达500多件为证,开州区制陶历史悠久,土陶以其经济适用、物美价廉的优势得以传承数千年,一直伴随大众而生。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州土陶最为繁荣的时期,境内大大小小的土陶厂有200多家,在这些民间土陶作坊里,每一道工序都全靠像张尚富这样的陶瓷师傅手工操作,练泥、拉坯、印坯、利坯、晒坯、刻花、上釉、烧窑、彩绘,一道道工序、像缓缓镌刻的时光。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在当时,陶器是各家各户的生活常用品,酒坛、泡菜坛、碗、勺子、锅等都是土陶制品。张尚富的父亲也是一位老陶匠,留有古老印记的陶器都是他在指掌间旋转出的“力与美的尤物”。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决定学习制陶是个人兴趣所致,也是对父亲教给他的传统土陶制作手艺的一份传承。少时与父亲一起制陶,一天下来两个人纯手工可制作一百余个,每人可挣得工钱3至4块,可见制陶在当时,是门颇为吃香的手艺。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然而,大约在二十年前,各种塑料、不锈钢制品相继出现,它们轻便耐用,陆续取代了笨重、易碎的陶器,居民对土陶用品的需求也越来越少,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土陶厂生存日渐艰难,土陶师傅们纷纷转行,古老的手艺就这样逐渐被冷落搁置。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岁月更迭,村里的土陶作坊一个个关闭了,土陶艺人一个个另谋生计,大半辈子都与泥巴打交道的他,显然不忍心丢不掉这门手艺,继续坚持在这项被称为“泥与火的艺术”中,一直做到现在,其制作的土陶,主要为壶、缸、碗等陶瓷器皿,多为日常生活用具,具有质朴、古风古韵、自然的审美特质,有的用来当花盆,有的用来煲粥煲汤,还有的用来泡茶。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顺应潮流:引进大型机械设备

虽然说新生的不锈钢、玻璃制品替代了部分土陶制品,但土陶与生俱来的古朴、韵味与人文厚重以及土陶才具备的功能是这些新生品无法替代的。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审美水平和事物功能需求的提升,要求土陶必须有所改变才能生存。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人类最不能阻止的就是新旧事物的更迭变化,从古至今,年复一年,有些事物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代代相传,而又有些事物,在时代的发展潮流中不断更新换代,以求顺应时代潮流站稳脚根。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在土陶的繁荣与衰落间,他虽然没有转行,但也在陶器被搁置被冷落中寻求新生,而这新生就是要在技术上进行革新,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制陶事业走得更为长远。所以在2013年,张尚富决定在扩大陶厂规模的同时,引进大型机械设备,使得陶厂成为半机械化生产的陶瓷作坊,这也是这个土陶厂保存至今的重要原因。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传承工艺的同时要顺应市场,产品不仅仅要实用,还可增加一些现代工艺品的元素在里面,做得更精美,造型更美观,才能在市场上闯出一条血路。”张尚富说,2013年他将陶坊搬迁至现址(铁桥镇亿世村),占地面积扩大到10余亩。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采用新设备后,可以实现规模化生产,生产效率大幅提高,而我们的传统工艺只能一个一个做,不能批量生产,传统手工艺一天两个人只能生产约100个土陶制品,而采用现代工艺,陶坊每天都要出产约2000个土陶制品,效率大大提高。”张尚富说。

陶坯放进密封的烧窑房,温度需要达到1000℃以上,经过10多个小时的烧制,就像凤凰涅槃重生一样,从之前朴实无华的泥土,蜕变成了供人们使用的工具,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和意义。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致富一方:带动乡亲就业

从最初在老家山上跟着父亲两人制陶,到现在带着陶瓷厂里的60来名工人一起制陶,土陶厂里的工人除了几个土陶师傅来自达州和其它地方以外,碎泥、拉坯、印花、上釉、烧窑的制陶师傅都是附近居民,他们的年龄都在50岁左右,能在自己家附近拿到2千至3千一个月,他们表示很满足。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工艺革新后,成品合格率上都大幅提高,土陶制品的销路也在这机械声中不断拓宽,批量生产的主要是水缸、泡菜坛、大小酒坛这几样,销往全国各地,因为陶瓷质量较好,张尚富从来不担心销路问题。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在机械的帮助下,现代土陶制作工序所需人工的步骤已大大简化。从练泥、制坯、接合、晾干、入窑烧制到出窑检验,一个酒坛的工业程序不到十道,当初的手工刻花已经是变为模子印花,复杂难度大大降低。与传统工艺需要每个人都掌握所有工序不同,现在实行流水作业,和泥、造型、绘画……每个人专攻一项技术,专门负责一道工序,分工明确,大大提高了效率。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虽然机械的出现,让他们变得有些无奈,可重要环节对于手工的依赖,让他们依旧有信心在这个行业里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对于他们而言,不管岁月如何更迭,精工细作的初心从未改变,他们的留下,一方面是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对传统手工艺的坚守。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此时的张尚富已从懵懂少年到年过半百,几十年间,一代又一代,小作坊也变成半机械化式陶瓷厂,张尚富的儿子张扬也跟上了父亲的制陶步伐,从学校毕业之后就踏进这个行业,如今在土陶厂里是张尚富的得力助手,他也想把传统手艺继承下来。张扬认为,虽然实现了半机械化的生产,但是传统工艺始终是他们这个半机械化陶瓷厂的核心。

开州制陶艺人张尚富:制作“力与美的尤物”

土陶,是古老匠人代代相传的独特智慧,是时代更迭岁月变迁的古朴印记,是时光带不走的“力与美的尤物”。它作为一种非常古老的汉族传统手工制陶技艺,各个时期对其所赋予的时代内涵又有所不同。如今,张尚富不单是自己做土陶,也带着很多土陶师傅跟着他一起做土陶,制土陶是他毕生所好。他想把土陶做下去,不仅仅是因为土陶是一门生意或者是一项生存技能,可能现在的他,想得更多的,是想让这制陶艺术永远的流传下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