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将试行《安乐死法》 多数民众对此知之甚少

据韩国《亚洲经济》8日报道,明年2月起,韩国将试行保证临终病人可以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安乐死(Well-dying)法》,但民众对这一法案知之甚少,引发韩国医疗界的忧虑。

韩国将试行《安乐死法》 多数民众对此知之甚少

韩国健康保险政策研究院8日发布报告,今年3月20日-4月4日期间对1000名(250名医疗工作人员、250名病人及家属、500名普通人)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4.4%的普通人称不知道韩国将从明年2月起将试行《安乐死法》,甚至有66.4%的医疗人员也对该法即将在韩试行一无所知。

据报道,《安乐死法》中规定,在为临终患者执行安乐死时,必需材料有《事前维持生命医疗意向书》和《维持生命医疗计划书》等,但大部分应答者称从未听说过这些材料。

《事前维持生命医疗意向书》是指在患者健康时提前填写后,通过政府指定的登录机构事先进行登录,在医生下达临终通知时,可以有权拒绝无意义的治疗。

维持生命医疗主要有人工呼吸机、心肺复苏术、血液透析和抗癌药物治疗四种,医疗界部分人士指出,对基本无恢复可能的临终患者进行维持生命医疗无异于加重患者痛苦,且无实际意义。

如果在未写《事前维持生命医疗意向书》而重症入院的情况下,患者可以向主治医生要求填写《维持生命医疗计划书》。该计划书由医生向患者进行说明,征得患者同意后填写,拥有同《事前维持生命医疗意向书》一样的法律效力。

民众对于安乐死的认知十分低下,难免在患者及家人与医疗工作人员之间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和摩擦。

2009年,韩国正式为一名处于植物人状态的患者摘除呼吸机,实施韩国首例“尊严死”。在韩国,相对“安乐死”而言,“尊严死”一词使用更为普遍,其含义也略有不同。它仅指放弃给患者治疗、任由患者自然死亡的“消极的安乐死”,而不包括注射药物帮助患者死亡的“积极的安乐死”。

“安乐死”的前世今生

“安乐死 (euthanasia)”源自希腊语,“eu”意为“好”,“thanatos”词根衍生自死神塔纳托斯。直译为“好死”,最初指古希腊、古罗马允许病人或残疾人“自由辞世”的所谓“好死之道”。在荷兰,安乐死可概括为:患者基于自愿提出终止生命的请求,由医生主动执行,或协助自杀(医生提供致命药物,患者自行决定是否服用)。

韩国将试行《安乐死法》 多数民众对此知之甚少

荷兰是第一个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但荷兰对“安乐死”的权利设置了最低年限12岁。同时,12岁以上的未成年重症患儿如需采取“安乐死”措施,必须征得家长、医生等多方的同意。

日本、瑞士等国和美国的一些州也通过了安乐死法案。1976年日本东京举行了第一次安乐死国际会议。

在德国,安乐死协会的会员1994年已达4.4万人;1999年,德国外科学会首次把在一定情况下限制和终止治疗作为医疗护理原则的一项内容。

2002年,比利时步邻国荷兰之后尘宣布“安乐死”合法化,但当年的法律条款只适用于18岁以上的成年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无法享有安乐死的权利。

目前,我国对安乐死还是持反对态度。

在我国,近年来不断有医护工作者建议对一些绝症病人实施“安乐死”,其中不乏一些全国人大代表。

最早在全国人大提出安乐死议案的是严仁英和胡亚美,两人分别是中国妇产科学和儿科专业的泰斗。在1988年七届人大会议上,严仁英在议案中写下这么短短几句话:“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与其让一些绝症病人痛苦地受折磨,还不如让他们合法地安宁地结束他们的生命。”

一项调查显示,超过80%的普通公众赞成安乐死;同时,75%以上普通公众支持安乐死合法化,而医务人员对安乐死以及对安乐死合法化的支持率超过95%。目前公众的生命观正随着科学发展、社会进步发生改变。

不过,有人认为,“安乐死”必须要设置严苛的条件,否则离“谋杀”可能仅一步之遥。

安乐死的申请主体、执行主体需符合一定的标准和条件。安乐死的适用对象应是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痛苦不堪的病人,需秉持自愿原则。申请权需限定在本人,同时限定申请主体的年龄、执行主体,此外还需建立安乐死审查委员会等相关机构,负责接收申请和审核、复审等,防止安乐死被滥用。

(搜狐健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cqsxs09]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