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最后实体书店去留”追踪:老店“野草”告别

“北大最后实体书店去留”追踪:老店“野草”告别

6月8日,北京大学,物美超市地下书店。门口告示称,商户将暂时搬离。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北大最后实体书店’去留”追踪

新京报讯 (记者沙璐)自去年十月传出北大将对“45甲物美地下店面”重新招标的消息后,“北大最后的实体书店”——野草书店的去留引起很多校内师生的持续关注。

6月22日尘埃落定,“45甲地下店面”招标结果公布:博雅堂和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安徽新华书店)中标,备受关注的野草书店落标。

记者昨日致电北大房地产管理部相关工作人员,对方介绍,招标事宜全权委托第三方,现场全程记录,并有学生代表参与评分。

地下店面消防系统存问题须整改

因物美地下两家老书店的去留备受关注,2017年5月26日,学校后勤部就此组织交流会,现场学生与45甲书店相关的学校领导王仰麟校长、房地产管理部殷雪峰部长、总务部张西峰部长进行了交流。北大学生就书店招标一事创建的公众号“燕书客”全程记录了现场答问情况。

对于为何重新招标的疑问,房地产管理部殷雪峰部长回应称,2015年教育部在全国进行国有资产专业检查,要求对于未归口管理、未公开招标、合同期超长等现象进行整改。

殷雪峰称,国有资产招标是一个比较专业的事情,涉及相关法律规范,学校委托专业公司来处理相关程序问题,将按照国家相关规定采用综合评标法。其中,针对北大的服务方案要占到50分,“房租价格并不是我们主要考虑的因素”。

除此之外,他介绍,45甲地下长期以来都面临消防系统的问题,已经无法修补,必须全部整改。“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对45甲地下进行功能优化。”

结果由评分选出 现场全程记录

对于这一结果,野草书店老板赵亮表示比较意外,就在结果公布前,他还想着重新装修后,如何布置书店的事情。其表示,离开北大后,野草书店将暂时转到西苑一家库房,慢慢找新店面。

成功中标的博雅堂书店老板近几日忙着搬家,表示对结果很开心。

记者注意到,除两家书店所在的45甲地下师生配套生活服务招商租赁,学校还对教学楼区域及45甲地下五处师生服务区便利店,邱德拔体育馆便利店、五四体育场便利店及45甲地下生活超市三处进行招标。

公布的文件显示,此次招标采取的是综合评分法。北大房地产管理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结果按照评分选出,招标现场都有记录。

■ 探访

野草老板 不管到哪 初心不变

一家本想在北大开五十年的书店,最终停在了它的第十五个年头。被书友称为“燕园最后的实体书店”——野草书店与北大告别。

竞标

“一宿没睡”

招标结果公布前,记者去探访这家只有几十平米的小书店,远远看见那块醒目的招牌——野草书店,便宜才是硬道理。

走进书店,四周是几排高耸的书架,中间是长长的置书台,书店门口的右边摆着一张只容一人坐的小桌子,桌上放着一部老式台式电脑。老板赵亮就坐在这里,打包、结账、记录新到的图书。

店里的书不如以前多了。靠墙一侧书架上,以前摆满了密密麻麻的图书,现在空了近一半。赵亮说,已经开始清理书架,为搬家减轻负担。

“最近老板比较忙,竞标要准备很多证件。”店员透露,6月25号之后书店搬哪还没确定,最终要看竞标结果。“如果成功,会暂时找个地方。如果回不来,可能在北大附近找个地方,但不会太远。”

6月2日,国金招标有限公司发布招标公告,对北京大学校内45甲地下师生配套生活服务进行招商租赁,共计16个包件,其中两个包件功能为书店,建筑面积均超过150平米。

6月20日是递交标书的日子。上午九点左右,赵亮告诉记者,参加竞标的人不少,现场来了几十个,不过很多是竞标其他经营内容,“一宿没睡”。

落标

“有些意外”

6月22日招标结果公布后,记者再次来到野草书店。因正在搬家,几十平米的小屋内更显拥挤。赵亮和五六名店员忙着将架子和展台上的书打包扎捆,四周高高的木书架被一一拆除,搬到屋外准备运走。

赵亮的脸上没有了平时的笑意,他戴着手套,拿着锤子,站在梯子上,将空了的书架一个个卸下来,满头是汗。

赵亮告诉记者,竞标书店的应该只有3家,除了博雅堂和野草,还有安徽新华传媒。被问及野草为何没中标时,赵亮不愿细谈,“要是中标我就跟你说了,但现在没中,没啥可说的。”

对于安徽新华传媒中标,他有些意外,但既然已成定局,便没向学校询问具体原因。

赵亮说,离开北大后,野草书店会暂时转到西苑的一家库房,接着再慢慢寻找新店面。至于是否会继续经营人文社科类的特价书,他表示,“不会转型,不管到哪初心不变,还是现在的折扣。”

野草书店2002年进驻北大,今年已经是第15年,书店主要经营古籍和学术类书籍,比较冷门。赵亮曾说,希望能在这里做上50年,做到退休。“北大校园里老师学生很多,书店可以维持。这些书如果拿到社会上卖,可能卖不动。”

■ 声音

“高校要发展,专业书籍很重要”

招标结果公布前,记者探访野草书店时巧遇一位北大老教授,他走进野草书店,上来就问店员,“你们是要搬走了吗,搬到校外吗?”

“还没确定,定了会在公号上说。”店员说。

老教授说,我年岁大了,不太会用微信,如果确定了最好贴个告示,好让我们这些年岁大的人看到。

老教授名叫苏培成,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今年82岁。他告诉记者,自己住在燕北园,大概每个月过来一两趟,“有空就会过来看看”。

“书店要搬了,不管搬到哪儿记得告诉我们一声,贴个告示,大点儿字,写清楚在什么地方,我们好去找你们。”苏教授嘱咐店员。

苏教授说,自己来野草和博雅堂主要买汉语言文学方面的专业书,这两家书店不错,品种也不少。“我出的书这里也卖过。”

“你看这些书,这是我老师周有光先生的。”他指着架子上一排书跟记者说。

“海淀图书城的书店很大,但它是面向社会的,专业书不多,高校要发展,文科方面的专业书籍非常重要。”苏培成强调。

北大校友、现某教育培训机构老师周先生也认为,校园书店或多或少承担了“第二图书馆”的责任。对于像他这样在北大燕园生活了七八年,毕业后也常回去逛逛的人来说,旧书店还象征着一种情怀。

(新京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ycqsxs05]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