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姐妹带着重病母亲上大学 被称“最美大学生”

云南网讯 因母亲患重病无人照料,云南开放大学学生张鸿青一边上学一边带着母亲看病,生活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奔波于学校和出租房之间。当张鸿青外出实习为妈妈挣医药费时,在云南开放大学大理卫生分校读书的妹妹又接力照顾妈妈。姐妹俩被网友称为“云南最美大学生”。

今年23岁的张鸿青,就读于云南开放大学大三,是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人,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在她14岁时,父母前往外省海上养鱼打工挣钱养家。

据她介绍,2015年6月,父亲因为工伤与母亲两人返回家中休养。没过多久,母亲因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发现是肾衰竭晚期,也就是尿毒症,只能做血液透析维持生命。因保山医疗条件有限,张鸿青带着母亲转到了云南博亚医院(原云南肾脏病医院),从此母亲开始了漫长的透析之路。

“一周最少3次,每个月14次透析,很多针水和医药费用都不能报销,透析还面临很多并发症。”张鸿青说,新农合医疗保险为母亲报销一部分费用,但是远远不够,她就起了休学打工的心思。

“父亲好一些后就要去外省接着打工,我也想去打工补贴家用。”张鸿青给学校辅导员打电话,辅导员得知后一直努力劝说,老师知道她的情况之后也帮助她向学校申请了1万元特殊困难补助,还动员学校师生捐款帮助她度过难关。如此多的人的关心,让张鸿青倍感温暖,她决定继续上学,“好心人给我们送一床毛毯我都铭记在心,我不能放弃。”

从2016年8月起,张鸿青就在云南开放大学边的大梨园村租了个单间,与母亲一起住在这里,“一共20平米,一张桌子一张床,每个月需要300块。”小小的屋子承载起了整个家庭的希望。

带上母亲上学,张鸿青的生活就像上了“发条”一样。早上5点,张鸿青起床煮好早餐叫妈妈起床,利落地帮妈妈洗脸、梳头、穿衣服、喂她吃药、换药,一切安顿好之后赶往学校上课,中午跑回出租屋做饭打扫卫生,下午也从不在外逗留,回到出租屋吃完晚饭就带着母亲在校园中散步,每天坚持给母亲按摩20分钟,消毒、换药、洗脚、洗脸......这一系列的动作,她从陌生变到娴熟。晚上母亲睡着后,她就拿出台灯在简易餐桌上复习一天的课业,出租屋里微弱的灯光照亮了她前进的方向。当母亲需要透析或检查时,两人就从呈贡往医院赶,一个星期三四次。

“她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人比较腼腆,很有礼貌,但是参加学校活动非常积极。”辅导员张洪波老师说起张鸿青赞不绝口。张鸿青在上课空余参加了学校的纪律督察大队,在校期间不仅拿过国家励志奖学金,获得省级优秀毕业生、省级三好学生的称号,还曾被提名为第十一届云南大学生年度人物候选人。

张鸿青说,2016年3月,医院通知有合适的肾源,家里东拼西凑借来了手术费,母亲终于成功做了换肾手术。但一家人没想到的是术后恢复花费的钱更多,刚出院前两个月每周要按时复查一次,要按时喝抗排异药。因没钱住院,每次都是门诊复查,医保不能报销,每个月各种费用加起来需要七八千,中途母亲还因为白细胞感染住院一次。2016年5月,母亲再次查出肺部感染、巨细胞感染、尿道感染、植肾功能不全、肾性高血压等并发症,家里因为医疗费用再次焦头烂额。

7月份,张鸿青需要外出实习一年,她选择远赴深圳一家手机工厂做计算机方面的工作,“每个月底薪2030,没有提成,但是有加班费。”张鸿青说,她上通班,一个月一天都不休息,有时还经常上夜班,每个月能挣4000块左右,除去生活基本开销,刚好能让母亲去医院复查一次。2017年新年,她也选择留在公司加班,“车票太贵了,省下来可以让母亲治病”,实习整整一年,她一次都没有回过家。

因为姐姐要实习,在云南开放大学大理卫生分校读书的妹妹张鸿珊就接力照顾母亲,她同样在学校外面村子中租了房子。就读护理专业的张鸿珊照顾母亲更加得心应手,日常量体温、测血糖血压,还有一些基础护理等。遇到母亲检查的日子,两人就连夜坐火车到昆明,刚开始一周一次,后来慢慢半月一次,一月一次。“妈妈状态好的时候还会去超市买酸奶给我喝”,说起那段日子,她记得更多的与母亲相处时简单的快乐。

这样过了半年,因张鸿珊开学之后课业太重而且面临实习,好在母亲身体逐渐好转,家人商议后,决定母亲一人留在老家,托街坊领居照看。

2017年5月16日,母亲再次肺部感染住进医院,张鸿珊请假20余天照顾她。因为临近考试,她才不得不返回学校。

为凑医疗费,张鸿青在“轻松筹”网站上申请筹款,同时云南开放大学传媒与信息工程院在6月12日至6月17日期间,在学校发起筹款,希望帮助她渡过难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qsxs05]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