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2016年2月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了一则《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一段不到100字的警示让冬虫夏草行业如遭地震,其内容如下:

近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组织开展了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检验的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中,砷含量为4.4~9.9mg/kg。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砷”到底能把我们身体怎么样?

冬虫夏草还能吃吗?

本期《健真相》为你全面揭秘冬虫夏草的过去和现在。

有“神草”之称的冬虫夏草,在广大消费者心目中,一直被认作是名贵中草药和保健品的代表,市场价格也高居不下。但一直以来,围绕冬虫夏草安全性和功效的争议也很多。除了为了增加重量而添加的金属条、金属粉之外,砷含量超标就是冬虫夏草的最大安全风险。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让冬虫夏草遭受“地震”的“砷”是个啥?

砷本身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在2000多年前曾被传统中医用来治疗银屑病、梅毒等疾病。砷本身名气不大,但它的化合物三氧化二砷很有名,俗称“砒霜”。人口服三氧化二砷中毒剂量为5~50mg,致死量为70~180mg。

砷不仅有毒,而且还能致癌。长期过量服用砷导致慢性中毒,主要症状为神经衰弱、皮肤损害,还可能发生慢性中毒性肝炎、骨髓造血再生不良等疾病。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mg/kg,也就是说,检测的样品中,砷含量超标了4-10倍左右,长期服用砷含量超标的冬虫夏草,其危险性不言而喻。

有业内人士分析,冬虫夏草重金属超标,一方面跟中成药加工方式有关,也不排除制作时添加重金属粉末增重等不法行为存在,另一方面,也跟土壤、水质、空气污染有关,导致天然中草药本身就重金属含量超标。

冬虫夏草到底是不是“神草”?

从公元8世纪开始,就有藏医药学名著《月王药诊》记载了冬虫夏草治疗肺部疾病的功效。后清代的《本草从新·卷一》和《药性考》也有记录,1956年的《现代实用中药》对冬虫夏草做了全面的记录:冬虫夏草适用于肺结核、老人衰弱之慢性咳嗽气喘,吐血、盗汗、自汗。冬虫夏草在民间流传超过2000年,其味甘,性平。归肺、肾经。补肺,强肾,益精气,理诸虚百损。

冬虫夏草仅分布在我国青藏高原地区,我国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96%。

2014年12月24号,中科院微生物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魏江春院士在接受《焦点访谈》栏目采访时介绍,冬虫夏草菌在自然界只能在寒带高山生长,由于受到分布地域局限以及长期过度采挖,产量逐年下降。他的观点是:“冬虫夏草菌在自然界只能在寒带高山,别的地方不能长,冬虫夏草可以人工繁殖人工培育,但是现在为止还只有实验室的实验阶段。”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图为凉山虫草,其并非我们所说的冬虫夏草)

被广泛认可的功效,极难获得的冬虫夏草多年来市场价格居高不下。为了方便保存,市面上流通的冬虫夏草绝大部分均采用干制保存,每千克价格高达数十万,由于巨大的利润空间,不少商贩也在作假上动起了心思,作假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重量。

你吃的冬虫夏草可能仅仅是普通的“草”

虫草在全世界有507种,其中中国有130余种,但冬虫夏草只有一种,属国家二级野生保护植物。几百种虫草中,只有产自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全国医药系统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柯传奎教授,从1980年就开始研究冬虫夏草,被誉为“产业化冬虫夏草之父”。他经过30年的研究,破解了冬虫夏草的基因:其实冬虫夏草的下边和上边其实都是一种菌,叫蝙蝠蛾被毛孢。被毛孢菌感染蝙蝠蛾幼虫后逐步将幼虫体内物质吸收替代,最后从幼虫头部发出子座芽,就是常人看到的所谓“草”,而“虫”保留的仅仅是外壳和外形,但内部都是菌丝体。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所以,冬虫夏草菌的学名被定义为“蝙蝠蛾被毛孢”,我们吃冬虫夏草就是吃蝙蝠蛾被毛孢菌丝体。

2000年,中国科学院建立了首个冬虫夏草DNA数据库,不仅将冬虫夏草的研究推进到了分子研究的先进水平,也理清了虫草与冬虫夏草的根本差异、检测标准。

除了吃的是普通的虫草而非“冬虫夏草”外,干虫草制成的粉剂、片剂或胶囊等形式的深加工产品也让消费者发现难辨别其真伪。

砷含量超标

普通虫草冒充冬虫夏草

干虫草成品含较多泥土和垃圾甚至是动物的尸体

干虫草粉剂、片剂或胶囊等难辨别其真伪

干虫草营养成分有损失

这些问题加在一起,成了压垮冬虫夏草的一堆“稻草”。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之前的‘砷超标’消费提示,本意是针对‘极草品牌’的,但却意外让整个虫草产业受到了影响。”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赵锦文说。

冬虫夏草真的就此没落了吗?

可不可以生态抚育冬虫夏草,让其生长在重金属不超标的泥土和水环境中,并对其成品进行仔细的清洁,让民众直接食用新鲜的冬虫夏草。这样是不是就能解决困扰虫草多年的问题?

每年超过12万人在三江源保护区附近采挖冬虫夏草,损坏的草原面积超过10万平米,如此采挖,野生冬虫夏草到底还能存活多久谁也未知。

2007年,广东东阳光开始立项生态抚育冬虫夏草,次年第一颗生态抚育的冬虫夏草成功。2015年,东阳光的生态抚育冬虫夏草产量已达5吨/年(约1300万根)。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冬虫夏草形成过程)

从青藏高原引进原种蝙蝠蛾及冬虫夏草菌(蝙蝠蛾被毛孢),然后将蝙蝠蛾的食物和经过净化的高原土壤一并带回到生态抚育基地,抚育基地内部每天同步安装在青海那曲的温度、湿度、气压及紫外线强度等数据,人为营造了一个与目前国内冬虫夏草产量最高地区同步的环境。

生态抚育冬虫夏草的难度远不仅仅在环境上面,自然界冬虫夏草菌感染蝙蝠蛾幼虫的几率仅2.6%,而这家生态抚育的企业为了提高这一感染率就花费了近5年,他们将生态抚育感染率提高了数十倍。从此,中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冬虫夏草繁育与产品研发国家级实验室落户了东阳光。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2015年2月,中科院微生物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魏江春院士在知道东阳光生态抚育冬虫夏草这个项目以后,实地来到东阳光冬虫夏草抚育基地,通过他的考察,最权威的冬虫夏草专家最终改变了他原有的观点,并给出了肯定。

你的冬虫夏草菌来源于野外

你的蝙蝠蛾幼虫也从野外原种引进

你同步了所有和产地一致的气象参数

你甚至喂给蝙蝠蛾的食物和种植的泥土都来自青藏高原产地

但是你生态抚育的冬虫夏草真的和野生的一样吗?

事物的本身要通过科学的依据来验证!

经过对21批野生冬虫夏草和30批生态种植冬虫夏草的DNA图谱进行对比,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院证实,东阳光生态抚育的和野生的冬虫夏草DNA完全一致。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报告来源: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

随后,又对这共计51批冬虫夏草的液相指纹、红外指纹以及核磁指纹图谱进行对比,再次证实了生态抚育的和野生的冬虫夏草一致。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红外指纹图谱)

广东省食品药品检验所在对其有效物质含量进行测评时发现,2种类型的冬虫夏草中腺苷、虫草酸以及麦角甾醇的含量也基本一致。

但,他们仍然有不同的地方。

在测量其砷残留数据时发现,30批生态抚育的冬虫夏草砷残留含量均低于1mg/kg,但21批送检的野生冬虫夏草中,仅有2个样本低于国家标准(2mg/kg),有2个样本接近国家标准线,其余17个样本均超标,最高者甚至达到了12mg/kg。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数据综合自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广东省食品药品检验所、中国中医科学院、台美检验科技有限公司和香港标准及鉴定中心有限公司等出具的检测报告)

送检的30批生态抚育冬虫夏草均低于国家标准,符合食品安全。

可见,砷含量超标依然是野生冬虫夏草的致命问题。

除此之外,东阳光集团生态抚育的冬虫夏草还在食用方法上颠覆了传统。

以前有煲汤吃、含着吃、打粉吃,而如今,要求你鲜着吃。

为什么要鲜吃冬虫夏草?

根据对干鲜两种冬虫夏草超氧化物歧化酶进行测评,发现鲜虫草的含量比烘干虫草的5倍还多,羟自由基清除实验也发现鲜冬虫夏草活性强于烘干虫草,有机自由基DPPH的清除实验中鲜虫草展现出19.7%的抑制作用,干虫草则未显现。这3种物质均是帮助人体抗氧化的物质。

其次,巨噬细胞增殖和脾淋巴细胞转化性这两个有关免疫力提升的物质含量上,经过实验,鲜虫草也明显强于干虫草。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大家都知道吃东西吃新鲜的更好,但为何这么多年来极少有鲜虫草面市销售。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储存保鲜难度大。

有着冬虫夏草研究第一人之称的沈南英教授发明了新鲜虫草低温保存技术,如今,东阳光生态抚育的新鲜冬虫夏草经过层层筛选、严格清洗、超低温速冻,再经过包装后通过低温保鲜技术送到消费者手上的就是新鲜冬虫夏草了。

冬虫夏草遭遇“砷中毒”“神草”还能吃吗?

冬虫夏草是名贵的中药材,但多年来它被赋予了很多本不属于它的东西,如今,它需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来做回“神草”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muyuchen]

热门搜索: