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浅爱:尘埃落定,易向以宁归

文化新闻腾讯文化2017-09-08 11:23

本文摘自《黑白》,朝小诚 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6月

深情浅爱:尘埃落定,易向以宁归

图源于网络

岁末最后几日,苏小猫缠住唐劲不放,像只勤劳的小蜜蜂围着他团团转,再加上这家伙的作息时间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睡得比小姐都晚,起得比鸡都早,唐劲被这一块牛皮糖黏得简直头疼。

最后实在被她缠怕了,抱她坐在腿上,唐劲掏出一张空白支票。

“要多少,自己填。”

“嘿嘿。”

没错,苏小猫如此热情洋溢,理由只有一个:年底了,该发的压岁钱也可以发了……

苏小猫乐滋滋地填好一大串数字,一点也不客气,把支票摊到他面前:“签字吧。”

“……”

这些年来苏小猫的脸皮厚度越来越呈现一种质的飞跃,遇到这么一块牛皮糖,唐劲还真就拿她没办法。他接过支票签完字,递给她的时候顺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你平时到底有多穷。”

“好穷好穷的啊,”这货抱着脑袋,临场发挥,“人家就靠老板你这笔爱心资助过个丰收年了。”

唐劲脾气好,任凭她在一旁胡说八道:“今年想怎么过年?”

她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往年都会拉上亲朋好友在家里杀上一整晚,闹个通宵。唐劲性格好,比较惯着她,又财力丰厚,也惯得起。所以苏小猫年年这么闹腾他也不大管她,她开心就好。

这会儿苏小猫想了想,像是想到了什么,激动地抱着唐劲道,“今年我们和以宁一起过年吧!”

唐劲双手抱臂,似笑非笑:“你不怀疑我跟她有一腿了?”

这是她的黑历史,苏小猫迅速躺平,装死:“人家哪里有呀……”

没错,苏小猫对纪以宁的态度,可是经过了一番“肯定——否定——再肯定”的矛盾变化的。

两年前,唐易伤天害理,逼良为妻。纪以宁嫁给他以后,很是痛苦了一阵。唐易这个人,喜怒不形于色,对她的兴趣又刚起来,全部心思都压在她身上。这样强势的感情是很累人的,而他也不是唐劲,没有唐劲那种“月色之下倾听少女心事”的好耐心,于是纪以宁在刚认识他的那段日子里,两人间的相处基本处于以下状态——

唐易:“你去睡觉。”

纪以宁:“嗯……”

十分钟后。

唐易:“怎么还没睡?”

纪以宁:“睡不着……”

唐易:“睡不着也睡。”

纪以宁:“……”

唐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纪以宁面前的。那一天,她和唐易又陷入僵持,似乎也没有特意为了什么,他最见不得她有心事瞒他,而他这样子让她更想逃。一个女孩子,连心事都不能有了?唐劲过来找唐易,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个场面,感到匪夷所思,这都能吵起来?真是太闲了。于是唐劲叫了声唐易,找了个借口把他叫走了,离开前对纪以宁礼貌地点了下头,纪以宁对这个男人感激在心,明白他替她解围的好心。

这以后,她就常常打电话给他。

可是她这打电话的时间,挑得却不太好。

纪以宁的想法是这样的,白天唐劲忙,不好意思打扰他,晚上也不太方便,唐劲是有家室的男人。纪以宁顾虑左右,决定傍晚给他打电话。刚吃过晚饭,又不太晚,他应该会有时间。可是纪以宁千算万算,只算错了一件事。唐劲家的苏小猫思维异于常人,在家里很爱缠唐劲,尤其在吃过晚饭唐劲去洗碗的时候,这货扑之、抱之、蹭之、啃之,无所不用其极。有时候唐劲被她勾起来了,一狠心就把她按倒了事。就在这一对夫妻在厨房上演限制级的时候,纪以宁的电话来了……

几次被打断,苏小猫很不爽。

唐劲做了个手势向她解释:“唐易的人。”

小猫撇撇嘴。

对方是唐易的人她是知道的,但到底是什么人还真不清楚。

不过——

不管是唐易的什么人,没道理哥哥不理你,就成天来找弟弟,真是岂有此理。

唐劲接完电话,苏小猫立刻委委屈屈地哼哼:“易哥哥还没女朋友哦?”

“谁告诉你他是单身的?”

苏小猫瞪大眼睛,吱了一声:“啊?”

唐劲掐了掐她的脸,爱死她一脸疑惑的表情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唐易是已婚人士。”

这不啻为一颗重磅炸弹。

苏小猫对唐易,很有崇拜偶像的感觉。多年在唐家的经历,让苏小猫见识过唐易的本色。无论是谁,也无论这个人在唐家的群众基础再怎么好,都比不过唐易一个动作的偶像效应。这样的人,会看上什么样的女孩子?这两年,唐易对纪以宁的保护滴水不漏,连苏小猫都没见过她几次。年末显然是个机会。苏小猫当然不会不怕死地去缠着唐易答应,她狡猾地知道只要缠着唐劲答应就可以了。

于是,岁末这一天,唐家现任少主人的世爵C8缓缓出现在唐劲家门外。

年末,商家都使尽全力打折促销,买年货的人熙熙攘攘,整座城市沉浸在人挤人的热闹景象里。

城市中心的某条公路上,一长溜车辆夹杂着人流将马路塞得水泄不通,司机都不得不耐心地以蜗牛的速度缓慢往前挪。这种时候,再顶级的跑车也不及马路边偶尔路过的小京巴跑得快。

唐易的那辆世爵C8很不幸地夹杂在其中。

抬腕看了下时间,看了看这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流,唐易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收得咔咔作响。一个不良念头陡然生出:苏小猫,我回去再收拾你……

没错,明明今天是去做客,现在却沦落到在马路上堵车,全拜苏小猫所赐。这世上恐怕再找不到像苏小猫这样厚脸皮的人,请人吃饭居然连菜都要客人去买。这事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唐易带着纪以宁刚到唐劲家门口,就看见苏小猫拿了个锅铲像枚炮弹似的冲了出来,边跑边嚷:“哎呀不好啦!今天菜不够,易哥帮帮忙去买菜好不好?”

唐易从小被人供着长大,背景又是那种隶属不良的,买过军火,也买过女人,就是没买过菜。一听到苏小猫要他去买菜,整个人都觉得诡异非常。一句“不去”刚要说出口,唐劲出现了,对他挑了挑眉道:“你过来一下。”

本事了啊,居然敢和他谈条件了?

唐易有点兴趣了,踱步过去。

两兄弟说话,客套应酬都省略了,唐劲开门见山:“说吧,要怎么样你才肯去买菜?”他和小猫都走不开,唐劲悲哀地发现,能指使的闲人只有这位少爷……

唐易摸了摸下巴。虽然他对买菜没兴趣,但对鱼肉唐劲这种事可是非常有兴趣。这货往车旁一靠,很不要脸地打劫:“那就看唐劲你的诚意了。”

意料之中。

唐劲面无表情地伸出一个手指:“一百万,现金。”

“五百万。”

滚!你怎么不去抢!

“两百万!”

“四百万。”

“三百万!底线了!”

“成交。”

两个男人齐齐走回来,若无其事。

唐易搂过纪以宁的腰,转身就走:“走,陪我去买菜。”

苏小猫一个劲地往唐劲身上蹭:“你好厉害呀,能让易哥亲自去买菜。”

唐劲微笑,笑容有点僵:“以后买菜这种事,我去做就可以了。”

苏小猫兴致很高:“那多没劲呀,要易哥亲自去才有意思呀。”

唐劲心里在滴血:小姐,这种“有意思的事”我可让你玩不起几次,你当唐易他傻啊?多少血汗钱就被他打劫去了。

就这样,唐易和纪以宁为了去买个菜,光荣地堵在了路上。

唐易在心里把唐劲和苏小猫千刀万剐了几百遍,以龟速挪了又挪,终于挪出了公路。唐易方向一拐,把车子停在路边。

他解开安全带,忽然一个人下了车:“你在车里等我。”

“……”

纪以宁只见他走向一个书报亭,和老板娘寒暄了几句,随后付钱拿了一本书过来。唐易打开车门上车,把手里的杂志随手丢在一旁。纪以宁一看,居然是本动漫杂志,封面上穿着女仆装的萝莉正对着唐易笑得灿烂。

“这个……”

纪以宁有些汗颜。认识他这么久,都不知道他竟然还有这嗜好……

唐易冷不防从后视镜里看见纪以宁审视他的诡异眼神:“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嗯,”纪以宁满头大汗,“原来你喜欢这些哦。”

唐易难得皱了一下眉。

他扫了一眼旁边的杂志,看到那花里胡哨的封面,明白了。纪以宁这人,竟然以为他好这口?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纪以宁,你刚才脑子里在想什么画面?”

“没有啊。”

她本不想追问,又实在憋不住,很好奇地凑近他:“呃,你也会那样吗?买等身长的萝莉人形抱枕,抱着它睡觉,还会说些‘妹妹好可爱啊受不了了’这样的话……”

唐易:“……”

纪以宁这家伙,联想力也是挺惊人的……

唐易听不下去了,再听下去,他的形象几乎也就毁了。他悠悠地解释:“跟你说一下,我刚才是去问路的。”

“为什么要问路?”

这男人理所当然道:“我不认识路。”

纪以宁震惊了:“你不认识路还开车?”这是要开到哪里去啊……

“我是不认识路,又不是不会开车。”唐易指指刚才那份动漫杂志,“问了附近书报亭的老板,才搞清楚路线。作为感谢,我随手买的。”

原来如此……

纪以宁很汗颜:“刚才应该问小猫的,你走前怎么不问小猫?”

唐易不理她。

问苏小猫?开什么玩笑!堂堂易少,连买个菜都不会,被苏小猫知道的话,岂不是要被那个小王八蛋笑死!

唐易坐在车上,拿出了行动电话。

“你想干什么?”

“打个电话给谦人。”他按着号码,慢条斯理地回答,“离这里最近的卖场也有点路程,还不如去唐家自己的地方,比较熟悉,也方便。”

纪以宁点点头:“这样也行。”

他忽然又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

“我今天忘带东西了。”

纪以宁连忙道:“忘带钱了吗?没关系,我包里有。”

“不是钱,”他慢吞吞地道,“我今天没带枪在身上。”

“……”

他像是很苦恼的样子:“超市里人太多我不习惯。算了,叫谦人现在就把超市里的人清空,不要妨碍我们进去拿货——”

纪以宁一下子拿掉他手里的行动电话,真是被他囧到了。

“你够了哦。我们是去买菜,不是去抢劫啊……”

作品简介

深情浅爱:尘埃落定,易向以宁归

《黑白》,朝小诚 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6月

我们怎会孤独到如此地步。每个人都像一座城,并在自身设满关卡。

她是无法攻陷的城。可他偏有足可焚城的火。

他是冷僻孤立的城。可她偏有透墙而入的光。

于是这场攻城略心之战,炽烈绝艳。

纪以宁因为家道中落,意外与唐家掌权者唐易相识。纪以宁的纯净美好让唐易深陷其中,并将纪以宁拘禁在自己身边。而在感情世界如同一张白纸的纪以宁无法承受这样炽烈霸道的爱,在唐易的步步紧逼中默默抗争。在这场情感博弈中,谁能最终取得胜利?纪以宁和唐易又各自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