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看到上小学二年级儿子的数学题,国内重点大学毕业的罗先生犯了难,经常硬着头皮向朋友圈、微信群求助。如今,罗先生的朋友圈俨然成了“作业圈”,不少内容都是孩子作业题。

  罗先生的经历并非个例,乐山一位家长在网络上发帖讨论,也引来诸多家长吐槽附议:很多老师都要求家长批改孩子作业,这到底是家庭作业还是家长作业?

  对此,有心理学和教育学专家认为,老师要求家长辅导甚至批改孩子作业,其实是混淆了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责任,是老师变相转移个人教学负担。作为家庭教育来讲,其核心主要是教育孩子做人,而不应该是让家长还承担批改作业的任务。

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网友吐槽:

  老师让家长批改作业,家长成“新时代陪读”

  最近两天,一条名为“小学生家庭作业是否该由家长改错”的网贴在乐山当地网络论坛引起众多网友关注。

  发帖者是一位名叫“heaaez”的网友,他在帖子中说,乐山市小学生家庭作业现今都由家长批阅,错题都是家长在家里给学生讲解,家长教学生怎么做。老师的职责是什么?难道只是讲课备课,连学生是否掌握课堂知识也不需要再关心了吗?该网友认为,老师都不批阅学生的作业怎么知道学生的学习情况,是否掌握课堂所讲的知识。(在教育孩子方面)家长固然有责任,但只应该是监督孩子是否完成作业,怎么会叫家长批阅作业?“这就像去医院看病,难道医生把药开给你叫你自己回去打针、输液。”

  帖子随后引发众多网友的讨论,有网友表示这种现象已经成为一种“新时代的陪读”,网友“zyl”说,“家长应该督促孩子认真完成作业,老师应该对学生存在的问题查漏补缺,并且能更加科学地运用教育规律与教育方法,这应该是一个老师的职责所在。”

  不过,网友“yyd8161”则表示,如果老师严格按要求布置家庭作业,恐怕楼主又会说老师太不负责了,连家庭作业都不安排或安排太少了,“有多少家长清楚老师要批改多少课堂作业呢,做教师难啊。”

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成都家长也有共鸣:

  辅导孩子作业,家长常硬着头皮求助朋友圈

  提起孩子的家庭作业,成都某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罗先生便咬牙切齿。“如果仅仅是签个字倒好说,但老师要求试卷签字必须有分析内容,作业必须要确认全对后才能签字。”罗先生说,现在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晚饭后还要陪着孩子做两三个小时作业。

  罗先生介绍,不但要检查孩子的数学、语文、英语等书面作业,还要帮孩子完成老师布置的听写、背诵、预习等,最后还要在每一样作业上签字,“如果不小心有没检查出来的错误,第二天孩子还要挨‘批评’。”

  不过,最让罗先生困恼的是,经常碰到连他自己也不会的题目,特别是一些奥数题,根本无法辅导。每每碰到这些时候,罗先生也只好经常硬着头皮向朋友圈或微信群求助。有时还有朋友调侃,“你一个重点大学的毕业生,连二年级娃儿的题都不会做哦?”

  其实,罗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网友经常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孩子的作业题,寻求答案,其中以数学题居多。

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手工作业难倒日本妈妈,元旦假期陪孩子捏橡皮“龙”

  记者采访发现,常为“家庭作业”犯愁的,并不出现在小学生家长身上,甚至有的幼儿园家长也为此叫苦连连。

  李先生的女儿玲玲(化名)今年5岁,在成都某幼儿园就读大班。今年元旦节,因为学校给女儿布置的一道手工作业,让全家人的元旦出游计划泡汤。

  李先生说,学校要求父母和孩子一起,共同用白色橡皮泥捏一条龙,然后给龙的各个部位上色。因为李先生要忙工作上的事情,这道作业一开始便交由妻子陪着孩子完成。但问题随之而来,因为李先生的妻子来自日本,对中国传统文化不了解,而年仅5岁的女儿也只知道“恐龙”。

  元旦假期第一天,李先生的妻子先是在网上查资料,然后跑市场上买白色橡皮泥,回来带着女儿一起动手捏“龙”,但捏出来的龙总是各种不像。李先生说,元旦三天长假,妻子的主要任务就是带着女儿捏龙。

  “捏得不好,丢掉重来,再不好,又重来……”李先生说,妻子先后跑了三次市场专门买橡皮泥,前后捏了20多条“龙”。总算在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在李先生的帮助下,终于捏了一条还算比较靠谱的“龙”。

  “为了捏一条龙,元旦假都泡汤了,这个作业简直就是在考验我们家长的能力。”李先生原本以为付出多经历的“龙”能“拿得出手”,但第二天陪女儿到学校一看,他“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们捏的简直弱爆了,人家那些捏出来的,简直就是专业的雕塑艺人捏的”。

  百般疑惑的李先生事后打听,才知道有的家长为帮孩子完成这次“家庭作业”,甚至请了专业人士设计龙的造型,捏出来的“龙”看上去就像立体动画。当然,得到老师表扬的也是这些“专业的龙”。李先生对此质疑:这样的家庭作业有啥意义。

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名师名校观点

  对于学校老师为家长布置“家庭作业”,学校老师和校长有什么样的看法呢?2月16日,成都商报记者也采访了成都部分名校的校长和老师,他们也谈了自身的观点。

  一位不愿具名的小学校长:

  家长的吐槽对老师不公平

  成都某小学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工作者L女士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学生平时的学习状况,是家长了解孩子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老师提出的“辅导孩子作业”等要求,家长不必带有太多情绪因素,总是觉得孩子的学习教育只是老师的事情,这应该是家长与学校共同的责任。

  “对于孩子的成长,如果家长只管孩子是否吃饱穿暖,教育全部抛给学校,那可以说,这是家长在放弃自己的责任,家长也有教育孩子学习的任务,不能把教育娃娃的责任划分得过于清楚。”L女士说,从老师的角度来说,给孩子布置家庭作业,是因为现在考试制度没有改革,知识考核仍是一个很重要的考核部分。

  L女士认为,家长在辅导孩子作业遇到困难时,不能全盘否定这种教学方式就不好,因为每位家长自身情况不一样,有的家长就有时间和能力辅导孩子的学习,所以这也需要家长改变自身的教育理念。当然,家长在辅导孩子完成家庭作业时,如果孩子对某道题遇到困难,这个时候不是要家长直接帮孩子完成,而是要弄清背后的原因,比如说询问孩子,老师在课堂上是否讲过这道题,教材中有没有出现过。

  如果有,那责任就出在孩子身上,家长这个时候需要对孩子做出提醒,在课堂上要注意听讲。之后,家长可以给孩子提供一定的帮助,协助孩子完成作业,而不是代替孩子完成作业,如果家长也没有能力,可以让孩子到学校后向老师寻求帮助,但需要强调的是:老师一定不能因此讽刺学生家长。

  L女士说,老师和家长对教育孩子的目的是一样,老师要求家长辅导孩子作业并签字,其实初衷是让家长了解娃娃学习状况,希望家长也参与到对孩子的教育中来,共同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能力,如果一味到网上发帖吐槽,其实对老师和其他家长都是不公平的。

  成都市实验小学西区分校校长向尧:

  家长和学校老师之间应多沟通

  向尧认为,孩子的成长离不开“家校共育”,不能单纯认为教育只是学校的事情,孩子进入学校后,教育就全由老师负责,那么家庭教育的责任又在哪里呢?

  向尧说,很多老师希望家长检查孩子作业情况并签字,其初衷并非是把自己的教育负担转移给家长。班里几十个孩子,每个孩子的家庭学习情况,老师要全部监管起来是有难度的,让家长检查孩子的作业是否按照老师的要求完成了,这个是家长可以做到的。“其实老师的初衷也是希望让家长通过作业的检查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因为孩子的学习需要家长和老师共同配合,否则一些在学校养成的良好习惯,到了家里没有巩固,则会出现一些副作用。”

  对于家长们对“家庭作业”的吐槽,在向尧看来,这可能是老师和家长的沟通交流不够,老师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和出发点与家长好好沟通,导致家长觉得辅导孩子学习的任务太重。“其实老师和家长在教育孩子上的出发点是一样的,家长和老师可以经常沟通,如果哪些事情没法做到,完全可以及时跟老师沟通,老师在对孩子的家庭教育上面的要求也好及时做出调整。”

  向尧说,老师与家长的及时沟通才能化解类似矛盾,要让家长理解,类似检查作业其实是对孩子的一个督促,把孩子在学校养成的习惯在家里得到规范和延续,但如今学生的学习内容,很可能已经超出了家长的专业范围,如果老师还让家长对孩子进行学习辅导,肯定会让家长感觉有难度。这也反映出,老师想让家长参与到对孩子的学习教育上来,应让家长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能超出家长的能力范围,这个是老师应该注意的。

  全国优秀语文老师吕惠兰:

  不支持老师布置“家长作业”

  全国中学语文教育学会会员、全国优秀语文老师,双流中学实验学校语文课题组组长吕惠兰认为,学校老师在给学生布置作业后同时又搭上诸多对家长的要求,其实有点相当于给家长也留了“家庭作业”。吕惠兰对此不予支持:其实是老师将自己的责任转嫁给了家长,这也不便于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孩子自己的事情该由孩子自己完成,“现在有的老师把太多的任务强加给学生家长,不仅加重了家长的负担,也打乱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对孩子的培养也不好。”

  “你不是家长的老师,凭什么给家长布置作业呢?”吕惠兰说,自己一直坚持让学生在课堂上就能完成家庭作业,而不是带一堆作业回家,让家长帮忙辅导完成,“学生放学了就该休息,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当然,学习的时候就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学。这样孩子才会健康阳光的成长。”

  专家观点:

  家长辅导孩子作业,是老师转移个人负担

  绵阳师范学院应用心理学教研室主任、教育学专家王洲林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是密不可分的,但现在一个有趣的普遍现象是,很多学校老师给学生布置了家庭作业,要求带回家在家长的辅导下完成,并进行批改签字等等,这是不太适合的。

  “按照义务教育的相关规定来说,是不允许老师给学生布置太多的课后作业。”王洲林介绍说,按理说,学生的作业在学校就应该完成,而不是将作业带回家在家长的辅导下完成。这里尤其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每位学生家长的自身学识和能力参差不齐,对于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有的家长有能力对孩子进行正确的辅导和引导,但也会有家长因自身能力欠缺而变成自己和孩子共同的负担。

  据此,王洲林说,就孩子的作业辅导教育以及作业批改而言,老师是专门的教育工作者,但家长不是,家长只能说在某些方面配合学校的教育,但却没有过多承担辅导孩子作业的责任,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也是老师变相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转交给学生家长,但这却成为孩子和家长共同的负担。

  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表示,其实学校给家长布置“家庭作业”已被舆论广泛关注,但现在很多学校在当前应试教育氛围之下,以“家校合一”的名义,向家长布置“批改作业,为孩子作业签字”这样一个任务,这其实是混淆了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责任,作为家庭教育来讲,其核心主要是教育孩子做人,而不应该是让家长还承担一项“批改作业”的任务,这其实是增加了家长的负担,目前,已经有部分地方明确禁止学校向家长布置“家庭作业”。

  (原题为:《一人读书全家做作业 家长抗议:老师不应将责任转嫁》)

(成都商报客户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amepe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