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门码头“一姐”:发型和山城一同崛起

去的地方越多越觉得:想要了解一座城市,首先要看当地四五十岁的女人如何打扮。东北的貂、青岛的脸基尼,有些时尚没活出点儿成色真心hold不住。

然鹅,最难hold的,绝对是大妈们那富贵逼人的嬢嬢头。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来·自·嬢·嬢·头·的·凝·视

而今天,我想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中国嬢嬢头界的珠穆朗玛——重庆陈金碧嬢嬢的故事。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把野心高高顶在头上,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朝天门,总是会闻到烂胶鞋的味道。往上看,是天空中挥舞的钢臂。低头看,长长的台阶上除了游人,就是套圈的、射气球的、卖豆花儿的,当然还有如今越来越难少到的棒棒儿。

在这里生活的人,哪个整的不是辛苦营生?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by Lonely God

直到傍晚,五码头边大大小小的两江游船安静地铺开成一排,每一层甲板都灯火通明,船上卡拉OK开场,游客陆续上船,才让朝天门平添一股富贵气。这时,你会听见一阵喇叭声异军突起: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比不上重庆的金碧辉煌!”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by 凡凡酱的大栗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码头扯着嗓子卖票的女人,她顶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嬢嬢头,足有20厘米,用摩丝定型得一丝不乱、风吹不动,让人忍不住想用筷子猛戳几下试试斤两。

这就是朝天门一姐陈金碧,她丝毫不在乎游客们的惊诧眼光,因为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是船、是帆、是皇冠!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陈金碧和自己广告画板合影

相传,那是1999年的一天。陈金碧从朝天门码头四码头走上来,在渝中区重庆饭店附近的一家美发店里,她向美发师这样描述她想要的发型:头发层层叠叠地立起来,像一艘昂首航行的大船。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当年的重庆地标:重庆饭店

美发师笑坏了,爱美的嬢嬢见过不少,但这是他学艺生涯中遇到的第一个怪阿姨。几小时后,发型完成,一扇冲天而起的船形发髻站立在这个女人头上,金黄耀眼。美发店里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她,她则对着镜子爽朗大笑———“对头,斗楞个!”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从美发店走出来,陈金碧抬眼望向长江边自己刚刚装修一新的游船,她像打量自己儿子一样打量着它,信心满满地想:我一定要让它像自己的发型一样,迎风而立,满帆远航,称霸两江。

1999年情人节那天,陈金碧用老船改装的“两江号”高调起航。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90年代的朝天门

陈金碧希望自己的船就像上海黄浦江上的游船一样,天天都有嗨生意。然而,那个时候的重庆,白天游客坐船都是游三峡,晚上渝中区两岸黑灯瞎火鬼影子都看不到,没谁愿意上“两江号”。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90年代渝中区江边最常见的是这样的渔船

那时候的朝天门只算是讨活路的地方,实在撑不起陈金碧狂热的梦想。最凄凉的时候,40多个服务员跑得只剩下3个。出门借钱改造船,一摸兜,连打的的几十元钱都没有了……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90年代的朝天门

但正所谓——别低头,皇冠会掉。别流泪,贱人会笑!她固执地守着她的船、她的帆、她的皇冠。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和山城一起崛起的发型

就在陈金碧苦苦熬着的时候,解放碑日渐多起来的奥拓车、百货公司和摩登的靓妹儿已经在暗示,她的机遇即将到来。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2002年,重庆的灯饰工程启动了,山城全面亮灯,两江夜景突然璀璨夺目起来。紧接着,“AAPP”会议在重庆召开,大批外地观光者来到了重庆,客人来了。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by 苏适SushiYico

2005年,亚太城市市长峰会在重庆召开,外宾乘坐金碧辉煌游览两江夜景时,对她的发型赞不绝口:How beautiful!女外宾还主动上前合影,切磋发艺打扮,金碧火了。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陈金碧与外宾合影

当然,这十多年里,陈金碧也遇到了很多挫折,像2003年的非典,拖垮了多少旅游业的生意,也差点压垮了她。有意思的是,无论好事坏事,只要经历一次大事件,陈金碧就会把自己的嬢嬢头加高一次。

到了2009年,她坐拥几千万资产,嬢嬢头已经有20多厘米了。同年,摄影师严明在码头台阶上抓拍她步下阶梯的画面,像武则天。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直觉告诉我不必离她太近,好让她的光芒有四散的空间。她那如同朝天门城楼般高耸的发髻、高尚的毛领大衣裹起富态的腰身,全部重力交由穿着紧绷铅笔裤的双腿支撑,再汇聚于细细的高跟,将台阶直踩得磕磕作响。” ——严明《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

这几年,重庆的夜景已经成为了城市的名片,去朝天门,也一定会看到陈金碧的船。“两江号”已经下岗,按照5星级酒店标准打造的“金碧女王号”、“金碧皇宫号”是最扯眼球的两条。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老实讲,和今天潮到有点科幻的重庆夜景相比,两艘游船的画风有点“芍”(芍,重庆方言,用来形容一个事物很土酷)。但是,从破旧的“两江号”到土酷的“金碧辉煌”,记录着一个变革年代的审美。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金碧皇宫号

从包裹船身的霓虹灯管,到船舱里老港片《赌王》风格的装潢,都是陈金碧在一天见不到一个客人的日子里,添砖加瓦地打扮着出来的。就像她头上的船一样,陈金碧希望它们能富态些、更富态些,然后吸引更多的游客来……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金碧女王号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嬢嬢头的“日常迷信”

这么多年过去了,层峦叠嶂的嬢嬢头早已成为陈金碧的招牌,她现在最喜欢别人叫自己的发型为“步步高”。如今纵横商战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只怕下雨,因为有点水气"步步高"就要塌方。

丈夫老俞和跟自己打拼多年的王经理是陈金碧的“左右护法”,一旦下雨他们要立刻送伞。有一次,全家去新加坡旅游,结果遇到太阳雨,嬢嬢头瞬间化为乌有。在找遍当地发廊也无法复原的情况下,陈金碧直接飞回重庆做头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浮夸的故事,居然让人觉得有些萌。

她把野心高高顶在嬢嬢头上 在朝天门乘风破浪!

也许重庆的魅力,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陈金碧这样的存在?既拼命,但又忍不住信命。有点码头人家的旧名堂,但又分分秒秒抓着时代的瞬息。

不信?那你就乘坐陈金碧的水上宫殿绕着江边转一趟。你看,环绕渝中半岛九开八闭的颓败城墙之上,千厮门、东水门双子跨江大桥和夺目的大剧院、洪崖洞那层层叠叠的灯光,不正是这座变革的城市在乘风破浪吗?

(文章来源于微信号“简途”,不代表大渝网官方立场)

寻找记忆中的朝天门

你还知道哪些老朝天门的“风云人物”吗?你与老朝天门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3月1日起,用老照片来讲述你与朝天门的回忆吧……

全民影像众筹朝天门老照片 捡拾记忆里温暖的旧时光

(点击图片前往专题,即可上传老照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政务】朝天门影像文献展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cqsxs18]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